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去極樂世界,人人有分。千萬不要錯解了、誤會了,我罪業障深
·印光大师:天下多半人都枉死于色欲
·信愿念佛:建立真实信心,自然安心念佛
·印光大师:当为儿女培福,不当为积财
·老法师高度赞叹修蓝博士以清净心治病的方法
·微细流注如何生起,渐积渐粗
·真信净土,就是阿弥陀佛来了叫你改法门,也不动心!
·大安法师:共业与别业
·常善法师:般舟念佛和传统念佛的比较
·修行修什么?无非是“放下”而已
本周焦点
·疾病都是和前世的因果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叫善恶报应
·6.子时能不能打坐?
·一个学佛者的真实故事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娑婆三圣
·拉卜楞寺六大学院介绍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遇到灾难病苦时念观音圣号
·海涛法师:发财最快的8字咒
·佛教密宗手印大全(图文)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故事选编 > 内容

花开了,为一位抄写佛经的妈妈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4-08-28 09:32:51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他是刚退伍的年轻人,正准备大展身手的时候。这天他跟朋友喝完酒,骑摩托车,昏昏沉沉,撞到卡车,反弹回来,爆炸起火,全身烧成一个大火球。还好路边刚好有人洗车,赶快拿水冲他,叫救护车送医院。如果不是这样,他当场就烧死了。

人的际遇是很奇妙的,那个洗车的人早不洗晚不洗,偏偏就在那时候洗,刚刚好及时灭火。我们每天发生的每一件事,跟别人每天发生的每一件事,似乎毫无牵扯,但冥冥之中似乎又有着令人难以言喻的微妙关联。

脑出血,大腿骨折,全身百分之三十七的三度烧伤。在烧烫伤中心外面,我跟他的妈妈说:“救活的机率不大。”妈妈听了之后面无表情,只是沉默下去。

这位妈妈告诉我:“郑医师,你知道吗?我儿子很喜欢当义工,他都在帮助别人。他在基金会当义工,帮老人送饭,后来还跟我说,以后就算在上班,也要继续当义工。”

 
“他是个好人。”
 
“我知道,但好人不一定会有好运。”

 
该我沉默了,好像被一道闪电击中后的沉默。

 
妈妈又说:“他很喜欢服务别人,他是个好儿子。”

 
我轻声回应:“你是个好妈妈。”

 
从此这位妈妈每天到烧烫伤中心门口守候,原来她立刻把工作辞了,每天就坐在烧烫伤中心门口等我。我不知道她去哪搬来一张小桌子和椅子,烧烫伤中心一天只开放两次,早上一次,晚上一次,她就坐在门口,每天在门口等我出来。

 
“他今天怎样?”妈妈问。

 
“危险。”

 
我从开刀房出来,一定会经过那条路,没别的路。每天碰到这位妈妈,每天看着妈妈期待的眼神,我告诉她:“我不能说你儿子一定会好,因为我真的不知道。”

 
“机率多大?”
 
“百分之十会活。”
 
“百分之十会活?你怎么不说百分之九十会死?”
 
“之前,有跟他类似的病人都好了,所以,我想,他还是有机会的。”
 
“别再安慰我了,除非你也经历过不知自己的孩子是否能活到明天的那种煎熬。”

 
我不再说话。妈妈从此依然每天坐在烧烫伤中心门口等我,她有时好像在写什么,有时口中念念有词。只是每次遇到我,一定会问:“我儿子今天怎样?”

 
“还很危险”、“还在昏迷”、“差不多”、“再观察”、“植皮”、“还好”,所有我可以回答的话,我一直重复回答,每天看到这位妈妈,看到我都有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妈妈每天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医院门禁时间开始才回家。一大早就坐在那里,一直等我,我几乎每天进开刀房,所以每天会碰到她,因为从开刀房出来只有一条路,她就在那里等我,一定要跟我说到话,才安心。那怕这些话是让她失望的话,她还是安心,因为她一直抱着希望。

 
儿子昏迷十二天后,忽然醒过来。他之前昏迷的时候,换药还不会觉得痛,之后他才知道痛,换药是非常非常痛的,他全身像被通电一样,在床上挣扎、扭曲、翻转、顿足、哀嚎。他脑部严重受创,百分之九十以上救不活,但他就是从昏迷之中醒过来了。

 


 我告诉妈妈,儿子醒了。妈妈没有特别高兴,但是她的表情却更令我深深震撼。

 “现在呢?”妈妈问。
 
“你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来。”
 
“就这样?”
 
“对,就这样,”我顿了顿,“但并不容易。”
 
“是不容易。”

 
妈妈没有回家,还是坐在烧烫伤中心门口等,每天都在同一时间出现,每天都在同一地点出现,每天都问同样的话。我还是每次回答“这星期三植皮”、“还好”、“这星期四植皮,取大腿的皮,补胸部的”、“这星期五要植皮,补小腿的”。补皮是一次补一些,不能一下子取一大块皮,手术时间太久,麻醉太久,对病人会有一些影响。

 
这天早上我要上第一台刀,经过长走廊,一转角,忽然发现眼前有个瘦小身影,正是那位妈妈。我故意放轻脚步,她不知道我就走在她后面,她左手扛着一张小桌子,右手提着一张小椅子,肩上还背了一个袋子,显得很吃力,我在她身后就可以听到她的喘气声。我故意放慢脚步,她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远。只见她走到烧烫伤中心门口,先放下椅子,再放下桌子。那桌子是折叠的,她左手扶着桌子下缘,右手抓着桌子上边,双手展开成一个大大的一字型,那桌子的铁榫似乎卡住了,她用力往下扳,显出努力的样子,试了好几下,才把桌子摊平,她似乎松了一口气,把椅子放好,从袋子里拿出好大一本很厚的电话簿,然后拿起笔,好像在写什么,有时口中念念有词。

 
我被这个画面钉在原地。

 
这个妈妈写字的画面我已经看过无数次,但没有一次这么感动,感动到忘了移动。她就这样端坐着,坐得很挺、很直,手里的笔一直动一直动,不曾停息;口中还是念念有词,没有间断。那样凝神,那样专注,我眼里的天地彷佛仅剩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个妈妈。

 
我还是离开了,进了开刀房。一直到中午我开完刀,走出来,这是唯一的走廊,我当然又遇到她,但这时她身边多了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大概六岁,颇为干净乖巧。妈妈立刻问我:“今天怎样?”

 
“我刚开完刀,还没去看。”

 
妈妈点点头,不说一句话,虽然神情略显疲惫,但梳理整齐,目光温润,清朗有神,有股令我非常难以形容的气势。我回想起这个妈妈自从儿子住进烧烫伤病房,每天搬桌子在这里等我,早上跟我讲一次话,晚上讲一次,妈妈一定要听到我讲话,才能安心地离开。我忍不住说:“真是难为你了,受这样的煎熬。”

 
“这就是当妈妈的过程,一辈子都得对孩子无法预料的事充满信心。”

 
真了不起!我打从心底敬佩,又问:“你的信心从哪里来?”

 
她不说话。我看着桌上的纸笔,问她:“我可不可以看看你在写什么?”

 
她微一点头,我拿起桌上一张张的纸,原来那不是电话簿,是一张张薄薄的那种红色格线的十二行纸,累积厚度已经达到像厚厚的电话簿一样,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字迹娟秀,工整有力,上面写的是:
 

 

假使兴害意 推落大火坑 念彼观音力 火坑变成池

或漂流巨海 龙鱼诸鬼难 念彼观音力 波浪不能没

或在须弥峰 为人所推堕 念彼观音力 如日虚空住

或被恶人逐 堕落金刚山 念彼观音力 不能损一毛

或值怨贼绕 各执刀加害 念彼观音力 咸即起慈心

或遭王难苦 临刑欲寿终 念彼观音力 刀寻段段坏

或囚禁枷锁 手足被钮械 念彼观音力 释然得解脱

咒诅诸毒药 所欲害身者 念彼观音力 还著于本人

或遇恶罗刹 毒龙诸鬼等 念彼观音力 时悉不敢害

若恶兽围绕 利牙爪可怖 念彼观音力 疾走无边方

蚖蛇及蝮蝎 气毒烟火然 念彼观音力 寻声自回去

云雷鼓掣电 降雹澍大雨 念彼观音力 应时得消散

 

 
我在震撼中不能言语,妈妈说:“我小时候,我阿嬷每晚都会点一枝香,然后念一遍经。”

我微感怅然,问这位妈妈:

 


“你祈求什么?”

 
“力量。”

 
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说,祈求重伤的儿子充满力量,活着走出医院。但是妈妈摸着小女孩的头,却说:“这是我女儿,当初我儿子出车祸,你跟我说可能救不活的时候,我就想,如果……如果我儿子死了,我希望我有足够的力量把我女儿抚养长大。

 
“你放心,你儿子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妈妈听到我这么说,这些日子以来的担心、害怕、守候、祈求,全部的情绪在瞬间释放,两行眼泪缓缓流了下来。

 
小女孩睁大眼睛,抬头看着妈妈,右手拉着妈妈的衣角,轻轻摇摆,问说:“妈妈,你怎么哭了?

 
妈妈伸手抹了抹脸,回答:“妈妈没有哭,只是有点难过。”

 
“你为什么难过?”

 
“因为当妈妈的有时候就是会这样。”

 
不久后他出院了,偶尔在医院碰到他,他又恢复以前壮硕结实的身材,我问:“你怎么在这里?”

 
“好久没来给你看,让你看看我啊,我现在好很多。”

 
这肯定是医生最想听到的一句话。把一个昏迷的垂死病人医到会站着跟你说谢谢,那种感觉是很奇妙的。我入行学到的第一件事:任何人都可能在任何时候得到任何病、发生任何意外。我们医生被人视为金字塔顶端的人,被问“上面空气好吗?应该崇高伟大吧?”但是,我每天都被提醒自己有多渺小,不管是病人,还是病人家属,他们使我了解到:世上的确有力量可以突破医学的极限。我们每天都经历许多足以改变人生的琐碎事物,没人会知道发生什么事,也不应该知道,因为那并不在我们的控制下。或许我们不知道这些事发生的用意何在,但总有一天我们会知道,如果到了那一天我们还是不知道,那就表示我们根本不需要知道,根本不需要知道的事,为何自寻烦恼,一定要去知道?

 
这个妈妈后来到医院跟我说,儿子要结婚了,特地来邀请我参加婚礼。我欣然前往。那天晚上,我坐在远远的角落,静静看着全村欢欣庆祝,庆祝一个勇敢的年轻人从鬼门关前回来。“活在当下”,对他有了全新的意义。我眼中看着杯觥交错的热闹情景,耳边传来阵阵敬酒祝贺之词,但我的心却越来越安静下去。

过去一直有人问我,相不相信奇迹,相不相信运气,这实在很难回答。我们用的是最精密的仪器,得到最精准的数据,再加上个人二十年的经验,伤势会怎么走,心里大概都有个底,可是决定病人能不能痊愈的,有时不止仪器和医术。以这个年轻人来说,他运气好,竟然可以在发生重大意外之后,被一个刚好在路边洗车的灭火,然后立刻送到医院,再用最好的仪器、一流的医疗团队、最有爱心的志工团队、还有他个人最坚强的求生意志力,再加上最伟大的母爱,才能发生奇迹。我每天都在医院,看到那么多病人,一个人只要生一场病、一次意外,就可以造成绝望的人生、破碎的家庭。

 
“郑医师,谢谢你!”

 
妈妈亲切的招呼把我从深刻的思虑中唤回来,她知道我不喝酒,特地为我准备了果汁,儿子和媳妇就站在旁边,儿子神采飞扬,精神奕奕;媳妇娇艳亮眼,光彩照人。两人齐向我道谢。我满脸笑意,大声说:“干杯吧!”端起果汁,一饮而尽,终于知道:活着,原来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