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佛法宝藏 > 行善积德 > 内容

传递正能量:他一个月只花几十元,11年捐40万元助学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6-01-20 11:47:53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2012年9月,陈起贤老人捐10万元助学。记者汪承贤摄

   

今年9月1日,89岁的海口大坡中学退休教师、老党员陈起贤再次向社会捐出10万元助学金。

2年前,刚刚历经一场大病的他捐款10万元,让大坡镇寒门学子能重返校园继续学业。12年前,他捐资10万让一座新的图书馆在大坡中学落地。26年前,他收养了父母双亡已经辍学的女生谢玉雪,在命运的关口,给了孩子另一个人生。

这个告诫自己月开销不能超过50元的老人,从2001年至今,倾其所有捐资近40万元,全部用于资助激励大坡镇学生读书上学。他的行为,正如他恪守的人生信条一样:“终生之爱献给教育”。

他未言理想,却毕生秉承纯粹师德。他用善举信念提携后人,浸润那片生长于厮的土地,给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带去希望。

收养孤女  给了孩子另一种人生

“如果你想读书我教你,老师收养你,你以后就和老师生活在一起。”陈起贤曾经这样对陈弘说。

“如果没有他,我就不能读书,不能有工作,也不一定会有这么幸福的家。”26年后的今天,陈弘向记者这样坦陈内心。

1986年大坡中学新学期开学,陈起贤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谢玉雪了。

一年前,谢玉雪的父亲病逝,她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为此她休学一段时间。没过多久,原本指望着能给谢玉雪出点学费的大姐也离开了人世,谢玉雪彻底失学了。

开学报名已经进入了最后期限,陈起贤还是在学校里看到了谢玉雪。她跟着别的孩子来报名,当别人交钱的时候,谢玉雪就在一旁掉眼泪。陈起贤把她叫出去。

“你怎么哭呢?想读书吗?”

“当然想,怎么不想读书呢?”

“住我家里吧,我来接济你的生活。”陈起贤平静地说。

“这……怎么说呢?”小女孩有些羞涩,有些惊喜,半信半疑。但陈起贤温和如慈父的话语,像一股清泉,让无助的她看到希望。陈起贤替谢玉雪交了学费。

“我现在无父无母了,老师就是我的父母了。”谢玉雪跟陈起贤说,她要把名字改了,跟陈起贤的姓,叫陈弘。

“我问她,你为什么要叫自己"陈弘"呢?她告诉我:"弘,就是弘扬宽大的热爱"。”陈起贤说,那一刻他特别欣慰。

那天起她改口把老师陈起贤叫做了“爸爸”。而陈起贤也让这个孤儿有了家,成了自己的女儿。

一直以来,陈起贤对家境贫困却成绩优秀的学生特别偏爱和照顾。他为了让他们能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特地把他们接到离学校很近的家中,下班后给学生辅导功课,晚上他亲自下厨给学生们做饭。那些年,住进陈起贤家里的学生有十余个。

1988年,陈弘考上了南京机电学校,这在大坡镇这个小地方并不多见。录取通知书寄到的那天,陈起贤特别高兴。

苛刻自己一个月最多花费59元

翻开一本压在他床底下的账本,陈起贤对自己过于苛责节俭、令人心酸的生活图景慢慢展现眼前:一个月最多花费59元,最少开销15元。

“2012年1月份:1日买饼干做早餐5元,买黑奎豆2元,两共7元。”相隔5天后,陈起贤才再次出街买菜。“5日,胡萝卜1元,黑奎豆1元,共2元。”

“2月份:5日买胡萝卜1.2元,买肉5元,买香菇老抽3元。”

“5月份:理发5元,买胡萝卜3元,两件共计8元。”

半年多来,陈起贤最少花费的月份只花了15元,有时候大半个月都没有买菜。而花费最大的一个月是1月份,总共支出2046元,这其中有2笔大钱分别给了少卿的女儿以及陈有强各1000元。这两笔钱都是用于支持两家孩子读书的。

“我希望自己每个月的开销都能控制在50块钱以内,但你看,3月份就超支了。”陈起贤笑着说。

他为什么要这样苛刻自己?

“我现在就是只有一种想法,我生活在学校里,学校就是我的家,我一个人,一分钱我都交给读书的孩子们,交给学校。”

预支退休金凑齐10万建图书馆

这样一个貌似吝啬的老人,却早在2001年做出了一件震惊全校的事。他找到时任大坡中学校长的陈有许,说想把他的全部积蓄拿出来捐给学校盖图书馆。

陈有许一再劝陈起贤把钱留下来养老。可他的态度坚决,坚持要把钱拿出来建图书馆。他说:“图书馆是全体师生的精神粮食,我们这所农村学校没有一个图书馆,就像没有精神粮食一样,我想了很久,图书馆是一定要建成的。”

陈起贤想捐10万元,但当时,他的存折上只有9.7万元。于是,他让学校预支3000元退休金给他,凑足10万元,全捐给学校盖图书馆。

在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图书馆于2001年夏天开始动工建设,当年腊月就竣工了。二层朴素的楼房,面积共402.8平方米,造价27.5万余元。

图书馆建成后,陈起贤又主动担当起图书馆义务管理员。每天,他早早就来到图书馆,把屋子认真打扫一遍,将书籍重新摆放整齐。8点整,他会准时打开图书馆的大门迎接学生。

在图书馆建好后的5年中,陈起贤每年还会捐出2000元购买图书,挑选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图书。在图书馆的阅览室内,有各类世界文学名著如《老人与海》、《红与黑》以及漫画集《父与子》等。他给孩子们精心选购的《少年科学小百科》,因为实在太受孩子们欢迎,书皮都快被翻烂了。

艰难谈判陈起贤捐资助学痴心不改

“这么多年,每次他都积极捐款,每次都劝他少捐点,可是最后还是说服不了他。”陈有许说。

2012年9月1日,陈起贤找到陈有许,并表示今年还要捐10万。陈有许和大坡中学校长吴多颖决定跟阿公谈判。

“你已经捐了很多钱了,今年就捐1万行不行?”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劝他。

“不行。”阿公坐在一旁不多说话,颤抖着摇了摇枯瘦的手掌。

“那就捐3万,你要养好身体,剩下的钱留着,等到了93岁再捐。”

“不行,我捐10万。”

最终在谈判中陈起贤获胜。

2003年至2010年,陈起贤每年捐款5000元设立奖学金奖励成绩优秀的学生。2010年8月,大坡镇筹备成立助学促进会,陈起贤第一个响应,捐出了10万元。

2011年,大坡镇教育促进会开第二次助学金发放会议时,陈起贤说要捐款10万元。那一年陈起贤正处于病痛之中,当时在场的人都反对。陈起贤安静地坐在旁边,也不说话。在众人的劝说下,老人勉强回家了。然而,在助学金发放仪式上,阿公拿来5万元钱,投进捐款箱。

“我们多次婉拒陈老的捐款,但基本没有成功过,不接受他的捐款,他就不肯离开。”陈有许说。

从2001年至今,陈起贤已经捐资助学近40万元。这些助学金,除了来自他全部的工资外,还有很多来自他平反之后获得的工资补偿,也就是说,他几乎花掉了毕生积蓄。

“我的工资不是我自己的,是要支持后代的。”“支持后代就是支持国家。”陈起贤说,“我就是很热爱教育,很热爱学生。”

多年施善助学,陈起贤的名字在大坡镇上几乎无人不知。在他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当地商人、大坡籍乡亲加入了捐资助学的队伍,就连当年陈起贤资助过的学生也加入捐款行列,反哺社会。他掀起的捐资助学风潮也给大坡镇带来了深刻变化。大坡重视教育之风也让这里走出了更多的大学生,一种向善的力量在这里逐渐生长。

 

2012-10-31  来源:《南国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