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空法师:咒起尸鬼附人身上吸人精气该如何解除?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色根】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奈塘寺(藏sNar than% dgon pa)】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行善积德 > 内容

如何变成好面相:阴骘纹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4-01-21 15:07:49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古时候有一句谚语说:「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这句话说明:一个人的相貌是会随著他的心念善恶而改变的。纵使他现在已经有了凶恶的面相,可是他却经常起慈悲心,那凶相不久便会转化为吉相。反过来说,纵使他现在满脸福相,如果他不知行善积德,经常起贪爱和憎恨的念头,那福相便会逐渐消失。所以,心是面相的枢纽,看相不如看心。
  
    人的心相有三十六种:
    明知当官辛劳,却仍然愿意为人民的公仆,服务大众。
    做事刚柔并济。
    欣慕善行,亲近君子。
    有美好的食物会分送他人。
    不靠近小人。
    时常积阴德,给人方便。  
    从小能帮忙治理家务。  
    对来乞求的人,不生厌恶心。 
    克制自己,利益他人。  
    不促成恶事,不嗜爱杀生。  
    听到或遇见事情,心不惊慌。  
    与人约定,不会失信。  
    不轻易改变行持和操守。 
    睡前常静思自己的过失。 
    勇往直前,不耽心过去,也不为往事沾沾自喜。 
    不让人产生憎恨心。  
    不文过饰非,不掩饰自己的缺失。 
    为人做事圆融周到。  
    受人惠恩和帮助不会忘记。 
    心量广大。 
    不欺善怕恶。 
    怜愍救济孤儿、寡妇和急难的人。  
    不帮助强人欺侮弱者。 
    不忘故旧的情谊。 
    常做有益公众福利的事业。  
    不多说话,不打妄语。 
    得到别人的赠与,常心生惭愧。 
    谈吐井然有序,声音轻柔。 
    当别人正在言谈时,不插话。
    时常谈论善事和别人的优点。
    不嫌弃粗衣淡饭。 
    随时随地表现适当的方圆曲直。
    听到善言善事,行之不倦。
    了解别人的饥渴劳苦,而且时常加以体恤。
    不挂念他人的旧恶与前隙。
    故友有难,竭力济助。

    做到上面三十六项,将来(或来世)便可以位极人臣,长寿善终。如果做不完全,则福祸相折;做得越少,福禄越差。做到三十项的人可以荣登刺史(相当於现代的省主席),做到十项以上的人,可以做上县令或辅佐官,做到五项或七项的人也会大富。(译自《命运在您心上》第二十六页)
节首
      一念仁善,顿改贫夭.
     裴度是唐朝人,年轻时,一贫如洗,在乡下的私塾中以教书糊口维生。他的学问虽然渊博,无奈时运不济,屡试不中。

  
    有一天,他走到街上,经过一座寺院,看见一行禅师正在替人相面。他等大家都走了以後,才去请教自己的面相。一行禅师熟视良久,说:「你天生贱相,今生不但没有希望考取功名,而且眼光外浮,纵纹入口,是一种乞食街头、饥饿而死的相!我看你甭考了!」

  
    裴度听了,心里非常伤心,整天垂头丧气,连教书都无精打采。

  
    数天後,裴度到香山寺去漫步,看见寺里有一位妇人跪在佛前,喃喃祈祷,祷告完毕,匆匆离去。裴度看见案桌上有一个包袱,解开一看,是非常贵重的物品,一个翠玉带和二个犀带。他想:这一定是刚才那一位妇女所有,於是坐著等待失主。

  
    到了下午四点钟,那位妇女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匆匆地进门,扫视案桌一遍,不禁哇然大哭。

  
    裴度上前问她,妇人哭著说:「家父病重,家产当尽,昨日我请到名医,略有起色,所以今天早晨,我赶去亲戚家,借到一条玉带,准备典押借款,做医药费。我行经此寺,顺便入寺祈祷,不料心急匆忙,忘记携走玉带,等我到了典,才发现遗失玉带。我没有钱,家父一定无法活命,尚有家母和弟妹待养,我不知道怎麽办才好!」说完,又大哭起来。

  
    裴度奉还原物,妇人拜谢而去。

  
    裴度回家途中,又遇到一行禅师。才走离数步,一行禅师呼唤裴度转身,对他说:「你必定做了一件很大的阴德,我看你的容貌,蛇入口变为玉带纹,不但不会饿死,而且将来有无量的福报,可能会出将入相!」

  
    裴度怕一行禅师讽刺,回答:「爱说笑!大师说话怎麽前後矛盾呢?」

  
    一行禅师回答:「七尺长的身体不如一尺长的脸,一尺长的脸不如三寸长的鼻子,三寸长的鼻子不如一点心!」

  
    裴度笑著说:「人心怎麽相呢?」

  
    一行禅师回答:「要知天上意,须在云中取,要知心内事,须辨眼中神。你积了阴德,目光不浮,紫气贯睛,口角纹长过陂池这部位,而且胡子均匀变美。做了阴德,脸上的相便会有所改变,你必定享受极贵的福禄无疑!」

  
    於是,裴度就把刚才在香山寺,拾还玉带的事告诉一行禅师,禅师也嘉许他的善行。

  
    那一年,裴度便考取进士,由於官运亨通,过了十多年,他升任「博办大学士」(相当於今天的副行政院长),不久,又升为首相。他升任首相的经过非常曲折:

  
    裴度起初奉朝廷的命令,出使蔡州,向诸军宣达政令,回到朝廷後,裴度向朝廷呈奏攻取叛贼的书状。

  
    王承宗和李师道等叛贼计谋阻扰蔡州的援军,因此暗中潜伏京师,刺死掌握大权的重臣,而且杀害了宰相武元衡。他们三度用剑袭击裴度,第一剑,砍断了鞋带,第二剑刺中裴度的背部,却只划破了他的内衣,第三剑轻微刺伤裴度的头部,恰巧他戴了毡帽,所以剑伤不深。正当叛贼追杀裴度时,裴度的随从王义,抓住叛贼而呼叫,叛贼回身用刀砍断王义的手,裴度才能逃脱。由於裴度逃走过於仓促,不小心掉落沟壑中。叛贼以为裴度已经死了,所以才舍离而去。

  
    皇上说:「裴度能够脱险,全是天意(其实是他的福报)!」於是命令裴度为「淮西招讨使」,而平定了淮西的内乱,并且封他为「晋国公」,经常奉命出使边地诸国。四夷的君长,一定会询问裴度的年龄相貌,由此可见中国和夷族对他是多麽敬畏和佩服!

  
    裴度事奉四位皇帝,始终表现了很好的品德。他有五个儿子,也都被朝廷赐封爵位。(《唐书》「裴度传」)

  
    (评)裴度在香山寺拾获贵重的玉带,看见遗失玉带的妇女来了,才把玉带奉还她。那位妇女感动得流出眼泪,拜谢他,裴度笑著说:「你还是尽快回去救令尊吧!」後来精通面相和命理的人告诉他:「阁下积了阴德,前程万里,不是我所能预知的!」

  
    裴度遇到叛贼,三度被砍杀而没死,这岂不是韩愈所说的:「盗贼砍不死,是神在扶持吗?」其实,这正是裴度良好的品德所造成的。

  
    为什麽裴度还玉带这件事能使他转短命为长寿,变贫贱为富贵,而且得到这麽大的福报呢?

  
    因为君子和小人的差别就在一个贪念。裴度的心比较清净,不但对他人所遗失的贵重物品无动於衷,即使生死的问题,他也能置之度外。他心量宽广,所以福德也广大。如果他真的以归还别人的遗物,心中一直庆幸自己拥有很好的德行,甚至向人大肆吹擂,那麽他所得到的福报也就微少了。(《历史感应统纪》第三卷第一百二十二页)

  
    舍财助人,凶相消失

  
    清朝光绪年间,杭州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算命先生,名叫陈七。由於他的面相术很灵验,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一个「鬼眼七」的雅号。

  
    当时杭州有一位富商名叫薛二。他邀了两位朋友去看相。

  
    「鬼眼七」这位相师判薛二的第一位朋友说:「你秋季後会升官!」判第二位朋友说:「你一个月後会得财!」相师看了薛二,大吃一惊,说:「你面有灰泥的颜色,恐怕逃不出五十日会毙命,可能活不过中秋节啊!」

  
    薛二的第一位朋友是衙门的文书。有一天,他行走山路时,听说巡抚大人到山中打猎,他就驻足观赏。不久,看见一只大灰熊追赶一个人。他为了救人,在路旁捡起木棍,直扑上前,与大灰熊搏斗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好几位军爷,才合力把大熊打死。事後才发现:大灰熊所追的人就是巡抚大人,巡抚大人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便保他升为一个小县的知县。

  
    薛二的第二位朋友是一位秀才,他的祖父病危,通知在外的子孙回来送终,并且吩咐家人:谁先回家,就把後花园所埋的五千两黄金送给他。由於这位秀才的孝思很浓,所以连夜赶回故乡;他到了家门,祖父尚未断气,立即赠送他五千两金子。

  
    薛二眼看跟他一齐面相的两位朋友都已应验,认为自己大概难逃恶运了,於是拿出钱财,广行善事,造桥路,施棺施药。他想:死亡迟早会来,我有什麽好担心和忧虑的呢?

  
    有一天,薛二到钱塘江去散步,看见一个人好像想投江,薛二立即上前,把对方抱住,并且问他轻生的原因。

  
    他回答:「我名字叫胡瑞,是扬州人。我集中数位兄弟的资金来杭州买货,不料昨夜一阵飓风,使货船沈没,我虽保住一条小命,但想来想去,无颜返回故乡,不如一死了之,所以才想投江自尽。」

  
    薛二听了,好言相劝,并且捐助他二千五百两银子。胡瑞请薛二留下姓名,薛二坚辞不肯。

  
    中秋节过後半个月,薛二在街头漫步,又遇到相师鬼眼七。鬼眼七惊讶地说:「薛先生!你脸上灰泥色不见了!你应死不死,必定做了大善事,将来还会得上寿呢!」

  
    这时候薛二心里才明白「相从心转,为善保寿」的道理。他对相师笑笑,说明原委,并且感谢他指点。

  
    後来,薛二一心向善,活到九十岁才无疾而终。(《命运在您心上》第十九页)

  
    修堤兴学,相貌显贵

  
    温汝适,别号坡,是广东省顺德县龙山乡人,乾隆四十九年考取进士。(他尚未发达以前,相师说他这一生只能做到四品官)。

  
    乾隆五十九年,广东的至大堤围崩决。温汝适因为丁忧返乡,目睹百姓流离失所。他知道修筑堤防不是一件易事,依照旧例都依据田地大小徵税,可是他不完全依照以前的方法,他劝顺德县的富豪,捐资完成堤防的修筑。除此之外,他又设立义学,乐於行善助人。

  
    後来,他回到京城,那位相师看了他的面相,很惊讶地说:「你回乡一定种了许多福德,不然面相和骨格怎麽改变许多呢?你可以升上两品官了!」

  
    温汝适把经过告诉相师,相师笑著说:「相由心生,你的前程不可限量啊!」

  
    後来,他历任广西、四川和山东的主考,又主持陕西甘肃学院,升到兵部侍郎。他的儿子温承悌,道光六年考取进士,进入翰林院,做了刑部主事官。(《因果报应之理论与事实》第二七七页)

  
    相随心转,枯荣立现

  
    宋朝时,有高孝标和高孝积两个双胞胎兄弟,举止言谈和才思颖悟都像同一人。十六岁时,他们一齐考上秀才。婚後,父母为使媳妇能辨认丈夫,命令他们穿著不同衣裳和鞋子,以便辨认。

  
    有一天,他们遇到陈希夷先生,陈希夷看了他们的面相以後,说:「你们两人眉清目秀,鼻梁挺直,嘴上有红色的痣,耳白而轮廓鲜红,气清神澈,都是科第中人。况你们现在眼耀彩色,必主同科高中!」

  
    到了秋试时期,他两兄弟便同时赴京,寄住在亲戚家里。邻居住了一位年轻貌美妖艳的寡妇。孝标一心向学不为所动。孝积把持不住,竟然跟那少妇私通。後来被人发觉,告诉寡妇族人。寡妇畏罪,竟然投河自尽。

  
    秋考完毕,他们兄弟又去拜见陈希夷先生。

  
    陈希夷看了大吃一惊,说:「你们兄弟二人的相已经改变很大了,一位变得更好,另一位变得很坏。孝标眉现紫彩,眼耀文星,必定高中。孝积翠眉有变,双目浮睛,朱唇色翦,耸直的鼻梁赤而黑,白色的耳朵乾而焦,神色颓然枯槁,气冷而散,这一定是损坏道德而使面相改变。这场考试不但考不取,反而有夭亡的预兆。」

  
    发榜後,孝积落第,抑郁而死。

  
    後来,孝标当了大官,声名显赫,子孙众多而且贤能。他七十大寿时,陈希夷先生也来祝贺,并且即席发表感想:「看出一般人的面相是容易的!但是人的命运却不容易说得丝毫不差,因为命在天,相在人为。如果能顺应天理,合和人事,则世世必昌。人的精神忽聚忽散,人的志气忽忽弛,有诸内必形诸外(有了心念就会影响相貌),上苍大公无私,福可以因为罪恶而消减,罪也可以善功相赎,生於心而发於面,逃不过他人的一双眼睛,这叫做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高孝标全家老少,对陈希夷先生所说「求福避祸」的道理,非常欣赏和佩服,大家用笔写成座右铭,时时加以警惕。(《命运在您心上》第十四页)

  
    心存谦让,阴骘满面

  
    张士选年幼时,父母便相继过世了。他叔叔抚养他,好像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

  
    他叔叔有七个孩子,有一天,他叔叔告诉张士选:「我应当给你分财产,将财产分成两份!」

  
    张士选说:「我不忍让诸位堂兄弟合得一份,请您分成八份!」

  
    叔叔不答应,张士选也再三推让。最後叔叔只好依照张士选的话去做。当时张士选才十七岁,便预先被推荐入京城。

  
    与张士选同住在一起的人共有二十几位。有位算命先生看完每一个人的面相以後,指著张士选说:「能在南宫高第的,只有这一位少年人!」

  
    同宿舍的人斥责算命先生说:「我们久经各式考场,难道反而不及那个乳臭未乾的小子吗?如果放榜後,没被你说中,我就要吐口水在你脸上!」

  
    算命先生回答:「我对文章外行,但是我看这位年轻人满脸阴骘气,所以我才推崇他!」

  
    放榜後,算命先生的话果然应验了。(《感应篇注训证》第七十七页、《感应篇汇编》第二卷第五页)

  
    拯饥救溺,福泽绵长

  
    广东鼎湖山庆云寺的主持大慧长老,养气悟道的工夫相当深厚,知道一些天机。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却仍然仙风道骨。虽然他精通医术和面相,却不随便轻易表现。

  
    当时高要县的县令来到庆云寺游览,随行的有位姓刘的幕僚官,因为与大慧长老熟悉,知道他精於命理,便告诉县令。县令便请大慧长老为自己看相。

  
    大慧长老推辞不了,只好勉强答应县令的请求。他请县令躺著休息,而自己垂眉合掌,盘腿端坐约半个小时。接著又请县令垂足闲坐,心情放轻松。

  
    大慧长老定神凝望,便以佛偈告诉县令说:「生灵操在手,积德能保寿。」

  
    县令又问:「我的前途如何呢?」

  
    大慧长老微笑地说:「老衲愚昧,不敢预言您的前程。大德之人自有福泽。只要您能保持虔诚的仁爱心,便是县民的大幸。」

  
    县令知道大慧长老不轻易畅谈,发现他说话很含蓄。於是茗茶完毕时,便请刘幕僚官私下去探问玄机。

  
    大慧长老坦白告诉姓刘的幕僚官:「老衲观看县令的相,发现他脸上的光华和瑞气已经消失了,呈现灰黑色的气。他的掌上产生暗白的气色,他的寿命恐怕不出一年。幸好原来的气色尚未退尽,表示:险中有救,命不该绝。他身为百里的父母官,举手投足,布施政令,关系著百姓的性命安危。如果他本著一念的善心,去拯救溺水和饥饿的百姓,未尝不可以造福万民。所以老衲最後断言他积德保寿,并不是空口乱说话啊!」

  
    姓刘的幕僚一直点头说:「是!是!」他不敢直接把话禀告县令,只是委婉地告诉县令:「老僧的意思是│尊县在数个月内,必须做出一件拯救许多苍生的善事,才可以增长寿元!」

  
    不久,西潦一带泛滥成灾。洪水在一夜之间涨了数尺,淹没了农田,接著又淹浸许多房屋。不少灾民身溺水中,急声呼救。

  
    县令亲临附近的高冈了望,惊心惨目,一时无法处理善後。只见年壮而且勇敢的乡民纷纷驾小船逃命,但是年纪较小的孩子婴儿却没有援救,任他们在水中浮沈。

  
    见到这种情景,县令突然下令:救起一位小孩的人,可以获赏一两银子,多救多赏。於是,有船的人家相继出动拯救小孩,一共救了四百多位孩子。

  
    後来,县令升任惠州的知府。当他路过罗浮山时,又会晤了大慧长老。大慧长老一看见他,便说:「阿弥陀佛!善心人终於得到报应,您的福泽以後绵长了。」(取材於《命运在您心上》第八页)

  
    克己助人,面相遽变

  
    赵明甫,字仁美,是天水人。

  
    他精通春秋三传(左传、公羊传、谷梁传),起初他只做了江表太兴县的县尉,因为政绩很好,而升任蒲县的县令。

  
    他一向明白自己的福、禄、寿。他时常告诉别人:「我的官位不会超过邑令,我的寿命不会超过六十岁,现在我已经五十四岁,为期不远了。然而,我还有一件心事未了,就是女儿尚未嫁人!」於是,他便请人物色县里有道德、学有所成的人做女婿。

  
    恰巧有一位算命先生经过,拜访赵县令,谈及县令的官禄与寿命,跟县令本人的看法完全一样。县令说:「这些事情我也晓得,我只有一个女儿还没嫁人,其余就没事了!」

  
    不久,他为女儿找到一位婢女,帮忙料理家务。有一天,他叫婢女去打扫庭院,婢女忽然伤心地哭泣起来。

  
    赵县令问婢女:「你为什麽哭呢?」

  
    婢女回答:「我姓干,家父曾经当过这县的县令,我也在这里帮过忙,因为想到过世的父母,所以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

  
    赵县令问:「令尊的大名怎麽称呼?」

  
    婢女答道:「家父名德麟。」

  
    县令想了一想,说:「你是我的亲戚,怎麽结果会变成这样呢?」

  
    婢女回答:「我小时候遇到兵荒马乱,被人掠去卖,所以才落得如此下场!」

  
    赵县令告诉妻子说:「我们的女儿不怕嫁不出去,她的嫁妆暂时停止购置,我们先把这位女子嫁出去!」

  
    於是,县令便对大家说:「我最近认了一位侄女,她要先许配给人!」并且为她选了一位贤良的夫婿。

  
    隔了几天,那位精於看相的算命先生在半路上遇到县令。他看了一下,便奇怪地说:「您的容貌怎麽变得这麽快呢?」

  
    因此,他随县令返回衙门,一再仔细观看。他告诉县令:「我上次看您的面相,寿命不长。今天看了以後,发现您的福禄与寿命,改善了许多。难道您在政坛上有什麽特别的作为,不然,就是替人平反冤狱?」

  
    县令回答:「没有啊!我只是帮一位孤女办理喜事而已!」

  
    算命先生说:「这就对了!除此之外,又有什麽好求的呢?」

  
    後来,赵县令果然活到高龄。(译自《搜神记》、《宗人笔记》、《因果报应之理论与事实》第二八八页)

  
    心存善念,逢凶化吉

  
    从前有一位书生,姓焦名雄,与数位同学赴京赶考。

  
    有一天,他们将船停在岸边,正好遇到一位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告诉焦雄说:「阁下眼光的神失散,鼻准呈现赤色,脸色和皮肤的颜色好像猪肝,都是凶兆。你这次赴京,不但无法高中,恐怕还要防著死神降临,你不如返乡为妙!」

  
    焦雄听了,虽然心生不悦。但是他曾经读过圣贤书,心性还相当善良。他连忙向算命先生道谢,并没有把算命先生的话记在心上。

  
    翌日,船楼上有一位婢女,将水泼到河中,不小心遗失了一个金手镯。金手镯夹在船舷的缝隙中,被一位水手看见,藏在他的怀里。

  
    过了一会儿,船楼上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女主人指责婢女偷拿金手镯,婢女无以自白,从窗蓬上窜出,想要投水自尽。

  
    焦雄本来就非常善於游泳,看见婢女投河,他急忙下水,救起婢女,并且暗中寻找水手,交还那个金手镯。不但婢女的冤情大白,水手也没有拾遗的恶名,真是一举两得。

  
    由於风浪过大,船被迫停留了十几天。恰巧那位算命先生又来了,看见焦雄,凝视了好一阵子,便拱手祝贺焦雄说:「公子有了善行,逢凶化吉,已经把戾气化为祥光了,真是可喜可贺!」

  
    焦雄问:「您为何这麽说了?」

  
    算命先生回答:「相公鼻头的气色,从前是赤色,现在已经变为嫩黄了。双眉有紫彩而带润,双目像龙鳞那麽光亮明澈,脸上呈现五彩,表示文星显现,你必定可以高中科举。」

  
    焦雄摇摇头说:「船被风浪耽搁多日,就算今天开航,算一下日期,连考场都赶不上了,那能再谈到功名呢?」

  
    算命先生再仔细看他的面相,断言说:「我观察你的气色,已经改祸为祥。你此行必然考取功名,前程远大。即使赶不上应考,也可遇到特殊的皇恩,你不可不去!」

  
    焦雄因此决心进京。当他抵达京城时,忽然听说考场失火,试卷付之一炬。皇帝下令重考,焦雄便得以入场应考。他果然文星高照,大魁天下。在放榜前,有孩童唱歌说:「场中不失火,那得状元焦?」意思是说:「如果考场不失火,那里能得到姓焦的状元郎呢?」(《命运在您心上》第七页)

  
    保持正念,化解凶相

  
    徐性善与杨宏是好朋友,他们赴京赶考时,住在同一栋屋子。有一位精通面相的高僧告诉他:「徐性善会饿死,杨宏会成为政要名流!」

  
    那一天夜晚,杨宏突然想到屋主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千金,因此他就计划用厚礼行贿求欢。他邀徐性善一齐去,徐性善严词劝阻他。

  
    翌日,那位精於面相的僧人又来了,看了徐性善的面相,大吃一惊。他说:「旦夕之间,你怎麽满脸阴骘纹呢?你将来一定会显贵。」

  
    神僧又看了杨宏的面相,说:「你的气色比昨天差多了,你虽然能跟徐性善一齐考取功名,可是名次远不及他!」

  
    放榜後,神僧的预言果然应验了。

  
    (评)徐性善因为杨宏得到福相,而杨宏的前程却又赖徐性善的劝止而得以保存。片刻的正念,成就了两位书生的功名,或者也是老僧那番话的激励呢?

  
    如果不是徐性善的福至慧生,则他势必终生卑贱,而本来应当显贵的杨宏可能会丧失功名,我们能不对老僧的相术感到惊讶吗?(《感应篇注训证》第一六五页)

  
    为民忍辱,化解三煞

  
    有一天,东汉光武帝的第八儿子东平王出外打猎,在路上遇到一位老先生。老先生拍手唱歌说:「人死为羊,羊死为人,无人知觉,可悲可笑!」

  
    东平王觉得奇怪,便停马问他。老先生回答:「我听说四川中部有一只猿猴,有人抓了猴子,母猴便肝肠寸断。柳州也有一只小狐狸,抱著母狐狸的皮,碰撞石阶而死。虽然它们都是禽兽,也知天性,何况您面带三煞,更宜多行善事,而改凶相为吉相!」

  
    东平王问:「做什麽善事可以改掉凶相呢?」

  
    老先生回答:「您贵为王爷,什麽善不可以做呢?只要您说一些有益老百姓的话,凶相就会改变。」

  
    三年後,东平王又遇到老先生。老先生走向东平王的面前,向他恭喜:「殿下的肚子里已经产生坚固子了!」

  
    东平王问:「怎麽见得呢?」

  
    老先生回答:「我看您的神满气充、声音和雅、眼睛一点都不昏晦而且表现出定力的光芒,这跟三年前已经大不相同了!」

  
    东平王问:「什麽叫做坚固子呢?」

  
    老先生回答:「凡是成佛作祖的人,有了舍利子,便成金刚不坏之体,眉间时常放出光明。积德的人,性行和善根坚固,肚子里便产生坚固子,眼睛必充满定力的光芒!」

  
    东平王说:「我没积什麽德,只是当我为民服务,被毁谤时,忍辱不退而已!」

  
    老先生说:「您忍受毁谤,为民请命,不知有多少生灵得到益处了,很好!很好!我想您将要增添寿命了!」(《命运在您心上》第十页、《前汉书》东西王传)

  
    修行解厄,逢凶化吉

  
    邱长春来到河东时,看见一座庄院开著大门。他便想进去化斋,正好有一个小厮走了出来。邱长春说:「我是远道而来,特到善庄化一顿饭。」

  
    小厮听了,即入内去,过了一会儿,手中捧著一盘饭菜出来,放在庄前的石墩上,请长春用饭。

  
    当长春正要来吃时,忽然看见一位五十余岁、须发半白的老先生从里面走出来,瞧了长春一眼,用手在盘内取了两个蒸交给长春,其余的叫小厮端进去。

  
    邱长春心中不太高兴,对老先生说:「那位小哥捧饭食出来,与贫道结缘,您为什麽叫他端回去呢?莫非老先生舍不得,或者贫道不堪消受,请您明示!」

  
    老先生笑著回答:「只有一顿饭,我怎麽施舍不起呢?这是因为道长无福消受啊!」

  
    邱长春大惊说:「我连一顿饭都消受不得,其中必有缘故,希望老先生明白教导我!」

  
    老先生答道:「愚下自幼精通麻衣相法,行走江湖多年,断人穷通寿、荣枯得失,毫不差错,江湖上给我取个绰号,叫做赛麻衣。刚才我观看道长的相貌,是不得吃饱饭的。如果吃饱一顿饭,便要饿上好几顿,不如少给一点,使你顿顿有得吃。这是愚老一番好意,非舍不得也!」

  
    长春听了,点一点头说:「老先生正说中我的败处,不差分毫,请您为我重相一遍,看我修行能成道否?」

  
    赛麻衣又为邱长春仔细看相一番,然後说:「不能!不能?休怪愚下直言,我看你鼻端两条纹路,双分入口,这叫做蛇锁口,应主饿死,其余别处部位虽美,然终不能免此厄。此厄既然不能免,又怎麽成道呢?」

  
    邱长春问:「这凶相可以改吗?」

  
    赛麻衣答道:「相定终身,有什麽法子改变呢?除非死了一次才能消除。不管你是富贵贫贱、在家出家,该饿死的终究会饿死,逃躲不过,无法可解。我说几个古人的例子给你听听!」

  
    「周朝末年,赵武灵王有饿死的面相,他两个儿子争夺王位,恐怕他有变爱的心,将宫门封锁,并派士兵把守宫门。两个兄弟的部队在宫外相杀,长达数月之久,宫中粮食断绝,宫中的人大多饿死,赵武灵王饿了七天,未沾茶水,看见宫前树上有个鸟巢,爬上长梯,只拿到一个鸟蛋,正当他要吃蛋的时候,大鸟飞来,他吓了一跳,手一放松,蛋掉落地面而被摔烂,竟然饿死。

  
    汉成帝时,有一位宠臣名叫邓通。算命先生预言他会饿死。於是,他便禀奏成帝说:「臣邓通,居家清廉,家无积蓄,相士说我应该饿死,我觉得家境如此淡泊,将来恐怕当真会饿死!」

  
    成帝回答:「朕能使人富贵,也能左右人的生死。相士的话,有什麽凭据呢?朕赐云南的铜山供你铸钱,使用一年,便可以得到十几万文铜钱。十年以後,你的家产百万,怎麽会饿死呢?」

  
    邓通自以为从此以後,便可以一劳永逸,安享富贵。没想到过了不久,成帝便驾崩了。太子登基後,文武百官奏邓通狐媚老王,以饱私囊,竟敢将国家的铜山私自铸钱使用,扰乱金融的罪实在不小。

  
    皇上看了本章,心中恼怒,命令刑部官将邓通的家产没收充公。姑且念他是先帝的旧臣,不忍心诛戮,打入天牢。许多官员又奏了邓通的其他罪状。皇上下令停止邓通的饮食。邓通饿了七、八天,临死时想喝一口水,狱卒突然生起恻隐之心,端了一碗水要给他喝。狱官看见,大喝一声,狱卒心头一慌,碗中的冷水倾倒在地上,邓通活活被饿死。

  
    伯夷、叔齐他们两位贤人知命,情愿死在首阳山下。梁武帝和後秦王苻坚不知命,一位饿死在台城,另一位饿死在五将山。知命不知命,该饿死的终要饿死,岂能逃过呢?」

  
    邱长春听了赛麻衣的一番话,心里凉了半截,辞别赛麻衣,一心想学伯夷和叔齐两位贤人知命顺天。走到溪边,在大石上饿了八天。因为他是修行人,神气饱满,不轻易饿死。如果换上平常人,早已一命呜呼了。到了第九天,上游下雨涨水,邱长春等死等得不耐烦,跳入水中,闻到飘流水中鲜桃的香气,伸手拿来吃,不觉精神大振,饥渴顿消。

  
    他想:我在水边命不该绝,一定要在高山上才会死。於是,他走上秦岭,找到一间人迹罕到的小庙中,偃卧在蒲团上,又饿了八、九天。遇到了十几个强盗,因为做了一桩好买卖,一来献神,二来分赃,所以带饮食来庙中聚餐。其中有位名叫赵壁的强盗叫邱长春来吃汤面,邱长春不肯吃,他将邱长春扶起来,抱住脑壳,灌了两碗,邱长春霎时肚里饱暖,恢复生机,口中埋怨说:「看看我的大事已妥;又遇到你们这些人,弄这莫名其妙的饮食给我吃,使我又要多受一番磨难,真是求生既不可得,求死也费许多工夫!」

  
    邱长春视死如归、顺天知命的态度引起强盗们的兴趣,强盗们想接济一些银两给邱长春,他不肯接受。邱长春说:「诸位与我不同,我前生从未布施救济别人,所以今生无法消受别人的供养。诸位是前生存有债账,那些人骗了你们的钱财,所以今生相见拦路讨取,加倍偿还。如果对方没有欠你们,你们即使遇到他,也轻轻放他去了!」

  
    邱长春一番话,感动那群强盗洗心革面,改过向善。

  
    後来,邱长春想将自己锁在树上饿死,有一位采药人告诉他:「你这麽做实在太傻了!你的迷执多麽深啊!相貌决定终身,只对一般人而言,如果是大善或大恶的人,相貌就不一定准。相有内外之分,有心相和面相。外相不及内相,命好不如心好。大善人的相随心改变,心好相也变好,该死者反得长寿,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大恶人的相也随心改变,心恶相也变凶,该善终的反而恶死,转福为祸,喜变成忧。所以福寿绵长的人一定是忠厚传家;寿命短促必定为人轻薄;该贫贱而转富贵是由於他心存济世;该富贵反而贫贱的人是因为他只意图利益自己;该饿死反而吃用不尽的人,是因为他爱惜米粮;该吃用有余反而受饥饿的是因为暴殄天物;子孙贤贵的人必有好生之德;没有後嗣的人,大多没有仁慈心。这是心相的大略,面相又有什麽做为呢?何况你是大修行人,能扭转乾坤,改变造化,相怎麽限定你呢?只要你从心性下功夫,有决心有毅力,有一天必会成就道业。否则凭白饿死,死後也难免当饿鬼,在生既然对众生无益,死又有什麽用呢?」

  
    这一席话,使邱长春如梦初醒。他努力用功修道,果然修炼成仙。

  
    後来,赛麻衣又见了邱长春的面貌,大吃一惊说:「老朽只知相面,不知相心。现在道长相随心变,是我所没预料到的。从前你双纹入口,叫做蛇锁口,应主饿死,如今这两条纹路,双分出来,绕在承浆位上,这承浆又生了一个小红痣,配成格局,叫做二龙戏珠,贵不可言,应受帝王供养,福德不可限量,岂是愚老所能知道的吗?」(《七真史传》第八十五页至九十五页)

  
    诵经放生,脱离灾厄

  
    有一天,唐朝的高僧一行禅师遇到了三刀和尚,告诉他说:「我看你一身好像火喷,头部好像沥血,这是头与身躯的灾戾之气,恐怕难逃白刃的劫难。何况,你眼光暴躁而且眼珠外露,眉毛粗大而且逆竖,你应该好好修持戒律,化凶相为吉祥!」

  
    三刀和尚问:「我终身守己行善,忍辱无瞠,怎麽会有杀身之祸呢?」

  
    一行禅师答道:「不然!有些人本来没有凶相而惨遭极刑,是因为今生自己作孽而变相。有些人尚未遭受极刑,而就先现出刑戮的相,是因为前世妄杀人命,没有酬偿而今生预现凶相。纵使奉公守法,也可能遭受无辜的刑罚与灾难!」

  
    三刀和尚问:「怎样修持戒律,才可以免除灾厄呢?」

  
    一行禅师回答:「你要脱离灾难,必须虔诵金刚宝忏,放生活命,便能化解这凶相!」

  
    三刀和尚遵照一行禅师的指示去做,经过一年左右,他果然无辜被人陷害,而且即将处死。

  
    一行禅师去狱中探望三刀和尚,告诉他说:「你的凶相已经脱身了,所以不用耽心了!」

  
    三刀和尚问说:「真奇怪!我没事时,你断言我凶。我有祸时,你却说我吉,这是什麽缘故呢?」

  
    一行禅师答道:「你从前的相,头与身体有凶戾之气,气血与六阳不相接,现在观察你的眼珠由暴露而转为慈祥安定,眉毛由粗大逆竖而变得修长垂盖双目,头与身戾,变得血气贯通六阳,德光隐焰於五窍三堂,相貌已经有明显改变了。」

  
    後来,他临刑时,连被砍了三刀,脖子都没有受伤。

  
    刺史问三刀和尚:「你到底是有道德,还是有法术呢?」

  
    三刀和尚答道:「我既没有道德,也不会法术。只是去年有一位禅师告诫我有杀身之祸,所以我每天早晚虔诚读诵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才觉悟到杀身时没有我相、人相、众生相!」

  
    於是,刺史便赦免他的罪,所以大家都尊称他「三刀和尚!」(《命运在您心上》第九页)

  
    发慈悲心,转化恶相

  
    曹彬是宋朝的一位大将,他帮宋太祖平定天下,功劳很大。

  
    有一天,曹彬遇到精於相术的陈搏(希夷)先生。陈搏告诉曹彬:「你的边城骨隆起,印堂宽阔,目长光显,必定可以早年富贵。所忌讳的是颐削口垂,可能晚年没有福气。今後你出兵作战,宜网开一面,得饶人处且饶人,或许可培植一些晚福!」

  
    曹彬听了陈搏的建议,心里颇为认同。平时对於蛰藏在地下的各种昆虫,都不忍心加以伤害。

  
    起初曹彬带兵攻打四川,占领遂宁,他部下的将士都主张要屠城,曹彬坚持禁止屠杀。士兵们掳获了敌方的妇女,曹彬下令开辟房屋妥善地加以保护,绝对不许有奸淫非礼的行为。到了战争结束後,对於有家可归的妇女,发车旅费遣送还乡;无家可归的女子,也都替他们准备聘礼选择佳偶嫁人。因此民众都很感谢曹公的德政。

  
    後来曹彬奉命攻伐江南。李煜危急。曹彬派人告谕他:「事情和局势演变到这样,我所惋惜的是全城的老百姓,如果您能归服,实在不失为上策!」

  
    曹彬因为不忍心生灵涂炭,所以当城快攻下来时,他便忽然说自己有病无法去巡视战事。同僚的武将们都来探望他的疾病。

  
    曹彬对来探病的将士说:「我的疾病,绝不是吃药能够痊愈的。只要你们各自诚心诚意地发誓,攻克江南那一天,决不妄杀一个人,那我的疾病便可痊愈了!」

  
    将士们听了曹彬的话,大家无不焚香对天发誓。那里知道这样做得到江南的人心,翌日,民众们都箪食壶浆以迎接王师。曹彬没用武力就收复江南,他不但保全了李煜君臣,而且保全了千万人的性命。

  
    凯旋後,他只带一些图书和衣物回京城。他又遇到陈博。陈搏告诉他:「数年前,我看你的相,颐削口垂,那时我认定你没有晚福。可是现在你的相已经改变了。你口角颐丰,金光聚耀於面目和须眉,你不但能增加官禄、延长寿命,而且後福不可穷尽!」

  
    曹彬问:「什麽是金光呢?」

  
    陈搏答道:「金光就是德光,它宛如一种晃亮的紫光。一个人如果积了大阴德,脸上便浮现金光,眉毛也现出彩光,眼睛表露神光,头发出现毫光,皮肤呈现祥光,身上的气外明而内彻,不但增长寿命,而且也能福荫子孙!」

  
    曹彬果然应了陈搏的预言,晚景非常美好,活到九十六岁高龄才安详逝世,皇上追封他「济阳郡王」。

  
    他有九个儿子,长子曹玮、次子曹琮、三子曹灿都是一代名将。连幼子曹●,也被封赐王爵,子孙昌盛无比。

  
    (评)顾九畴说:「古代人说:『三代都做将领,是道家所忌讳的』。然而,当将领如果能像曹彬那样,正可以广作功德,又有什麽忌讳呢?」(取材於《相法秘传》第九章「改相变相秘诀」、《德育古监》第六十三页、《历史感应统纪》第四卷第六页至第七页)

  
    酷爱垂钓,吉相变凶

    童年,我是幸福美满的,父亲是位信用诚实,且热心助人的善良商人,母亲更是勤俭持家,家境安康有余,一家大小欢乐融融。
  
    每当夕阳染红天边,父子俩总会出现在芦苇丛影的溪畔钓鱼,这是父亲唯一嗜好,由於勤劳经商,平时很少休假,都利用晚上到溪河垂钓,而我亦成为当然伴者。
  
    父亲是位钓鱼老手,无论技术上,或鱼讯都很清楚熟练。手钓嘛!一盏小灯直照浮标,只要浮标上下浮动或闪动,适时扬竿一拉,少有落空,遇上钓著大尾时,则需忽紧忽松,随著鱼儿挣扎方向,顺著它折腾一番才拉出水面,再用手网网上。每当拆钩时,有时鱼嘴鱼眼都给钩破了,而鱼嘴还一张一合喃喃的,似是埋怨,又像是咒骂。当用轮钓时,钓鳗鱼更是可怜,由於鳗鱼吃东西是用吞食的,所以连鱼钩一起吞到肚子里,每当拉起时,鳗鱼绞痛的身形「打结曲」扭成一团,状似非常痛苦,如今想起钓鱼真是残酷,也真是愚痴!
 
    国中毕业不久,有一天从外面回来,刚一踏入家门,只见母亲和兄姊们哭成一团││父亲得胃癌了,看到这一幕情景,内心起了一阵阵的抽痛与哀伤,全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而过去所憧憬的美满家庭,天伦之乐,一刹那间也化为乌有。

    父亲送医时,母亲总是泪流满面哀求医生,无论如何要救救他,医生剖腹检视後,又将之缝合,摇摇头说:「没有救了。」如此辗转送医,剖腹缝合,经历三次,最後一次在家人要求下,勉强将胃切除,其实癌细胞已扩散到其他部位了。父亲从医院返家後,虽然家人百般安慰,然而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由於不断痛苦折磨,肚子也日渐扩大,每当父亲呻吟哀号,翻来滚去时,我总是想到鳗鱼被钓上,挣扎成团的情形,同时也想到父亲钓鱼返家杀鱼剖肚,就和他在手术台上的剖腹手术并无两样啊!就这样每天痛苦哀嚎了数月,父亲终於与世长辞了。出殡那天,整条街的人家,都自动设香案送别,并且到处谈论惋惜著说:「阿龙这个人,这麽善良,热心助人,怎麽会这样早逝,天公真是没眼睛喔!」母亲一听,更是涕泪俱下,抱著棺木,哀喊著:「你怎麽这麽狠心放咱而去,相命的说你『人中』很长可活百岁,想不到你这麽早就去!」年少的我,只能在旁跟著哭泣,唉!真是无常啊!

    一直到我长大学佛以後,我才了解,虽然家父一生行善,但是不知佛理不懂因果,以钓鱼为嗜好,为娱乐,残杀众生无数,虽有长寿相,但杀生是最容易受现世折寿报的,况且杀生果报是最难承当的。由平时皮肉撞损绽裂,痛苦难堪的状况,可知被剖腹取脏之苦痛与忿恨,无怪乎佛教五圣戒,要以戒杀为首要。

    由於父亲钓鱼受现世报,因此我要奉劝以钓鱼为嗜好的人们,因果是丝毫不爽的,杀生果报最是可怕,钓鱼是杀生的行为,不应当把它当做乐趣,赶快回头吧!假若能皈依三宝,时时在佛菩萨前忏悔,定能减轻自己的罪业,努力学佛行,终有解脱的一天。(《人乘佛刊》第十卷第二期)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