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他們聲聲不可思議。聲聲遍滿法界,聲聲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感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本周焦点
·疾病都是和前世的因果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叫善恶报应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6.子时能不能打坐?
·印光大师开示:怎样面对流行瘟疫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怎样面对流行瘟疫?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当代最受欢迎的十位佛学大师及其代表作
·经营好自己生命的小花园
·【心中心法】是什么?心中心法去手印分解图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故事选编 > 内容

父子心间的那根线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4-02-13 15:23:28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时隔将近一年,父亲又来北京,说是要看病,当然也是来看儿子。

  出家到现在,一晃就是两年过去了。两年的时间,对父母和儿子,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当时走上这条路,是毅然决然的。尽管内心,曾有长期的彷徨和挣扎;但那已然,成为过去的历史。对于父母来说,儿子出乎意料的选择,却成了痛苦的开端。数百个日日夜夜,他们所期盼的,竟然是儿子能够变改心意的那一刻!

  可想而知,父母和儿子之间的张力,是怎样无情地折磨着对方:父母成了儿子心中挥之不去的愁思,儿子成了父母心中念念不离的阴影。

  怎么可以这样呢?最近总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亏欠父母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可是,我又拿什么来回报您们呢?我亲爱的父母!?儿子不能不向您们坦诚:目前您们内心深处所希望的,儿子实在是没有办法满足!

  既然父亲来看病,作儿子的,当然要全力以赴。提前搜索到了最有名的中医医院,也联系到了首屈一指的中医大夫,并挂上了两天以后的号。

  还是看西医吧。父亲对我说。想再检查一下身体,确认一下病因。父亲说了他的想法。

  好的。我答到。没有任何的反驳,没有任何的不情愿。内心真的希望,一切都能如父所愿。

  随后赶快打听合适的医院。在等待消息的空挡,陪父亲参观了住处附近的帝王庙。这并非为了打发时间,而是希望能弥补,作为儿子心中,那份亏欠已久的恩情。听起来有点不搭干,是吗?但,让人欣慰的是,在父亲心中,这段时间没有白过。

  坐了一个晚上的火车,中午,父亲休息了。我打点起精神,开始查找同行推荐的所谓“三甲医院”。将一切准备好,叫醒了父亲,踏上了赶往医院的征程。

  很快,就能体谅到父亲的心情与担忧。慢性胃炎,将近二十年了,一直时不时地折磨着那本来就很虚弱的身体,内心多么希望能根治啊!摆脱这恶魔一般挥之不去的痛苦!但这又谈何容易?!不知去了多少医院,也不知看了多少医生,至今病情如故。

  毕竟,北京是个大城市。大城市和小县城是不一样的。当然,大城市的医院和医生,也就非同一般。老百姓心里都会这么想。

  见到大夫,详细询问了病情,病因已有了初步的判断。但为了确诊,同时也为了让父亲心安,大夫还是建议做胃镜,做B超。因要提前验血,这个只能推后几天再做了。

  从医院出来,我和父亲商量:西医继续检查,也可考虑再听听中医的建议。父亲欣然应允。我心里也很高兴。

  要不要到颐和园转转?我向父亲建议。心里当然很清楚,父亲这次来,不会待太久,就很希望能和父亲在一起多待一会,多陪父亲到处走走。尤其是看到父亲,那日益苍老的面容,还有那粗糙花白的鬓发,心中真是有种莫名的酸楚……

  不要了吧。父亲说。

  我带着父亲,搭上了通往颐和园的地铁,就好像没有听到父亲的话。内心明白,做父母的,都会这么说。

  颐和园真是大!比故宫大多了!出了颐和园,父亲禁不住说。

  听了这句话,心里充满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这次来,给小X带了一些辣椒,和一斤月饼。返回的路上,父亲不经意地提到。父亲说的,是以前读书时的一位好朋友。正是这位朋友每每及时倾听和劝慰,帮助父母走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时光。父母因此而念念不忘。

  这让我暮然想起,和这位朋友,父母总有说不完的话,而对我,父母却总是欲言又止。

  随后,我拨通了这位朋友的电话,问是否有时间见见父亲,以了却父亲心中的挂念。

  得到的,自然是肯定的答复。这位朋友便请父亲一起用晚饭。吃饭的时候,父亲打开了话茬子,把埋藏在肚子里的,一股脑儿搬了出来。

  一改往日的态度,我不再有任何的辩解,只是静静地听着,默默地感受着,为人父母的那份心酸和无奈,还有那无尽的担忧和顾虑。

  父亲说的话,你都能听懂吗?这位朋友问。

  文字上,没有困难,但背后的那份用心,恐怕需要一辈子去体会。我喃喃地回答到。我忽然发现,父亲的话里,不完全是抱怨和担心,更隐含着一位老人,对诸多人生阅历的感悟,以及对世事人心的深切洞察。这些,又怎能在短时间内就能够完全明白呢?

  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了。父亲如释重负,心情开朗了许多。

  看到父亲脸上,重又露出儿时才能见到的笑容,感觉时光一下又回到了,那看似遥远的童年。

  返回地铁站的途中,几个摆在路边的书摊,强烈地吸引了我的目光。父亲默默地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地等待我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籍。那种感觉,又让我想起自己从小到大的求学经历。在那个漫长的旅途中,父母一贯的无言支持,真如同一颗定心丸,从来没让自己分神一丝一毫。唉!我拿什么来形容您们呢?我的父亲母亲!

  回到寺院,天色已经很晚。为父亲打了盆洗脚水,看着父亲入睡,遂坐在书桌前,白天的一幕幕就这样浮现在眼前……

  2010年1月16日凌晨于西四书斋

上一篇:木碗的故事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