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楞伽经 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三
·楞伽经 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二
·楞伽经 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一
·楞伽经 罗婆那王劝请品第一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六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五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四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三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二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一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观察家 > 内容

洪金莲:太虚大师倡导世界佛教运动为何失败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3-11-28 10:41:24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摘要:台湾中华佛学研究所研究人员洪金莲女士,出版专著《太虚大师佛教现代化之研究》该书第四章“僧伽制度的革新”,有一小节述及太虚“佛教经济资源的开发”。她认为太虚在这方面并未做积极的争取或者经营、改善,以至于其计划中重大的改革事业,如佛化运动的推展,僧制僧寺的整建,佛教会的推动,乃至于僧教育各地佛学院的开办,世界佛教运动,及世界佛学院的规划等等,均因为受困于经费筹措的困难,而动弹不得,最后终致宣告失败。虽然太虚并不完全忽视经济的重要性,也有零星的关于开源节流的计划,但大抵都只在理论上“点到为止”,事实上,实行亦有困难,而这与他实际上需要的庞大经费,其所做的努力并不成比例。

综观太虚对佛教经济资源的争取,就时间的次数密度,或办法的运作实践来看,仍嫌松散并且不够积极。因为,其所推动的各项建设工程及革新计划,随时都面临经费不足的威胁而被迫停顿放弃;以太虚的聪顈智能,甚具前瞻性的眼光,而且随时推出各种应时新构想的个性看来,对于这样关系重大的经费来源,他应该更积极的开拓、设法才对。可是,从民国十六年,法苑结束之后,即不再有具体的行动或构想出现。而民国十八、九年间,太虚另外又有世界佛学苑的大规模建设需要开办,如其下所分设的北平柏林教理院、汉藏教理院、闽南佛学院,及由武昌佛学院改建成的世界佛学苑图书馆等分支机构,在在需要庞大的经费支持。此时,太虚却眼见一个个的分院机构,都因为战事影响,及经费的短绌而逐渐放弃或收缩,连最后,最具研究成果的世苑图书馆预科班研究部,亦因为只能募得三千元的开办费支持半年,半年后,即因为经费无着,而停止、解散。从这样的例子看来,我们不得不说在经费财源的争取上,太虚不但有所疏忽,而且严重的不足!

然而,民国三十五年,太虚却出人意料的对国家的经济建设,提出甚具专家标准的经济理论出来,从而使他也想到佛教的寺院经济,亦应随时代的脚步有所加紧建设。此时,他分别提出〈佛教寺僧的经济建设〉,及〈由经济理论说到僧寺经济建设〉。前者,例如他认为:

目前中国经济危机之救济,在如何迅速动员国内所有的生产力量,从事增产工作。有产斯有财,生产丰富,政府财政基础稳固,人民生计才有着落,民生主义也才可以实现。在全面的国民经济政策建设之下,佛教寺僧的经济建设,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然寺僧不能联合开发其经济的源流,则所兴办事业将无力荷负久远。

因此,他列举出如下三项的经济开发计划:

(1)山乡寺僧:应就原有山场田地,在县区联合为林场、农场、或农林场之开办。

(2)城巿寺僧:可就寺地所宜,集办罐头笋菜,及僧衣鞋帽、或图书馆,印刷等工厂商店。

(3)应民众需求而服务的经忏:应由佛教会订立法规,整理运用,以增加经济收入,同时改善风俗。

而后者〈由经济理论说到僧寺经济建设〉,他提出在中国民主计划经济下的僧寺经济,应该:(1)要由佛教会调查登记全国僧寺的不动产,与其它事业的收益品数。(2)编订生产及分配消费之总计划。(3)各省分会、各县支会、各大寺得制出局部计划,提供中国佛教会审核参考,并指导修正。(4)招集僧寺游资,办一佛教银行,为全国僧寺经济之金融枢机。(5)各支会或各大寺,各省分会集办林场、农场,及发扬教化的印刷工厂,与书局等工商业。

这些计划能否实现是一回事,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为什么太虚到晚年,才注意到佛教寺产开发的亟待进行。而这样一个最关重要的现实问题,早期却不为他所密切在意?此时的建树,对于他的佛教改革事业丝毫也帮不上忙!这使我们想到:太虚尽管为社会、为佛教提出各式各样适应时代的应变措施,但是对于他自己身边迫在眉睫的大事,却无所觉察?经费资源的争取,是太虚改革事业的极限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