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楞伽经 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三
·楞伽经 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二
·楞伽经 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一
·楞伽经 罗婆那王劝请品第一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六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五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四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三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二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一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观察家 > 内容

徐文明:慧思入京的无奈选择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3-11-28 10:39:21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编者按:2011年8月16日至17日,“慧思大师与南岳佛教”学术研讨会在湖南省衡阳市南岳福严寺召开。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徐文明在论坛上发表了题为《慧思入京的无奈选择》的论文。慧思是否曾经入京是一个学术界尚未普遍认同的问题,作者经过多方论证,认定此为事实,且最有可能发生在太建五年初。论文节选内容如下: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徐文明

慧思(515-577)由于在北齐屡受迫害,不得已南下衡岳。入陈初期陈国朝野对他不信任,他的到来还侵犯了在南岳的道士的利益,因而遭到诽谤和诬告。在这种情况下,慧思毅然入京,与陈朝进行沟通,以获得对方的信任。

据《续高僧传》卷十七慧思传:

自陈世心学,莫不归宗,大乘经论,镇长讲悟,故使山门告集,日积高名。致有异道怀疾,密告陈主,诬思北僧,受齐国募,掘破南岳。勅使至山,见两虎咆愤,惊骇而退。数日更进,乃有小蜂,来螫思额,寻有大蜂,喫杀小者,衔首思前,飞扬而去。陈主具闻,不以介意。不久,谋罔一人暴死,二为 狗啮死。蜂相所征,于是验矣。

敕承灵应,乃迎下都,止栖玄寺。尝往瓦官,遇雨不湿,履泥不污。僧正慧暠,与诸学徒,相逢于路。曰:“此神异人,如何至此?”举朝属目,道俗倾仰。大都督吴明彻,敬重之至,奉以犀枕。别将夏候孝威,往寺礼觐,在道念言:“吴仪同所奉枕者,如何可见?”比至思所,将行致敬。便语威曰:“欲见犀枕,可往视之。”又于一日,忽有声告:“洒扫庭宇,圣人寻至。”即如其语,须臾思到。威怀仰之,言于道俗,故贵贱皂素,不敢延留,人船供给,送别江渚。思云:“寄于南岳,止十年耳。年满当移。”及还山舍,每年陈主三信参劳,供填众积,荣盛莫加。

对于慧思曾经入京,学者有不同的意见。潘桂明对此是认同的,他指出:

陈宣帝闻其弘法功德,敕命入京,迎住于栖玄寺。其时“举朝瞩目,道俗倾仰”,他受到金陵上下的一致称誉。不过陈宣帝命其入京,不是由于闻其弘法有功,而是因为有道士诬告他为北齐间谍,宣帝遣使前去考察,结果遇到许多异迹灵应,“敕承灵应”,迎之下都。总之,慧思这次入京,不是主动前来,而是迫于诏命,不是因功受赏,而是有疑未决。慧思入京,多次显示神异,其中最著名的一是在前往瓦官寺时遇雨不湿、履泥不污,得到僧正慧暠的赞美,二是具他心通,欲行则神人前告,受到夏候孝威的敬佩。

他的神异震动朝野,使宣帝不敢延留,最终放行,这是其中一个原因,更为重要的是大都督吴明彻对他十分信任。

对于慧思入京及其原因,宋代的天台宗史料有更加明确的说法。

据《天台九祖传》卷一:

事验非一,陈朝硕学莫不归宗。时有异道怀嫉,密告陈主,诬师北僧,阴受齐券,掘断岳心。勅使至山,见两虎咆愤,惊骇而退。数日复进召师,师谓使曰:“尊使先行,贫道续来。”师飞锡而往,至京,四门俱见师入,监使同时共奏。帝惊异引见,勅承灵应,乃迎下都,止栖玄寺。一无所问。

又据《释门正统》卷一:

时有九仙观道士欧阳政则,睹山有胜气,谋曰:“此气主褐衣法王,彼众盛,吾法必衰。”乃凿断岳心钉石,効巫蛊。乃埋兵器,诡奏帝曰:“慧思此(北)僧,受齐募而为之。”帝受其诬告,敕使至山,验彼真伪。初渡石桥,两虎号吼,惊悸且退。次日前进,见师宣勅。师曰:“檀越前去,贫道续来。”越七日,始飞锡而往。王城四门,俱见师入。勅使始至,乃同启奏。帝坐便殿,见师乘空降于玉陛,梵相异常,一无所问。

据《湘中故事》,般若台畔有掷钵峰,时师乘钵赴诏。毕田诗云:应将钵渡斗神通,掷去乘将赴帝宫。争似岭头提不起,于今相续阐真风。俗儒不知护法菩萨意也。帝已得谋伪之情,即追道士,刑于市曹。师奏曰:“害众生命,非贫道心。乞放还山,给侍僧众,亦小惩矣。”帝可之,敕有司冶铁券十四枚,以十四道士姓名周回标于各人券上,以敕印封钥之,令侍师还。其还也,帝饯以殊礼,因为大禅师,“思大”之称自此。

初敕送栖玄寺安下,尝往瓦官精舍,遇雨不湿,履泥不污。僧正慧暠与诸学徒相逢于路,曰:“此神异人,如何至此?”自是举朝属目,道俗倾仰。大都督吴明彻敬之,以犀枕奉。既众莫敢留,迎归旧隐,说法如故。久之,道众以老病告辞:“愿将田数顷,充于香积,用赎一众老身,伏望慈悲放还,感恩无地。”师曰:“汝自造罪,非吾累汝。汝既留田,亦从汝愿。”遂以田归寺,号“留田庄”(俗呼“赎身庄”)。铁券并为收藏,仍勒石为《赎身券记》,一名《陈朝皇帝赐南岳山主思大禅师降伏道士铁券记》,又名《思大和尚建法幢碑》。券样现坑于三生藏院。厥后梁朝僧惟劲撰《防邪惑正论》三卷,留山中,留今尚存。我太宗朝,有大臣出守方面,道游是寺,历览遗迹,谓主僧曰:“异日道士或得志于时,必有报复。当埋其碑碣,易其名目,勿留踪迹,乃佳。”于是改左右曰“天竺”,碑券悉坑之。大观间,道士林灵素以妖术荧惑天听,革释氏名,果移文物色,既无踪可寻,其事遂寝。干道初,止庵杰来董此山,告众曰:“尊者二生塔堕荒榛断棘中,瞻礼无从,曷若迁就三生塔,合为一处,以便香火?”众然其说,即洎日与执事者十四人,但备斧鑺,启扶石垄,见灵骨如黄金色。既奉安已,次见石屏刻往日道士姓名,乃转报为今主首僧,但小异耳。众惊骇退散。是夕岳庙一爇而尽,州县逮捕,主首一时逃匿,灵骨还本。盖师尝云:“此诸道士害我无因,异日须着我加沙,入我伽蓝,坏我遗体。”又告岳神曰:“吾有难,弟子亦当有难。”今七百年,果符此谶。呜呼!非六根净,具大神通,焉能洞达过去未来若是!

张风雷对慧思入京有所怀疑,认为此事不见于早期记载,尤其是灌顶的《智者大师别传》对此不置一辞,不合常理。诚然,此事唯见于《续高僧传》,不见于其他早期天台史料,确有值得怀疑的地方。然而道宣作为一个佛教史家,他的记载应当是有所凭借的,如果不是有明确的证据足以证伪,还应予以认可。

总之,《续高僧传》慧思入京一事的记载没有明显的问题,且得到了后世天台宗史传的印证,应当是可信的。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