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他們聲聲不可思議。聲聲遍滿法界,聲聲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感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6.子时能不能打坐?
·海涛法师:发财最快的8字咒
·经营好自己生命的小花园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摩呾理迦】
·地藏经回向文怎么写?地藏经回向文大全
·大安法师答:一些讲法者在讲法,特别强调没处理好冤亲债主的关系,临终会受障碍?
·虎拜佛偈
·蔡礼旭:《了凡四训》学习分享(二次宣讲)第十六集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行善积德 > 内容

安士全书白话解:窦燕山行善积福得富贵子孙史实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3-09-18 09:14:55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发明〕救济的办法很多啊!饥饿就布施食物,寒冷就施予衣服,病痛就送以药物,贫困就给予钱财,黑暗就点起油灯,争斗劝化和解,愚痴就开发智慧,这些内容都是救济。念念有利他之心,那么不一定要富贵有权才能施济,即使贫贱也会有施济的能力。
 
发明:启发、阐明之意。
 
印光大师补注[窦氏济人高折五枝之桂]的史实:
 
五代时窦禹钧,燕山人,三十多岁还没有儿子,梦见祖父告诉他说:「你不但无子,而且短命,应当早点修徳来改造命运。」禹钧因此而尽力做好事。有一个家人偷盗二百千钱,自己写了一个卖女契约,放在幼女背上,说:「永卖此女,以偿还所偷的钱。」然后就逃跑了。窦公可怜他,烧了契约,养育小女,长大后选择人家出嫁。同宗外戚,有不能办丧事的,就出钱帮助办丧;有无钱嫁女的,就出钱帮助嫁女。窦公估计每年收入,除开节日开支外,其它全部用来救济别人。家里节俭朴素,无金玉之类的装饰,妻妾无华丽的衣服。利用节约下来的钱在屋宅南面建书院,积聚书籍几千卷,聘请老师,招来四方孤单贫寒的子弟,供给他们优厚的伙食,在这里接受教育,成才出名的人物很多。不久连生五子,都长得聪明英俊。又梦见祖父对他说:「你几年来,功德浩大,天界已经登记了你的名字,延寿三十六岁。五个儿子都会显贵。你应当再接再励,不要松懈。」以后大儿子窦仪做了礼部尚书,二儿子窦俨做了礼部侍郎,三子窦侃做了左补阙,四儿子窦偁做了右谏议大夫而参与大政,五儿子窦憘做了起居郎。八个孙子也显贵。窦公享寿八十二岁,无病谈笑而逝。冯道赠诗说:「燕山窦十郎,教子有义方,灵桩一株老,丹桂五枝芳。」
 
补充:窦禹钧,五代后周渔阳人。与兄禹锡以词学著名,做官做到右谏议大夫。曾建义塾,延请名儒以教贫士,藏书极富。五个儿子相继登科,号为窦氏五龙。俗传「五子登科」,出源于此。
 
冯道唐末为幽州掾。后唐长兴三年,以诸经舛谬,倡议校定九经,并组织刻印,开官府大规模刻书之端。冯道历事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朝,事十君,三入中书,在相位二十余年。
 
 下附征事(原文译白四则)
 
以田布施,大考高中(摘自《懿行录》鬻田济人)
 
明朝饶裳,豫章人,路途中看见有人卖妻到远方,正在哭别。饶询问了他们的困难后,就卖掉了自己的田给他们用。当年大考,主考官梦见金甲神说:「你为什么不选中舍田的人呢?」于是就捡起一份已淘汰的考卷,其中第三名,这个人就是饶公。等到宴请嘉宾,演奏起「鹿鸣」[1]乐曲的时候,饶公才知道其中缘故。三个儿子景晖、景曜、景暐都相继考上功名。
 
注:鹿鸣,《诗》「小雅」篇名。为宴客时奏的乐歌。
 
〔按〕田产资财,世人把它看做自己的生命一样。但是,佛典却把它比作为水中月、镜中花、梦中宝。为什么呢?只是因为目前暂时收管,死后总带不去的。现在那些写田房契约的,总要写上「听凭永远管业」。唉!产是主人身是客,主人尚不能永远保住客人,客又怎么能长有主人呢?如果一定要将所有一切带去,也有带去的办法。最好的办法不如行善布施,造人天福德之身,那么安富尊荣,依然还在。明白了这个道理,那么饶公弃田布施,正是购置产业。人能这样置产,说「听凭永远管业」,未尝不可。
 
救人一命,免死得元(摘自《感应篇笺注》免死得元)
 
河南潘解元[1],附随二个朋友进省城乡试。旅店有一个精通看相的人,偷偷告诉二友说:「潘君将有大难,你们必须赶快躲避他。」二友就托说房子太小,各赠二金给潘,让他另外去找房子。潘就借宿到一个小店。夜里走进河边,看见一个妇女要投水自杀。急忙询问,她说:「丈夫买棉花织布,积下了好几匹。丈夫出门后,我卖了得四金,没有料到得到的都是假银。丈夫回来后一定会责难,所以想寻死。」潘急忙拿出身上四金送给她。回店缺钱,店主骂他,于是就到一所小寺庙借宿。寺僧梦见许多神灵打鼓奏乐,随云下降,说考试录取榜已定,只因为原定解原近来作了损徳事,上帝除名,还无人代替。一位神说:「这寺内潘生可以。」一位神说:「他的命相当横死,怎么可以作解元?」一位神用两手摸了一下潘生的面说:「现在不就是解元相了吗?」僧暗暗记住这个梦,对潘厚加款待。考试完毕,潘往二友住处感谢,看相的人一见大惊说:「你作了什么阴德,变成了这个非凡的相?恭喜您已经考第一名了。」发榜果然。
 
注:[1]科举时,乡式第一名称为解元,因为乡试本称为解试,故名。
 
宋以前称为解头,宋元以后又作为读书应举者的通称。
 
〔按〕作一件善事,必须像决堤的江河大水一样滚滚而去,不能抵抗,才能有所成就。潘君如果顾虑自己进场的盘费,那么他的做法就会中止。因为他心里只有别人,没有自己,所以布施的虽只有四金,却能够不但免一横死,而且还考中解元。回想在已巳年冬天,我在澄江[1]应小试,当时有个门斗[2]叫做朱君玉,丢失别人寄放在他那里的钱,痛不欲生。我听到后很同情,想要帮助他少量,苦于自己盘费缺乏,没有做。没有多久,我就回家乡昆山[3]。等到试官发下长洲复试的名单,我已排列在第二。但案卷上只有坐号没有姓名,人们都不知道是谁。我因此就以复试不到除名,当时昆山实际上并无长洲[4]的考卷,长洲人只有朱君玉。朱与我又不很相识,当初也不知道第二座号就是我。假使当时我不顾自己盘费,稍助他一些钱,他一定会在感恩之下,把复考的情况告诉我,我也不至于除名。又过了二年才与他相遇。与潘君相比倍感惭愧。
 
注:[1]澄江,江苏江阴县的别称。古长江东流至此,以江面骤宽,流缓沙停,故有此称。县城北门旧称澄江名,宋元皆置澄江驿于城内。
 
[2]门斗:官学中的仆役。门子和斗级的合称。教官有学田,供役者,以司门兼司仓,故称门斗。
 
[3]昆山,江苏东南部,是安士先生的故乡。秦置娄县,南朝梁时改为昆山县。
 
[4]长洲,明清时为江苏苏州府治,一九一二年并入吴县,故城在今江苏吴县。
 
免租赎子,考试高中(摘自《汇纂功过格》蠲[1]租得第)
 
华亭地方的贫儒李登瀛,家里很穷只有田产二亩。佃户因病荒废了种田,卖子还租。李知道后,心中不忍,对李说:「你因为有病,不能种田,不是你的过错。我虽然贫困,但还能活下来,怎么能够使你的父子离散?快取钱去,赎回你的儿子。」佃户担心儿子的卖主不肯而忧虑。李说:「我一个贫儒,尚且都能让你的租;富家大室也知道积德,我为你去说话。」就与佃户一同前往,因此使他们父子团圆。佃户日夜为李祈祷。康熙甲子,李登贤书[2],乙丑连传捷报。
 
注:[1]蠲:[音:捐,免除]
 
[2]贤书:贤能之书,即是说举贤荐能者的名籍。后因称乡试中式为登贤书
 
〔按〕痛苦啊农民!一年勤劳,没有时间空闲;全家劳苦,没有一人安逸。千仓万仓粮食都从他们肩膀上来,千坑万坑粪便都从他们肩膀上去。有时忍饥灌田,有时带病力耕。背上日晒雨淋,心里筹划盘算。一到秋收时候,田中所收都还了租债,四壁依旧空空,全家仍无依靠。这不是仁人君子看到了会伤心的吗?从前刘景阳,听到佃户死丧,一定流泪相助。丁清惠公待佃户如父子。陆平泉先生凡遇寿诞,佃户必得减租若干,加爵则又减,得子孙则又减,所以贫佃感恩,租税反不亏空。那些斤斤计较的,一时自为得计,哪里知道冥冥中还有操大算盘的,一笔总账出来就全收去了他们的福禄。看看李君在二亩田上的作为,可推知他的收获是很多的啊!
 
逆旨害民,自取灭亡(摘自《功过格》逆旨害民)
 
淳熙初年,司农[1]少卿王晓在一天清晨去访给事中[2]林机。当时林机在官署,他的妻子是王晓的侄女,流泪对王说:「林氏绝了!」王惊问原故,她说:「天将亮时,梦见红衣人拿着天符下来,说上帝有诏,林机逆旨害民,特令灭门。就惊醒了,情景彷佛还在眼前。」王晓说:「作梦罢了,何必忧虑呢?」就留下吃饭。等到林机回来后,王从容问他近日作了些什么事。林说:「蜀郡大旱,有关官员上奏请求十万石米赈济,皇上下旨按数批准。我以为米数太多,蜀道难走,应当调查情况后再给与,所以就封还敕书,上谕宰相说:『西川往返万里,再等查实报告,恐怕事情已经来不及了,就给一半算了。』就只有这一件事罢了。」妻子哭着告诉他的梦境,林机心中很不安,不久因病归乡,到福州死了。两个儿子也相继夭折,门户就绝了。
 
注:[1]司农:官名。汉代主管钱粮,为九卿之ㄧ。东汉末改为大司农。清代因户主管钱粮田赋,故俗称户部尚书为大司农。
 
[2]给事中:官名。秦汉为列侯、将军等的加官。常在皇帝左右侍从,备顾问应对等事。因执事在殿中,故名。魏或为加官,或为正官。晋以后为正官,隋开皇六年,于吏部置给事中。明给事中分吏、户、礼、兵、刑、工六科,掌侍从规谏,稽察六部之弊误,有驳正制敕之违失章奏封还之权。清代隶属都察院,与御史同为谏官,故又称给谏。
 
〔按〕天为民而立君,君为民而设官。人民是国家的赤子,国家的根本。即使君说不当赈,而臣更应说赈;君说救以少量,而臣更应说须多些;君说赋税数不能亏短少,而臣更应说须减少。这样为国家考虑,才叫做尽忠。使福泽遍及苍生,他的清名流芳百世。虽在世长寿安康,子孙荣盛,也不足以报答他的功劳啊!如果君说催科当缓,臣偏说国家费用正急;君说人民已经贫困,应当采用变通的办法,臣偏说数额已定,难以改变。这样的作法,叫做谄谀,叫做逢迎,叫做贪恋官位而保家小。他为民积怨,正为国招祸,即使自己被流放,门户断绝,难道就能偿还他的罪过了吗?前车之鉴,离我们不远,应当警惕啊!
 
(转自学佛网: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5/145409.html)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