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明一法师:模拟信息数字化
·如愿法师:生气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传喜法师:怎样才能得到师父的加持
·如愿法师:不要怕,不要悔
·传喜法师:妙法具六度 勤修德无边
·如愿法师:放弃是需要勇气的
·圣凯法师:佛法谈“做人”
·传喜法师:祖师出家的教诲
·大安法师:德行是消灾免难的保证书
·海涛法师:有一阵香味,这种现象对往生者是好是坏?
本周焦点
·钱财的秘密,天道的规律!
·净空法师:为什么不可以贪睡?
·6.子时能不能打坐?
·家里供观音,该念什么佛号
·报恩,不仅仅是报恩
·什么时间念佛最好
·念无常颂[能海法师译]
·生个女儿没有手,只因母亲发的毒誓
·静坐须知——戊、修习静坐法却魔和治病的方法
·绕佛塔和佛像的功德不可思议!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净宗文集 > 净土篇文章 > 内容

印光法师说故事(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3-03-12 15:07:3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30、初欲毁佛  悔而护法
商英初不知佛法,因游一寺,见佛经庄严殊胜。忿然曰:「胡人之书,乃如此庄严,吾圣人之书,尚不能及。」夜间执笔呻吟,莫措一词。夫人向氏,颇信佛,因问所呻吟者何事?曰:「吾欲作无佛论耳。」夫人曰:「既然无佛,又何可论?且汝曾读佛经否?」曰:「吾何肯读彼之经。」曰:「既未读彼之经,将据何义为论?」遂止。后于同僚处,见案头有《维摩诘经》,偶一翻阅,觉其词理超妙,因请归卒读。未及半,而大生悔悟,发愿尽此报身,弘扬法化。于教于宗,皆有心得。所著《护法论》,极力赞扬,附入大藏。徽宗朝入相,时旱久,夜即大沛甘霖,徽宗书「商霖」二大字以赐。盖取商书说命,若岁大旱,用汝作霖雨之义以褒之。(续编下 .重修九华山志序民二十六年)
31、威仪严身 人皆生敬
当此破天荒大劫之时,宜以身率物,自行化他。普令有缘,同修净业,同生西方。近来女界直成妖精,其装饰更下劣于娼妓。汝当恪守古规,痛洗时派之恶习。布衣布履,勿着绸缎华丽之衣。勿擦粉,勿擦香水。守圣人冶容诲淫之训,俾一切人见之生钦敬心。彼好时髦之人,乃是令一切人于她起染污心,岂非自轻自贱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如此则一切人皆生敬心。再与说净土法门,必大有感动。《正钞》中〈净土决疑论〉,《续钞》中〈与五台山广慧和尚书〉,当详阅。则净土法门之所以然,可以悉知。于一切人前,可以随意演说矣。芜湖有一女回回,深信佛法,前年函祈归依,彼常劝人念佛。有一极聪明之儒,不信因果,不信佛法。彼与其人辩论,令看《文钞》,不数篇而祈彼代祈皈依。此盖以严正服人,故人敬奉其言。若是妖精之打扮,何能令大学问人相信而依行乎?回回顶难教化,此人之父母兄弟戚属,亦颇敬重她,而不肯依她吃素念佛。她所劝化的都是汉人。湖南马舜卿,亦是回回,《正钞》中有与彼之信夫妇与六儿女皆皈依,余无一人焉。(三编上 .覆宗净居士书)
32、和尚有德  营官尊重
今之兵,通住人家,何况寺庙?汝及头陀僧,均不知现在事体,求人反招辱谤。唯有极力修持,求三宝加被,则为上策。四五十年前,天津大悲院,完全围于兵营中。狐仙作祟,营官不能住,请大悲院老和尚来,则平静无事。营官很尊重,大悲院扫院地各事,皆营兵日日为之。夜间外面放焰口回,喊营门即开。又有搭船,夜间来挂搭,亦无所禁。木渎有兵一千,均住于民家。闻近来之兵,尚驯良,不横暴。当此之时,一则以修持求三宝加被,一则以修持令主兵敬信。苏州西门外,灵岩寺下院,亦住兵四五十,尚善良,不在院内烧荤菜,此亦很难得之事。祈与头陀僧说,以后只求三宝,切勿求人。求人不但无益,反招自己无道德之辱耳。捣神者遭殃,或可寒暴徒之心,此亦可作止恶息暴之向导矣。(续编上 .覆念佛居士书)
33、一心专注  念极情亡
智者诵经,豁然大悟,寂尔入定。岂有分别心之所能得哉!一古德写《法华经》,一心专注,遂得念极情亡,至天黑定,尚依旧写。侍者入来,言天黑定了,恁么还写?随即伸手不见掌矣。如此阅经,与参禅看话头,持咒念佛,同一专心致志。至于用力之久,自有一旦豁然贯通之益耳。明雪峤信禅师,宁波府城人,目不识丁。中年出家,苦参力究。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其苦行实为人所难能。久之大彻大悟,随口所说,妙契禅机。犹不识字,不能写。久之则识字矣。又久之则手笔纵横,居然一大写家。此诸利益,皆从不分别专精参究中来。阅经者亦当以此为法。(增广上 .覆永嘉某居士书五)
34、现宰官身  潜修净业
林文忠公则徐,其学问、智识、志节、忠义,为前清一代所仅见。虽政事冗繁,而修持净业,不稍间断。以学佛,乃学问、志节、忠义之根本。此本既得,则泛应曲当,举措咸宜,此古大人高出流辈之所由来也。一日文忠公曾孙翔,字璧予者,以公亲书之《弥陀》、《金刚》、《心经》、大悲、往生各经咒之梵册课本见示。其卷面题曰:净土资粮。其匣面题曰:行舆日课。足知公潜修净土法门,虽出入往还,犹不肯废。为备行舆持诵,故其经本只四寸多长,三寸多宽。其字恭楷,一笔不苟。足见其恭敬至诚,不敢稍涉疏忽也。其经每面六行,每行十二字。璧予以先人手泽,恐久而湮没,作书册本而石印之。以期散布于各界人士,俾同知文忠公一生之修持,庶可当仁不让,见贤思齐,因兹同冀超五浊而登九品焉。命光略叙原委。光幼即闻公之名而向往之,今知其修持如此之严密,诚所谓乘愿再来,现宰官身而说法者。愿见闻者,一致进行,同步后尘,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续编下.林文忠公行舆日课发隐民国二十三年)
35、大悟之后  归心净土
宋杨杰,字次公,号无为子,参天衣怀禅师大悟。后丁母忧,阅大藏,深知净土法门之殊胜,而自力行化他焉。临终说偈曰:「生亦无可恋,死亦无可舍。太虚空中,之乎者也。将错就错,西方极乐。」
杨公大悟后,归心净土,极力提倡。至其临终,谓生死于真性中,犹如空花,以未证真性,不得不以求生西方为事也。将错就错者,若撤证真性,则用不着求生西方,求生仍是一错。未证而必须要求生西方,故曰:「将错就错,西方极乐。」
莲池大师《往生集》,于杨公传后,赞曰:「吾愿天下聪明才士,咸就此一错也。」此可谓真大聪明,不被聪明所误者。若宋之苏东坡,虽为五祖戒禅师后身,常携阿弥陀佛像一轴以自随,曰:「此吾生西方之公据也。」及其临终,径山惟琳长老,劝以勿忘西方。坡曰:「西方即不无,但此处着不得力耳。」门人钱世雄曰:「此先生平生践履,固宜着力。」坡曰:「着力即差。」语绝而逝。此即以聪明自误之铁证,望诸位各注意焉。(三编下 .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
36、历仕四朝  念佛往生
潞公文彦博者,历仕仁、英、神、哲四朝,出入将相五十余年,官至太师,封潞国公。平生笃信佛法,晚年向道益力。专心念佛,未尝少懈。与净严法师于京师结十万人求生净土会,一时士大夫多从其化。寿至九十二,念佛而逝。有颂之者曰:
知君胆气大如天,愿结西方十万缘,
不为自身求活计,大家齐上渡头船。
(三编下.丹阳金台寺募结同生西方万人缘序)
37、凡夫发心 即是菩萨
窃维佛法有五乘:(1)人天乘:人乘持五戒,得生人道。天乘行十善,得生欲界天。加四禅四定,则生色无色界天。(2)声闻乘:修四谛,得四沙门果。(3)缘觉乘:观十二因缘,得辟支佛果。 (4)菩萨乘:修六度万行,证菩萨果。(5)佛乘:行大慈大悲,成正等觉。人天乘、而兼菩萨乘、佛乘者,其唯净土法门乎!盖人天乘,只修五戒十善,俱是有漏功德。唯此净土法门,乃能出三界,了生死。修净土者,必须敦笃伦常,恪尽己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加以四弘誓愿,广大其心,自行化他。普令内而父母妻子,外而邻里乡党,皆修五戒十善,并修净土法门。以深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是人虽系凡夫,实即菩萨。何以故?以心广大故。昔有一沙弥随一尊者行路,沙弥忽发自利利他上求菩提,下化众生之愿,尊者即令其前行。沙弥后忽转念众生若是之多,如何度脱得尽,不如自利为得,时尊者即令其随后。沙弥忽又转念,仍当度脱众生,尊者复令其前行。沙弥异而问之,尊者曰:「尔初发大菩提心,即是菩萨,我虽罗汉,乃系小乘,故请尔前行。继尔退菩提心,则我乃圣人,尔乃凡夫,理应在后。后尔又发菩提心,故仍请尔前行。」由此观之,发菩提心,功德无量无边。我等欲增长善根,非发菩提心不可。(三编下 .南京素食同缘社开示法语丙寅七月)
38、自行化他  不遗余力
安徽婺源江易园居士,品学兼优,志行高尚。久膺教职,悉心讲授。以过劳故,民国十年遂成笃疾。上海诸医,皆莫能治。其于佛法,概无信向。一友悯其病苦,劝其吃素念佛,并念《金刚经》。略述念佛念经利益。易园信受奉行,则不药而愈。感激之极,息心研究。方知佛为大圣人,其教有不可思议之事。从兹方知儒教圣人之心法,多被先儒门庭知见之文字所埋没。遂取下手易而成功高之净土法门,极力提倡于其乡。以此法普被三根,令一切人各敦伦常,各尽己分,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故为一切人所信向。三四年来,生信念佛者甚众。有瞽目重明者,有笃疾即愈者。有预知时至,念佛坐脱者。前年婺源亢旱,祈祷无灵。率众念佛,甘霖即降。因兹起佛光社,喧传远近。
邑人程筱鹏者,明敏笃实之士也。身膺教职,景仰易园之学行。颇疑其近所修持,不知其为堕入迷信耶?为真见至道耶?因造其门,以决所疑。蒙易园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证之以经,印之以心。不遗余力,委曲训诲。彼遂如沐时雨,如坐春风。随即悉心研究,极力劝化。由婺源而休宁,而歙县黟县,而祁门,遍访各处高明特达信望所归之士,令其辗转化导。阅时大半年,共介绍四百余人入社。凡所过之地,所遇之人,所经历兵戈有无之境,所发起真信修持之事。并彼此之问答,主宾之倡和,择其要者,约略记之,名曰《宏化日记》。此不过随地随缘,录其见闻宣说信向之事,以期报告于易园。以示其心悦诚服,力宏此道。及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经提倡,悉生正信而修持之一番情景而已。初非有意传布,以期遐迩咸知也。易园见之,喜其初闻佛法,即具此热心毅力。而安徽各地,风气未开,筱鹏半年倡导,便能令多数人生正信心,修持净业。若非各具佛性,宿受佛恩,其能如是也耶?因为作序,令付手民,刊布四方。冀于世道人心,作一挽救之据。(三编下 .宏化日记序)
学佛之道,在于实行。若只张罗门面,不修实行,则亦只得门面之空名而已。既欲往生西方,自利利人,必须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求生西方。上自父母伯叔,以至兄弟姊妹、妻室儿女,及诸仆使,并及乡党邻里、亲戚朋友,凡一切相识之人,皆宜以如上所行为劝。若自己实行上事,人自相观而善。所谓「以言教者讼,以身教者从。」世出世间事,无一不以身为本者。若自不实行而教人行者,唯上智之人则可依从,只取其言之益,不计其人之能行与否。若非上智者,必腹诽背讥,反令造大口业。欲真利人,当事事尽己之分。则日用行为,皆含化人之机。久而久之,人自见信而依从之,固有不期然而然者。
——三编上.覆李尔清居士书 民廿二 九月十五日
伍、三宝加持类
念佛之人,有三宝加被,龙天护佑,此系一定之理,断不致或有虚妄。
——续编上.覆周颂尧居士书民国二十年
39、三宝冥加  遇难呈祥
此女人,命不该死,故坐于汽车之外。及车堕下河正下时,扬于其岸,故衣绝未湿。盖佛天鬼神,于坐车时,已为救之之法于前矣。想必如是。
又民十几年,潘对凫重修济南净居寺。开光唱戏,来客甚多。一人领一小孩,在井边看。小孩堕下井,立使人下井捞,水面无一物。用竿子遍井底搅,亦无一物。其人回家,则小孩在家里睡。如痴如呆,衣服尽湿。问:「何以到家?」云:「不知。」因刻一碑,盖一亭,名其井为圣井,拓之寄光。光送真师,真师裱而挂于太平寺大殿下客厅。
民廿七年,避地瓯江度岁。腊底有青田至金华公路汽车一辆。晚开出,隔丽水数十里之荒野江边。司机不慎,车堕江中。乘客四十余人,均遭灭顶。翌日黎明,前往营救时,有一妇人,年约三十左右,坐江岸道旁,如痴如醉,询以何来?答言:「昨暮乘车至此。」问以全车遇险,尔何无恙?对曰:「不知。」质以当时情况,亦不了了。连日两处新闻披露,莫不咄咄叹奇!(三编下 .免难轶闻)
40、画僧显灵  病得痊愈
唐宰相陆象先苏州人之弟,病于京师,国医无效。一僧求见,云能治,令取净水一盏,向之念咒几句,含水噀之,立即痊愈。谢以诸物皆不受。曰:「我名智积,汝后回苏,当往灵岩山会我。」后其人至山问之,无有名智积者,心甚惆怅。遍观各殿堂,见壁间画像,乃为己治病之僧也,因特建智积殿,而寺复中兴。(续编下 .灵岩开示法语序 民二十五年)
41、看相不得  诚礼遂通
清咸同间,一人学看相而不得,请达摩相亦莫明其妙。后遂竭诚礼拜,久则放光。遂并家中人之前生事,均可知之。一日早遇数兵,持符往火药局取药,因问取几桶。曰六桶。曰六桶不够,当取七桶。彼云军令何敢违。但说我教汝取,明日当知,否则我受罚。遂取七桶。其夜适贼偷营,六桶药用完,尚不去。及开七桶,则贼退矣。此看相者,乃一心求三宝加被之化,故能知前生后世之事也。(续编下 .覆温光熹居士书二)
42、悔而学佛  三宝护之
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皆可以作佛,所贵者自勉耳。明末,蕅益大师,木渎钟氏子,天姿聪敏,少即随母吃素礼诵。七岁读书,以圣学自任,誓灭释老,开荤酒,作论数十篇辟佛。十七岁,阅莲池大师《自知录序》,及《竹窗随笔》,乃不谤佛。后遂极力研究,二十四岁出家,彻悟自心,深入经藏。一生著述数十种,均为古今不多见者。现有四川邓奠坤,乃法政学堂毕业生,狂悖特甚。民国初,专门毁坏佛教,无论神庙佛寺,悉率其徒党拆毁。后忽知非,力行改悔,来普陀求皈依。住上海居士林八年,精进修持。前年沪战,彼住林中,不惊不动。林前后左右,均成一片焦土,林中所落大小炸弹,无一开炸。足见人能改过迁善,佛菩萨即为嘉奖而保护之。吾人纵不如蕅益,亦岂不如奠坤乎?奠坤以罪大恶极之人,尚有如是感应,吾人何可因循度日,不加勉力,如登宝山,空手而归乎?(续编下 .江苏吴县佛教会通告各寺院僧众巽言民国 二十三年)
43、遇大水灾  佛像无损
江都扬善坝,当明末时,觉根和尚,开一净土道场,专修念佛三昧。嗣后屡有高人住持,以故法道久而不替。清咸同间,兵燹之后,寂山和尚,派人料理,近交其徒智定住持。恪守旧规,不涉外缘。去年洪水为灾,殿堂寮舍,同付东流,大殿墙壁,一无所遗。当殿塌时,有三巨木,翼蔽佛龛,随即漂去。佛龛被水冲坏,亦随流去。水淹佛膝,八尺金身之西方三圣像,系香樟所雕,及与莲座,经此撞击,一毫无损。足见大水乃众生恶业所感,而佛像值此极大之冲激,仍旧巍然。殆以普示一切众生,令其归命投诚,冀得往生西方,了生脱死,超凡入圣也。
水退之后,智定先盖一茅篷,俾佛像不被日晒雨淋,而修殿一事,徒叹奈何!幸江都县长杨君,财政局长叶君,公安局长陈君,建设局长李君,及江都绅耆,各见如此奇异,同为出资赞助,令其恢复古道场,为地方人祈福之所。由是智定求予疏其源委,以便恳祈十方檀越。(续编下 .扬州江都扬善坝莲修精舍募建大殿疏 民国 二十三年)
44、菩萨助之  奋勇如此
福建永春,古称桃源,山川秀丽,民俗淳朴。邑东十里,地名东关,与泉州南安毗连,有溪横其间,宽若干丈。宋时即建石桥,以利行人。然水甚冲激,遇大风雨,桥辄倾圮,每数十年,或百年,桥必重修,具载县志。邑人崇奉佛教,于桥正中建亭,供观世音菩萨圣像,令来往者,同种善根。
清光绪三十四年,岁在戊申,洪水为灾,桥全毁灭。当将毁时,适值半夜,风雨洪暴,桥头一店主陈某,年五十余,颇好善信佛,已熟寐矣,忽闻叩门声甚厉,大呼速往桥上捧菩萨出,遂惊醒,而叩声益厉,连呼速去。急开门,则了无有人,见水势汹涌,桥摇荡有声,若将仆者。风雨扑面不之顾,驰往桥亭,捧菩萨出,甫离桥,闻崩裂声,则桥正中一段,已随波浪去矣。其人言:「初亦不知何以能奋勇如此,殆有神助者然。」噫,异矣!邑人李元贤之父继如公,经商星洲,家道颇丰,热心公益,乃与星洲侨友,倡捐重修。至民国甲寅,桥始告成。迨至丙辰,又遇风灾,桥亭与梁木毁焉。乡民遂奉菩萨于附近庙中,而世道荒乱,桥事无过问者。元贤之母黄太夫人,往庙烧香,经过其地,惄焉伤之,意欲重修。夜梦菩萨,现金色身,璀璨庄严,语之曰:「唯汝能为我重修此桥,并以祀我,可速为之,以福汝子孙。」由是观之,足见菩萨唯以利益众生为念,而一见圣像,即种将来成佛之善根,故特示修桥,而兼令供奉圣像也。太夫人遂驰书谕贤,备款复修。乃举邑人某某董其事,至癸亥二月工竣,当地人士,为悬匾联颂之。仍奉菩萨于桥亭,由是因缘,香火益盛。 (增广下.永春重修东关桥观音灵感记)
45、观音示迹  降伏毒龙
大山岩穴,龙蛇所居。岁久成妖,肆其凶孽。吞啮不已,祸及生民。变怪升腾,非人所制。若非应身大士,孰能救济。巍巍乎妙智神力,岂容思议。然于不思议境,强以文字纪述事迹者。冀千载之下,方来君子,启深信耳。
昔隋时仁寿中,此山有毒龙焉。以业通力,变形为羽人。携丹药货于长安,诈称仙术,以欺愚俗。谓此药之灵,服者立升于天。呜呼!无知之民,轻信此语,凡服此药而升天者,不知其几何。又安知堕彼羽人之穴,以充口腹耳。而一方之民,尚迷而不悟。唯我大士,以悲愿力,现比丘身。结草为庵,止于峰顶。以妙智力,伏彼妖通。以清净风,除其热恼。慈念所及,毒气潜消。龙获清凉,安居岩穴。民被其德,各保其生。昔之怪异,不复见矣。由此灵贶达于朝廷。以其于国有功,于民有惠,建寺峰顶,而酬酢之。大士以慈风法雨,普济含灵。慧日净辉,破诸冥暗。于是缙绅向慕,素俗钦风。割爱网以归真,弃簪缨而入道。大士尝居盘石,山猿野兽,驯绕座隅。百鸟聚林,寂然而止。如听法音,久而方散。呜呼,建寺之明年,六月十九日,大士忽示无常,恬然入灭。异香满室,愁雾蔽空。鸟兽哀鸣,山林变色。于是寺众闻于朝廷。中使降香,奉敕赙赠,以崇冥福。荼毗之际,天地晦冥。斯须之间,化为银界。忽闻空中箫鼓响,山岳摇。瑞云奔飞,异香馥郁。忽于东峰之上现金桥,桥上列诸天众,各竖幢幡,及雨金华,纷纷而不至于地。最后于南台上,百宝灿烂,广莫能知,冲天无际。影中隐隐现自在端严之相。慈容伟丽,缨络铢衣。天风飘飘,焕然对目。尔时缁白之众,千百余人,咸睹真仪,悲喜交集。莫不涕泣瞻依,称名致敬。始知观音大士示迹也。清气异香,经于累月。左仆射高公,具奏其事。皇上览表,嘉叹久之。收骨起塔,御书牌额,锡号为观音台寺。拨赐山林田土,方广百里。每岁时降御香。度僧设供,大崇法化。至唐大历六年,改号为南五台山圣寿寺焉。 (增广下附录.南五台山圆光寺观音菩萨示迹之记)
46、佛留舍利  广度众生
昔佛灭后,中天竺国阿育王,统王阎浮,威德广大。所有鬼神,悉皆臣属。意欲普利世人,启其祖阿阇世王所藏之八万四千佛舍利。役使鬼神,碎七宝众香为泥。一夜造成八万四千宝塔,散布南赡部洲。耶舍利尊者,伸手放八万四千道光。一鬼捧一塔,顺光而趋,至光尽处,则安置地中。东震旦国,有十九处。大教东来,次第出现。如五台、育王等是也。育王之塔,晋武帝太康三年,有僧慧达,乃利宾菩萨示迹。礼拜请求,从地涌出。遂建阿育王寺,供于殿内石塔中。塔门常锁,有欲睹舍利者,先通知塔主。殿中礼佛,礼毕,跪于殿外阶缘。每有人跪,凡欲睹者,均随之而跪。塔主请塔出,先令居中跪者睹。次则遍令随跪者睹。虽一日随睹数次,亦不以为烦。其塔高一尺四寸,周围亦只尺余。塔之中级内空,中悬一实心钟,钟底正中,有一针,舍利附于针端。四面有窗,花格栏遮,手不能入。即于花格孔中睹之。其舍利之形色、大小、多少、定动,均无一定。平常人睹,多见是一粒,亦有见二三四粒者。有见舍利靠于钟底不动者。有见一针下垂至寸许者。有见忽降忽升,忽小忽大者。有见青者黄者赤者白者。及一色之浓淡不同,并二色相兼之各种异色者。有见色气黯然者。有见色气明朗者。不独人各异见,即一人亦多转变不一。又有见莲花及佛菩萨像者。亦有业力深重,完全了无所见者。见其小时,每如小绿豆大。亦有见如黄豆大枣大者。明万历间,吏部尚书陆光祖,笃信佛法,极力护持。与亲友数人来睹,初看如小豆大,次如黄豆大,次如枣大,次如瓜大,次如车轮大。光明朗耀,心目清凉。时舍利塔坏,塔供库房,陆遂发心重修塔殿。彼亲友所见亦甚好,但无陆之奇特神妙耳。须知如来大慈,留此法身真体。俾后世众生,种出世根。以由睹此神异,自可生正信心。从兹改恶修善,闲邪存诚,以期断惑证真,了生脱死。直至复己本具佛性,圆满无上菩提。此如来示现不思议相,曲垂接引之本心也。愿见闻者,同深感念,则幸甚。(三编下 .阿育王佛舍利塔纪实)
47、文殊普贤  指归念佛
按《高僧传》三集,〈法照大师传〉云:
大师于大历二年,栖止衡州云峰寺,屡于粥钵中,现圣境,不知是何名山。有曾至五台者,言必是五台。后遂往谒。大历五年,到五台县,遥见白光,循光往寻,至大圣竹林寺。师入寺,至讲堂,见文殊在西,普贤在东,据师子座,说深妙法。师礼二圣,问言:「末代凡夫,去圣时遥,知识转劣,垢障尤深,佛性无由显现。佛法浩瀚,未审修行于何法门,最为其要。唯愿大圣,断我疑网。」
文殊报言:「汝今念佛,今正是时。诸修行门,无过念佛,供养三宝,福慧双修。此之二门,最为径要。所以者何?我于过去,因观佛故,因念佛故,因供养故,今得一切种智。故知念佛,诸法之王。汝当常念无上法王,令无休息。」
师又问:「当云何念?」
文殊言:「此世界西,有阿弥陀佛。彼佛愿力,不可思议。汝当继念,令无间断,命终之后,决定往生,永不退转。」
说是语已,时二大圣。各舒金手,摩师顶,为授记莂:「汝以念佛故,不久证无上正等菩提。若善男女等,愿疾成佛者,无过念佛,则能速证无上菩提。」语已,时二大圣,互说伽陀。师闻已,欢喜踊跃,疑网悉除。(续编上 .致广慧和尚书民国二十九年正月)
佛法僧三宝,乃无明长夜之灯烛,生死苦海之舟航。不但志期断惑证真、了生脱死者,所当依怙。即明德亲民、治国安邦者,亦必以显示心性妙理,发明因果实事,以为转人心而辅郅治之一大助缘也。故古之建大功、立大业,精忠贯日月、浩气塞天地者,多由学佛得力而来。莫不致力于庄严佛像、流通佛经、护持行僧,冀一切人民,同由住持三宝,悟入一体三宝,以至亲证即心本具之真如佛性也。
——续编下.四川乐山县大佛陵云寺创建藏经楼功德碑记 民二十四年

《灵岩故事》
陆、自力警策类
一切法门,皆须依戒定慧之道力,断贪瞋痴之烦惑。若到定慧力深,烦惑净尽,方有了生死分。倘烦惑断而未尽,任汝有大智慧、有大辩才、有大神通,能知过去未来,要去就去,要来就来,亦不能了,况其下焉者乎?仗自力了生死之难,真难如登天矣。
——续编下.念佛恳辞序
48、一语不契  堕野狐身
宗门语句,勿道不悟,即悟而不善识机,以致误人,则自实得祸。前在迦叶佛法中,百丈山主人以一语不契机,致堕五百劫野狐身。至唐百丈怀海禅师座前表明其事,始得脱去。是知以宗语作儿戏逞口辩者,可畏之至。(三编上.覆张曙蕉居士书六)
49、参禅如此  尚未了脱
参禅一事,非小根行人所做得到。即做到大彻大悟地位,而烦恼未能断尽,生死仍旧莫出。现在人且勿论,即如宋之五祖戒、草堂清、真如喆,其所悟处,名震海内。而五祖戒后身为苏东坡。东坡聪明盖世,而不拘小节,妓馆淫坊,亦常出入。可知五祖戒悟处虽高,尚未证得初果之道,以初果得道共戒,任运不犯戒。任运者,自然而然也。未证初果者,要常常觉照,方可不犯。初果则自然而然不至犯戒。如耕地,凡所耕处,虫离四寸,道力使然。若不出家,亦复娶妻。而虽以要命之威力胁之,令行邪淫,宁肯舍命,终不依从。东坡既曾出入淫坊,则知五祖戒尚未得初果之道力,说什么了生死乎?
真如喆后身,生大富贵处,一生多受忧苦。既知其生大富贵处,又不明指为谁者,得非宋之钦宗乎?金兵相逼,徽宗禅音缮传也位于太子,始末二年,遂被金兵掳徽钦二宗去,均向金称臣,死于五国城。以真如喆之悟处,生于皇宫之大富贵处,此之富贵,也是虚名,一生多受忧苦,乃是实事。以大国皇帝,被金掳去为金臣,可怜到万分了。
草堂清后身,作曾公亮,五十岁拜相,封鲁国公。然于佛法亦甚疏远,未及东坡之通畅矣。
海印信,亦宋时宗门大老,常受朱防御防 御武官名家供养。一日,朱家见信老入内室,适生一女,令人往海印寺探,则即于女生时圆寂。此语杭州全城皆知。至满月日,圆照本禅师,往朱防御家,令将女儿抱来,女儿一见圆照即笑。圆照呼曰:「信长老,错了也。」女孩遂一恸而绝。死虽死矣,还要受生,但不知又生何处。
秦桧,前生乃雁荡山僧,以前生之修持,为宋朝之宰相,受金人之贿赂,事事均为金谋,杀金人所怕之岳飞。凡不与伊同谋者,或贬谪,或诛戮。卒至死后永堕地狱,百姓恨无由消,遂以面作两条秦桧与夫人共炸而食之,名之为油炸桧。又铸铁像,跪于岳坟前,凡拜岳坟者,皆持木板痛打,又向其头其身尿以泄恨。后有姓秦的,作浙江巡抚,谓铁人于岳坟前被人尿,污秽岳坟,投之西湖,俾岳坟常得清净。自后西湖水臭,不堪食用。常见湖中漂几死尸,及去打捞,又沉下去。因兹出示,多来船舫,围而打之,则是铁铸之秦桧,与其夫人,并金兀术。知其罪业深重,仍令安置坟前,被人打尿。光于民国十年,至岳坟,仍旧尿得 污皂不堪。
夫以五祖戒、草堂清、真如喆之道德,尚不能了生死。而为大文宗、为宰相,已远不如前生。至喆老为皇帝,而为臣于虏廷,则可怜极矣。秦桧之结果,令人胆寒而心痛。以多年禅定工夫,后世得为宰相。一被金人之贿赂所迷,直成香臭、好歹、忠奸不知之痴呆汉。及至打尿其像,炸食其身,千百年来,尚无更改。参禅人以宗自雄,不肯仗佛力以了生死者,倘一念此结果,能不自反曰:仗自力与仗佛力相差悬远,曷若专修净业,以祈现生了脱之为愈乎?宋朝大名鼎鼎之宗匠,来生尚退步于前生,再一来生,又不知作何行状乎?(续编上.致广慧和尚书民国二十九年正月)
50、虽有神通  难逃宿业
唐朝代宗大历间,有个隐士,叫做李源,舍宅为慧林寺,请圆泽禅师为住持。后李源想要去四川朝峨眉山,因约圆泽同去。圆泽欲由长安经斜谷,陆道去。李源要自荆州入峡,由水道去。两人意见不同,各有所以。李源不知圆泽之事,圆泽了知李源之心,恐到长安,人或疑伊想做官,便由荆州去。一天乘船到了南浦地方,因滩河危险,天未暮即停舟。那时有一妇人,身穿锦背心,负罂而汲。圆泽一见了她,便俛首两眼流泪。李源问道:「自荆州以上,像这样的妇人,不知有多少,为什么生此悲感?」圆泽道:「我不欲从此路来者,就是怕逢此妇人,因为她怀孕三年,还未分娩,就是候我来投胎。现在见了,已是无法可避了。请君少住几日,助我速生,及葬吾山谷。三天之后,请来看我,我就对君一笑,以为凭信。十二年后,中秋月夜,到杭州天竺寺外会我。」说完了,就更衣沐浴,坐脱去了。李源后悔无及,只得把圆泽葬了。三天之后,就到那家去看,果然妇生男孩。因把详情告诉她,并要求和小孩见面,果然一笑为信。李源因兹无意往川,便回洛京。及回到慧林寺,才晓得圆泽在未行之先,已经把后事都嘱付好了,因此越晓得他不是平常人。
过了十二年,李源就如约去杭州,到中秋月夜,就在天竺寺外等候。果然月光之下,忽闻葛洪井畔,有牧童骑牛唱道:「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易性常存。」李源就晓得是圆泽的后身,就上前问道:「泽公健否?」牧童答曰:「李公真信士也。」便略叙数语。又唱道:「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江山游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遂乘牛而去。
如是看来,能晓得过去未来,和有坐脱立亡本领的圆泽,还不能了脱生死,逃避胞胎,何况我们具缚凡夫,一点本事也没有,如果不念佛求生西方,要想了生死,是做梦亦做不到的。(三编下.由上海回至灵岩开示法语 民国二十五年十月十七晚说)
51、四僧转世  竟不信佛
清干嘉间(1736~1820),有三禅僧,为同参,死后,一生江苏,为彭文章,一生云南,为何桂清,一生陕西,为张费,三人,唯彭记得前生事。后入京会试,俱见二人,遂说前生为僧事。二人虽不记得,一见如同故人,成莫逆交。殿试,彭中状元,何榜眼,张传胪。彭也放过主考学台,然颇贪色,后终于家。何作南京制台,洪杨反,失南京,被皇上问罪死。张尚教过咸丰皇帝书,回回要反,骗去杀之。此三人,也不是平常僧,可惜不知求生西方,虽得点洪福,二人不得善终,彭竟贪着女色,下生后世,恐更不如此生矣。
又苏州吴引之先生,清朝探花,学问道德相貌俱好。民十年,朝普陀会余,自言伊前生是云南和尚。以烧香过客,不能多叙,亦未详问其由。十一年,余往扬州刻书,至苏州一弟子家,遂访之,意谓夙因未昧。及见而谈之,则完全忘失了,从此永无来往。迨十九年,余闭关报国寺,至十一月,彼与李印泉,李协和二先生来。余问:「汝何以知前生是云南僧?」伊云:「我二十六岁做一梦,至一寺,知为云南某县某寺,所见的殿堂房舍,树木形状,皆若常见,亦以己为僧。」醒而记得清楚,一一条录。后一友往彼作官,张仲仁先生,尚知此人姓名。持去一对,丝毫不错。余曰:「先生已八十岁,来日无多,当恢复前生和尚的事业,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庶可不负前生修持之苦功矣。」伊云:「念佛怎么希奇?」余曰:「念佛虽不希奇,世间无几多人念。顶不希奇的事,就是吃饭,全世界莫一个人不吃饭,此种最不希奇的事,汝为什么还要做?」伊不能答,然亦不肯念。伊问二位李先生,君等念否?答曰:「念。」伊仍无下语。至十二月三十夜,将点灯时去世,恰满八十岁。此君前生也很有修持,故今生感得大功名,大寿命。今生只尽伦常,佛法也不相信了,岂不大可哀哉!然此四人,均尚未有所证,即已有所证,未能断尽烦惑,也难出离生死。如唐朝圆泽禅师,晓得过去未来,尚不能了,况只去得好,就会了乎?(三编下.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
52、初谤净土  因病悔改
大智律师,初颇藐视净土,后读《续高僧传》,见慧布法师云:「方土虽净,非吾所愿,假使十二大劫在莲花中,受诸快乐,何如我在五浊恶世教化众生乎?」遂生诽谤。后因大病,始知毫无把握,遂发愿尽此报身,弘扬净土。二十余年,手不释卷,以净土为依皈。(三编下.南京素食同缘社开示法语丙寅七月)
53、大师示现  警示后人
若云证实相法,则非博地凡夫之所能为。南岳思大禅师,智者之得法师也。有大智慧,有大神通。临终有人问其所证,乃曰:「我初志期铜轮,即十住位,破无明,证实相,初入实报,分证寂光。初住即能于百三千大千世界,示作佛身,教化众生,二住则千,三住则万,位位增数十倍,岂小可哉!但以领众太早,只证铁轮而已。」铁轮,即第十信位,初信断见惑,七信断思惑,八九十信破尘沙,伏无明。南岳思示居第十信,尚未证实相法。若破一品无明,即证初住位,方可云证实相法耳。智者大师,释迦之化身也。临终有问:「未审大师证入何位?」答曰:「我不领众,必净六根。即十信位,获六根清净,如《法华经》法师功德品所明。损己利人,但登五品。」五品,即观行位,圆伏五住烦恼,而见惑尚未断除。蕅益大师临终有偈云:「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毕竟付何人。」名字位人,圆悟藏性,与佛同俦,而见思尚未能伏,何况乎断。末世大彻大悟人,多多是此等身分。五祖戒为东坡,草堂清作鲁公,犹其上者。次则海印信为朱防御女。又次则雁荡僧为秦氏子桧。良以理虽顿悟,惑未伏除,一经受生,或致迷失耳。藏性,即如来藏妙真如性,乃实相之异名。蕅益大师示居名字,智者示居五品,南岳示居十信。虽三大师之本地,皆不可测。而其所示名字、观行、相似三位,可见实相之不易证,后进之难超越。实恐后人未证谓证,故以身说法,令其自知惭愧,不敢妄拟故耳。三大师末后示位之恩,粉骨碎身,莫之能报。汝自忖度,果能越此三师否乎。若曰:念佛阅经,培植善根,往生西方之后,常侍弥陀,高预海会,随其功行浅深,迟早必证实相。则是决定无疑之词,而一切往生者之所同得而共证也。又金轮咒法,不许问事,唯许问善根,问法门。而末世众生,无论有善根无善根,皆当决定专修净土,法门亦不须问。善根有,固宜努力;无,尤当笃培。则善根亦不须问。(增广上.覆永嘉某居士书五)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