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戒为无上菩提本 严守戒律能成就 要以戒为师
·修学很多的法门 听闻很多的道理 正是为了让自己心空无我不执着
·解脱道与人天道的佛性 身与做事妙用没差别,只是目的不一样 修解脱道的佛性与修人天道的佛性是一体不二的
·无论哪一类的众生都需要自己进化的教育
·后得智是能解决一些人生的现实问题 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凡是有相的宝贝都是有价的 唯空性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只因自我的一切执着习气才成为万类的众生
·细心观察 法在当下 法在生活 法在心心念念之中
·在修行过程之中必然会有正与邪的对立 佛与魔的交战
·不要把佛法当成理论教条来研究 要如理如法的落实做到
本周焦点
·已故亲人的遗像怎么处理?
·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与行善积德有关系吗?
·念佛号后如何回向?念佛后的回向内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居士日常如何修行
·文殊菩萨八字大威德陀罗尼咒
·大安法师:学佛后怎么处理与家人的关系?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行善积德 > 内容

百万富翁19年收养75名弃婴 患癌症仍拼命养家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6-01-20 09:54:48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李利娟正在看着孩子做功课。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摄

李利娟正在看着孩子做功课。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摄

 

  在河北武安市上泉村村西头山脚下,一片沟壑纵横的废弃铁矿井处,有几座低矮民宅,户主叫李利娟,厚厚的户口本上有70多个家庭成员,周边的村民都称这片民宅为“爱心村”,李利娟则是这个大家庭的“妈妈”。

  在城里长大、八九十年代就已是百万富翁的李利娟,19年间收养了75个小孩,早年靠其生意和积蓄养家,到2011年已入不敷出,现今已欠债200多万。如今,身患淋巴癌的李利娟,仍在努力挣钱养活着这些孩子。

  19年收养75个娃

  6月8日下午,李利娟又一次来到北京,为新收养的弃婴联系医院,治疗其心脏病。

  5月16日晚上9点多,李利娟在屋门前捡回了第75个孩子,是个刚出生2天的新生儿,父母留下“是儿子,盼闺女”的字条后,匆忙离开。

  因婴儿手、脸浮肿,李利娟怀疑孩子可能患有疾病,她连夜将孩子送往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孩子心脏杂音重,医生说是严重的心脏病,离开氧气随时都可能窒息死亡。”面对刚捡到的婴儿就被送到ICU,李利娟说,“养或不养的问题并没有困扰住我,因为我不可能眼看他死去。”

  事实上,早在4月27日,李利娟刚捡了一个脑积水弃婴,在此2天前,李利娟从附近教会门口领回第73个孩子,是个患有多种先天疾病的男婴,唇腭裂、先天性心脏病。

  从1996年5月,李利娟开始收养四川籍的第一个孤儿起,19年来,75个孩子走进李利娟的生活,喊她妈妈。目前69个孩子已上了户口,户主是李利娟。因为多次出警处理,当地民警对领养流程再熟悉不过了。民警李刚(化名)说,自己出警四五次了,一般在出警取证后,会先寻找孩子父母,调查无果后会通过公安局技术部门采集DNA等一系列程序后,再由李利娟领养,因“爱心村”是在2006年就已在武安市民政局注册的正规民间组织,故在调查证明等完成后,给小孩上户口并不困难。

  每个孩子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他们中80%是因残疾或疾病而被遗弃的,剩余20%的孩子是遭遇矿难或是家庭变故的孤儿。目前,急需手术救治的还有4个患兔唇、3个心脏病、3个脑瘫、2个脑积水等15个小孩。

  “虽然手术费用缺口还有一百多万,但很欣慰没有一个孩子在我手中夭折,尽管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但我们始终在一起。”这些孩子中,最小的还没满月,大的24岁。在得知李利娟的事迹后,目前,已有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嫣然天使基金等公益组织与其接触,帮助解决孩子手术治疗等问题。

  曾经的百万富翁

  李利娟是武安市人,从小在城里长大,八九十年代做服装生意的她就已是百万富翁,而今46岁,俨然是个农村妇女,做事麻利迅速,皮肤黝黑粗糙。为了一群孩子的生计,李利娟每天早上5点准时起床,烧水做饭,打扫庭院,开始一天的忙碌。“我的一天就像行军打仗一样,紧张忙碌。”6点左右,20多个要外出上学的小孩被陆续叫醒赶到厨房吃早餐。随后,李利娟又开车将他们送到七八公里外的武安市学校读书。

  “孩子们的身世已经很可怜了,我希望知识能改变他们的命运。”为此,这群孩子中,只要一到上学年龄,身体状况允许,李利娟就想方设法把他们送到学校读书。课外还让孩子们上拉丁舞班、学毛笔字等。目前,这群孩子中有10个孩子在市里读高中,10个上初中,10个上小学,11个上了幼儿园,还有1个上特教。目前李利娟已经培养出3个大学生,1个考上公务员。

  把孩子们都送到各自学校后,已是早晨8点多,李利娟又开始出摊做生意。摊位是一个10多平米的简易板房,摆鞋摊、卖饮料等,用这些收入补贴家用。下午放学后,李利娟带着孩子们返回山上,家里还有大大小小30多个孩子等着她。辅导作业、做晚饭、给生病的孩子熬药、按摩,哄年纪小的孩子睡觉……做完这些,往往就已到深夜11点多了。“利娟太不容易了,她太累了!”61岁的邓慧莲老人这几年一直在山上帮忙照顾这些孤儿,她告诉记者,李利娟浑身都是病,但一直咬牙坚持着,“如果她倒下了,这些孩子们可怎么办?”

  所幸“爱心村”有许多人过来帮忙,有12个照顾幼儿的保姆奶奶,以及司机、厨师等各1人,他们都是来自邻村或本村的村民。

  孩子们的守护

  因为过度操劳,李利娟的身体每况愈下。2011年冬天,李利娟被诊断出患早期淋巴癌。“住了7天院我就逃回家了,花那么多钱治病,还不如给孩子们创造条件。”李利娟说,自己回家当晚,一个人跑到山上哭了一宿,“早上起来我还是这群孩子的妈妈,我知道我的担子,我只能更加拼命地养家。”

  照顾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在李利娟看来,是责任也是感恩。“我养了他们,我的命也是他们救回来的。”2001年的一天,刚取完钱的李利娟在银行门口被打劫,头部被橡皮棍砸伤缝了78针,伤势严重,失血过多,在休克后曾一度被医生放弃抢救。“当时收养的6个孩子,给医生磕头求继续救我,给我的家人下跪说不要放弃我,这些孩子在病床边守了整整三天后我才醒过来。”

  李利娟的经历比常人传奇和丰富。在经历淋巴癌后,2013年,她还因治疗尾椎骨骨折时输错药差点成为植物人。多次死里逃生,李利娟说自己并不害怕死亡,“就怕孩子们没着落。”

  拼了命养家的李利娟,在庞大的开支面前,还是显得力不从心。“不算孩子们治病的费用,一个月开支也要5万多。”精打细算的李利娟摆鞋摊,又种了20多亩地,养了120多只羊、猪、鹅。“能不买的我们都自给自足,还好孩子们很懂事,都会帮着干农活,照顾弟弟妹妹。”

  母子之间的隔阂

  成为75个孩子妈妈的李利娟,却被亲生儿子拒见10年,这是李利娟内心无法愈合的伤痛。“我一生中感到最愧疚、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小文(化名)。”

  2004年,在北京某部队当兵的儿子小文受伤,颈椎等多处骨折,需要手术,而当时患重度脑积水的养子豆豆(化名)面临第二次手术,经权衡,李利娟带着豆豆赶去上海救治。亲生儿子手术无人陪伴照顾,因此小文患上术后抑郁症,不愿与人交流,最严重的是拒见李利娟。之后,小文被送往陕西一家精神病医院治疗。当年秋天,小文被送往其外婆家照顾,但仍不愿与李利娟开口说话。虽然不愿与妈妈交谈,但小文在向心理医生袒露心扉时说道,“我妈妈也很辛苦,我很心疼她。”李利娟一边说着,一边擦拭眼泪。

  母子俩不能正常沟通,成为李利娟最大的遗憾。事实上,她也正因为儿子才开始收养孤儿。

  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的百万富翁李利娟,在经历一场车祸后,曾是劳改犯的丈夫染上毒瘾败光大半家产,离婚后儿子由前夫抚养,自己净身出户。之后其前夫“毒性不改”,将儿子以7000元的价格卖给人贩子,“我接到消息后,赶到车站在人贩子手上把他抢回来。”正是这场家庭变故,李利娟开始收养孤儿。

  在收养七八个孩子后,李利娟将自己投资铁矿赚的百万家产用来养家。到2008年,因城市规划,李利娟的矿区被规划成道路,故被下令停产。家中30多个孩子一下断了经济来源,李利娟变卖豪宅、轿车等所有值钱的东西给孩子治病。到2011年,李利娟开始入不敷出,“还好有好心人一直捐助。”因不断有孩子被收养,李利娟借遍亲戚朋友,至今已欠债200多万。

  民政局回应

  李利娟收养孤儿,也得到市县多部门的支持和帮助,武安市民政局副局长李景文接受采访时说,民间孤儿收养是几十年的一个遗留问题。李利娟个人献爱心在收养孤儿,作为民政局必须全力帮助。但“民政局只能在政策允许的条件下支持”。

  李景文介绍,除李新等还未来得及办完收养手续的6个孤儿外,其他的孩子都有了户口,让孩子们正常接受教育不受影响。因李利娟和孩子们的生活来源主要靠社会捐助,4年前,武安市民政局给49个孩子都上了低保,每个孩子每月领到100到400元不等,来缓解经济上的压力。此外,民政局每个月都在提供大米和面粉等物资帮助“爱心村”。

  李景文称,根据规定收养孩子必须在政府的福利院中进行。李利娟申办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是一个民办非企业性质的机构,是不符合规定的。“如果能够尽快出台关于民建福利院的法规进行规范,会更便于操作。”李景文说。

  因为政策上的限制,李利娟收养的75个孩子无法算作孤儿,不能再被他人领养,她因此婉拒了至少200人的收养意愿。也因收养的孩子越来越多,“爱心村”的用地开始紧张。2013年冬,武安市政府已经给“爱心村”规划了50亩地,但因资金困难,李利娟拿地仍遥遥无期。

  京华时报记者 王莉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