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这六道里面,哪几道是好的?
·我念六字大明咒的体会
·行住坐卧都要不忘念佛
·我所感受的六字大明咒加持力量
·净慧长老:命运并非不可改变关键是用对方法
·仁清法师:怎样做才能让求愿满足?
·(18)、〖二祖慧可断臂求法〗
·泉州佛学院介绍
·忆儿时
·回归颂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净宗文集 > 莲音小故事 > 内容

七、几个真实的小故事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7-03-14 17:15:32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道证法师主讲 莲音编辑组整理

  敬爱的学长们:

  阿弥陀佛!这里有几个真实的故事,他们在末学困顿时,发挥很大的鼓舞力量,也许有一天学长们也用得上,愿与学长们共用。

  这是一位冒著生命危险,来参加斋戒学会的老菩萨的故事。末学不愿意说她是一位病人,因为她除了身体患有乳癌之外,内心实在是很健康。第一次见到她,是几年前在医院值班的一个清晨,那天半夜,因为有一位年轻的患者企图自杀,末学处理了以后,就带著那位想自杀的患者,到医院的佛堂拜佛,忏悔业障。因为自杀等于是杀了父母的儿子,又杀了儿子的爸爸,杀了太太的先生,是不合戒律的。然而病人受不了痛苦的折磨,常常会有这样的举动。以前在医院,若有那一天,没有人告诉我他要自杀,那么那一天就是个奇特的好日子。这样您就可以想像得到,癌症病人身心的折磨到什么程度!当末学带著这位要自杀的患者到佛桌前的时候,看见一位老妇人跪在那里,虔诚地念大悲咒,桌上供了一杯水。当她看到这位患者无力地在哭泣时,她站起来,端著那杯水慈祥地对那位患者说:‘来!这是我供的水,供佛的水您喝了就会比较好,不要哭。’末学当时以为她是其他科病患的家属,没想到当天就在我的诊察室看见她。原来她已经在外科作过一边乳房切除的手术,正要转给我们作放射治疗。她很泰然地坐在椅子上,面带笑容,描述病况。这种情形是很少有的。看到她的病历,再想到她清晨安慰那病患的神情,泪水突然充满我的眼眶……。

  她住院每天做放射治疗,都是很有精神地跑步上下搂梯。有一次她做化学治疗,一般做化学治疗会引起呕吐的反应,在治疗的几天中,大部分的病人都吐得东倒西歪,只有她进入诊察室,带著口罩,很平静地坐著,一句话也没说。末学很惊奇她这种平静,就问她说:‘您有没有吐?’她拿下口罩,笑著说:‘有吐,有吐。’那种表情真像一个可爱的孩子,呕吐好像是一件很欢喜的事。有一天傍晚,末学到病房去查房,看见她正在吃晚饭,因为呕吐的反应相当大,一般病人都吃不下东西,闻到饭菜的气味就开始吐,几天可以瘦好几公斤;但是,她捏著鼻子,一口一口的吞下去,她的女儿在一旁为她加油鼓励,看著她笑著吃下去。这一幅画面,令末学十分感动,这是生命艰辛的奋斗!而更令末学感动的是,她吞下了饭,告诉末学说:‘我必须努力吃啊!否则,吃不下,体重降低、白血球降低,人家会怪我吃素没有营养,我就太对不起释迦佛了!’连这么难受、吃不下的时候,她都还想著:‘我不可以对不起释迦佛。’实在令末学惭愧不已。末学从来没有看过她哭泣、懊恼,她常盘起腿,坐在床上,拿著念珠念佛,连护士小姐们都很钦佩她。那种影像,到今天还鼓舞著末学。

  在放射治疗接近尾声时,因为放射剂量已经大到相当的程度,在照射的部位,皮肤难免会有一些反应:破皮。伤口在胸壁跟腋下的部位,为了避免伤口潮湿,以及摩擦跟化脓,患者常常只能够穿半边的衣服,并且要把手抬高。每当去为患者换药时,大都会听到唉声叹气、诉苦的话,只有她笑著说:‘啊!我真忏悔,以前有学佛,杀鸡来拜拜,就把鸡的翅膀绑起,绑在鸡的背上;现在,没有人拿绳子绑我,我却必须把自己的手举得高高的,不能放下来,好像被无形的绳子绑住一样。这就是因果、业力!’她给我上了一课。说著说著,我们两个人和她的女儿就一起念佛、换药。阿弥陀佛就像一首甘美的曲子,抚慰著疼痛的伤口。末学望著她的表情,聆听她现身说法,总有受益无穷的感动!

  她的几个儿女都是孝顺出名的,医院的工作人员也很景仰他们。有一次,末学在医院的楼梯口遇到了她的二公子,他告诉我他的故事。他说,以前年少气盛的时候,曾经离家四年,在外面流浪。后来刀光剑影中,碰得头破血流,无路可走,才想到要回家。深夜里回到家,母亲来开门,只有说一句话:‘孩子!赶快进来!’他就这样回头,跟著母亲学佛了。他告诉我:‘假如家里不能接受我,说真的,我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是,母亲只慈祥地说了一句:‘孩子,赶快进来!’。’末学忍不住流下眼泪……。我们可以想像,四年当中,她是如何地盼望孩子归来,可能日夜都在祈求佛陀慈悲,加被孩子能感受到佛的光明和温暖!末学感觉:有一天,当我们伤痕累累的回头时,就会看见阿弥陀佛等在门口,慈祥地说:‘孩子,赶快进来!’那一年,在南区的佛学讲座中,有一位爸爸,本身患了癌症,他的儿子又结交了一些不良少年,常常到外面去玩乐。他很难过,似乎感觉佛陀都没有加被他。当时,末学告诉他这个故事,这位爸爸也流下眼泪、点点头,相信他已经明白应该怎么办。当我们实践佛的教诲,活在慈悲的心中,就会感受到:无时无刻,佛都在加被我们!

  那时候,常常和患者谈起念佛的种种,有一天谈到忏公师父和斋戒学会。这位老菩萨听了,就告诉末学,她想来参加,拜见师父。末学就决定,无论如何让她来参加一次,即使一两天也好。所以,那年斋戒学会举办的时候,虽然她的白血球只有两千多,那是很容易感染、相当危险的;但是末学还是让她上山来,她的女儿也请假上山,母女二人一起修行。和她们同寮房的学长告诉末学,末学才知道:她们事先告诉同寮的人,晚上不要等她们,母女二人,通宵都在大殿拜佛、用功!令许多身体健康的学长惭愧不已,也发愤用功起来。她的女儿因为上班不能请长假,中途下山一次,然后又请假上山。学长们就可以了解:只要一离开校门内,没有寒暑假,就很不容易有这样长期共修、熏陶的机会;而这种机会,大概也只有失掉了的人,才知道宝贵与珍惜。

  大约过了一两年吧,这后来的事,因为末学已经离开医院,没有亲眼见到,是去帮忙的学长告诉末学的。那时候,她的病况有变化,已经危急了。这位老菩萨住在医院里,她告诉她的孩子说:‘请找一些人助念。’帮忙她念佛。医院里值班的护士小姐,也是很虔诚学佛的,常常参加斋戒学会。她就告诉老菩萨说:‘老菩萨,你要往生不要在晚上,半夜比较不容易找人助念。’老菩萨就很有把握,点头说:‘好。’令人崇敬的是:当时她的癌已经蔓延开来,大便都出血,然而出血中,她却告诉孩子说:‘请帮忙处理干净哦!不然等一下念佛,佛菩萨来了,对佛菩萨不恭敬。’一般人,一出血,一痛苦,什么也顾不得了;然而,她却是这样‘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还是一心恭敬念佛,在念佛中,融化一切苦痛。

  隔天早上,正好莲社有一位莲友到医院去,这位莲友每天总是到苦难的地方去劝人念佛、安慰病患,非常可敬。她看见这位老菩萨就问:‘您是不是发愿要往生西方?’老菩萨说:‘是!’‘那么,我们回家念佛。’老菩萨就说:‘好!’大家问:‘老菩萨要坐轮椅还是躺推车上?’老菩萨说:‘坐轮椅。’就坐著,一路念佛,回到中兴新村的家。回家以后,还在床上打坐念佛;有时,又跪著起来念佛。孩子们也都跪著念佛,鼓励她说:‘从来没有看过像你这么勇敢的老菩萨!老菩萨加油!阿弥陀佛!’她就这样奋勇地跪著念、坐著念、末了躺下,就以吉祥卧的姿势,露出了最后的微笑,在大家念佛声中往生了!火化以后,发现有舍利花。

  末学在山上,原先并不知道这些事;但是却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和很多人合照了照片;但是照片洗出来并没有她,然后听到一个声音说:‘她已经出了三界的轮回!’

  这几天,因为忏公师父交待录音、录影,感觉到她的故事,对末学在病中有很大的帮助,也许学长们也可以得到启示,就请问去助念的学长,她往生时的详情,向大家报告。她的慈悲和恭敬、虔诚,终于开放了最后微笑的花朵。末学常觉得;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笑容,是常见的;而这人生最后的微笑,却是极为稀有可贵的。她奉献了毕生的诚恳,她最后的微笑,将会和莲池海会佛菩萨的笑容打成一片!

  我们的生命中充满了许许多多的苦痛和考验;不论您以后是当教授,当总经理、董事长,甚至做总统,都免不了生死这一关,那时您是否有足够的信心与忍力,安详微笑地走过去?许多学长常问末学:‘佛教为什么这么悲观,一直说人生是苦呢?我觉得我从小都很快乐啊?’就像末学的表妹,她说:‘我感觉我从小就生活在天堂,有什么必要往生极乐世界呢?’这位表妹长得很甜、很可爱,从小人见人爱,她胆子也很大,从小就常常自愿上台演讲,长大了,参加学校里大场面的演出,或是代表毕业生去致词,一点都不怯场。后来她结婚生了小孩,有一次孩子突然病了,送医院,医生必须在小孩子的头皮上打针、作治疗,而一向大方、稳重的她,竟然当场昏倒了!这当母亲的慈爱,当然是值得尊敬的;然而也显示了,未来有许多学长们料想不到的事会发生,假如没有准备,没有经过锻练,恐怕不容易过关。

  末学在医院里,曾看过一位子宫颈癌的病人,她最初来看病时,都穿得很美丽,擦口红,甚至手上、脚上都涂著红红的指甲油,打扮的花枝招展。那时,她可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病,病况也还不太痛苦。她有一次跟末学说:‘医师啊!您三十多岁怎么还不结婚呢?我有一个侄子,在国泰医院当医师,人很好,我给你们介绍介绍,做个媒。’末学就笑著问她说:‘请问,您结婚很快乐是吗?’这个问题,末学曾经很认真地请问过一百位以上的结婚妇女,其中包括同学、家母、家母的朋友、亲戚、一些医师的太太、美容院的小姐、乡下的农妇、病患……等等。很奇怪,这一百多个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给末学一个肯定‘快乐’的答案。大多数回答说:‘啊!结婚是很操劳的啦!原本就是这样,有什么办法呢?’还有说:‘啊!这个是义务,人家生我们,我们就要生人家,这是原本就这样的。’还有说:‘快乐也是多少有一点啦,不过,苦的比较多啦!’

  而这位患者,却非常肯定地告诉我:‘是啊!我很快乐啊!我先生对我很好,孩子也不错,家境也很过得去。’‘哦?有这么好!’真是令人替她庆幸。然而,过了不久,发现她几天没有来医院治疗。有一天,我们的护士小姐打开报纸,惊叫了一声,原来这位患者离家出走了五天,后来,在丰原的水沟捞到了她的尸体。原本美丽的面孔、身体,泡烂了、泡肿了。末学寒毛直竖,不禁合掌,忏悔自己没有来得及赶快劝她念佛,告诉她佛法。

  这件事给末学太大的震撼:这唯一说她是快乐的病人,竟然跳水自杀了!学长们想想:她离家时,是如何痛苦的心境!为什么爱她的先生唤不回她?孝顺的儿女留不住她呢?为什么以前的快乐都发生不了作用呢?因为,这身心的疾病折腾与痛苦。是任何人代替不了的。先生再好再体贴,不能代替她肚子痛;儿女再孝顺,不能替她流血,替她吃饭、睡觉。而她一向不知道人生有苦在后头,没有一点准备,一旦苦痛来临,很难忍耐下去,就自杀了。自杀根本不能解决事情,自杀背后有著无穷的六道轮回!所以在这里诚恳地奉劝各位学长,在平日就要把握机会,多听佛法、多念佛,培养耐力,才能够享受‘生时丽似莲花,死时美如满月’的庄严、美好!

  曾经,有学长参加斋戒学会,写了一份心得报告,埋怨礼节太多。她说:‘由寮房到讲堂,短短的路,就要问讯四次,可以说是相当麻烦。’不瞒大家说,末学以前都是放荡不羁,也很不习惯这么多礼,还觉得有礼貌的人看起来很虚伪;现在想起来,实在很罪过。其实,佛菩萨都是已经解脱自在的人,根本不需要我们天天向他们顶礼膜拜;我们不膜拜,佛菩萨还是慈眼望著我们,而我们也正是向这种精神致敬。

  大家有没有想过:我们天天走来走去,是做什么?行步匆匆,又做什么?悠悠散步,都在想些什么?在一片散乱的心绪中,好难得,半路遇上大慈大悲的佛陀,能够停住紊乱的脚步、停住杂乱的思绪,将面孔朝向觉悟的光明,降伏内心一向的傲慢与放逸,深深的一问讯,享受内心片刻的宁静,再一次提醒自己向圣人学习,不是很美好吗?一次一次真诚的问讯,就一次一次与佛菩萨面对面,这是最快乐的时候,假如不停下来问讯,只是匆匆走过,请问:这样急急忙忙是要去做什么紧要的事呢?有什么事比唤醒自己的觉悟更紧要呢?

  有时候,学长可能会觉得,三更半夜就起来拜佛,好累喔!未学告诉您一件真实的故事,也许您能够体会,为什么忏公师父教我们拜佛要生感恩心、庆幸心。

  末学以前在医院,看了一位十七岁的男孩子,他是埔里高工的学生,患了横纹肌肉瘤,这也是一种癌病。他已经在台大医院开过刀,但是,后来又复发了。严重的时候,头上的肿瘤像馒头那么大,眼睛曾经肿得可以塞满一个杯子,全身活动都很困难,时常会痛得休克。

  埔里高工有位老师曾经告诉他佛法,临终前不久,他发心要到佛寺皈依。我们冒著他随时都会断气的危险,赶紧就近带他去净律寺皈依,满他的愿望。开车的何学长很慈悲,背著他上山到寺里。当时他勉力地趴抱在何学长的背上,整个身体、两条腿瘦到只剩下细细的骨头。寺里的师父们很慈悲的让他坐著,在大殿里接受三皈依。因为他已很难动弹,更不能够站起来,当皈依的仪式中需要顶礼的时候,就由末学起来代替他礼拜。当时,他似乎倾出整个肺腑、掏尽了心肝,朗声地唱念皈依文。他的声音让末学明白:什么是‘皈命’?皈命就是倾出全部的生命!

  回去以后,他曾打了一通电话到医院给末学,他说:‘我梦见我由净律寺的山下,三步一拜,拜到大殿的观音菩萨座前,就像您在旁边代我拜佛的那个动作,我三步一拜!’拿著电话筒,听到这些话,末学不禁热泪盈眶:一个已经瘫痪的孩子,梦寐中三步一拜,拜到菩萨的座前!在他的心中,多么希望像学长们现在这样灵活地拜佛!他这一些话,一直鼓励著末学突破重重难关。和他比起来,我们可以说是一点儿也不苦。也许学长们知道了他的愿望,会珍惜今天的日子、好好的锻练自己吧!

  这个孩子在知道末学生病了之后,还一喘一喘的录了一卷录音带,勉励末学。他说:‘这是佛祖给我们的考验,我们要坚强念佛,同生西方极乐世界!’后来,他在释迦佛圣诞那天往生,许多学长、莲友去为他念佛。据说往生的时候,肿瘤都变小了,非常的安详。他在学校当班长,班上很多同学去看他,看到他的瑞相,也都一起念佛。

  印光大师教我们:佛法从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就有一分利益,有十分恭敬,就有十分利益。忏公师父更常提示:‘竭诚尽敬,妙妙妙妙!’

  记得末学第一次参加斋戒学会,有一天晚课打坐止静以后,师父开示,因为时间久了,手捧著课诵本,捧酸了,就把课诵本放在盘著的腿上,这样听师父开示,自己也不觉得怎样。突然,听到师父如雷贯耳的声音:‘是哪一位同学那么没有善根儿,把经本放在大腿上!’末学还呆呆的看看左右,后来才知道,师父不就是说我吗?抬头一看,果然师父的面孔很严肃,但是有无限的慈悲。这一声诃斥,就如同地藏菩萨的锡杖,拦住末学冲往地狱的路。接著,又听见师父说:‘你看,前边这位同学多有善根儿,把经本恭恭敬敬的捧在胸前。’师父说的那位同学,就是末学的妹妹。末学不禁惭愧、忏悔!佛经中的每一个字句,都是救度我们出离生死苦海的宝贝,假如轻慢了宝贵的佛法,在生死中又如何能用得上呢?

  末学曾看过一部影片,叫做‘跃马天朝血泪史’,记载唐朝年间,日本派遣留学的出家人,到中国延请鉴真和尚到日本弘法的故事。其中描述:有一位日本僧人,留在中国三十年,每天抄写经典,设法要把经典抄得字字正确,以便传到日本。当时交通不便,海难很多,一百人中难得有十人能够生还。他们等船等了好多年才等到,而航海中遇到暴风雨,为了减轻重量,必须把行李都抛入海中。其中有一位法师,为了保全经典,让日本人民有幸能够得到佛法的甘露,在那时他就说:‘我下海代替这些经典!’听到这句话,末学忍不住哭了出来,深深感受到:我们得来很容易的经典,都是前人的生命换来的,我们确实应该双手恭恭敬敬的捧著,因为那字字句句都是圣人的血泪。想到玄奘大师,当年如何向万里无寸草处行脚,在荒野沙漠中,循著前人的尸骨前进,到印度去取经。这一切过程,真的是:剥皮为纸、析骨为笔、刺血为墨、书写经典,为了尊重圣道,不惜生命。而如今,印刷发达、印经结缘赠送的人也很多,这些血泪的历程也被淡忘了。平日既不十分恭敬,在紧要关头也就发挥不出作用来。所以师父才会再三、再三的提醒我们,但愿我们都能够改掉放逸、轻慢的习惯。

  有些学长们觉得:研究了很多佛法的理论,但是与实际生活似乎脱节了。其实,理论帮助我们了解宇宙人生的全貌,帮助我们起行。真正运用起来,就是随时放下内心的贪欲、嗔恚、愚痴,随时遵照佛陀的教导,面向光明而已。有人也许感觉,遵守戒律一定像个呆子一样,死板板的,准会吃亏上当,起码也会被人家笑是傻瓜。这个,末学可以肯定地告诉您:‘不会的!’只要遵照佛陀的教导,就如同在佛陀左右,一定会活在光明中,佛菩萨绝对不会辜负我们,他们随时都默默在加被我们。这种加被、这种真实的财富,是小偷偷不走的,疾病也难不倒的,我们必须把眼光放远一点。不被违反戒律的事所引诱,也不轻视不守戒律的人,内心才能平静安定,这种安定本身就是强大可贵的能源,从中产生真正的智慧来。维摩诘经上有句话说:‘自守戒行,不讥彼阙,是菩萨净土。’心地能如此,就活在一片清净国土中。

  再说一件事给大家参考,这是家母以前的经历。

  有一天,家母正要过十字路,有一位小姐问她:‘澄清湖怎么去?’家母告诉了她,她就走了。然后,有一位妇人过来说:‘那位小姐刚才在那边吃面,竟然拿给人家一千元不要找钱!还叫人家带她去跳舞。她爸爸原来是台南大工厂的老板,被倒了九百万以后,这个女孩子好像受了刺激,精神有点不正常。欧巴桑!我们可以带她去跳舞,她会给我们很多钱,反正她钱都乱花。’家母马上告诉她说:‘我从来不去那种地方,也不愿意这女孩子去。听你说来,我倒想带她去听师父讲佛法。’说著说著,那女孩子又走过来,疯疯癫癫的说:‘啊!带我去跳舞,我给你很多钱啊!钱花完了,我爸爸会再给我。’然后就打开皮包,赫然里面有一大堆钞票。家母看了,马上把她的皮包盖起来,说:‘小姐,财不露白,假如引起人家的贪心,可能会害了你,赶快收好。不要去跳舞,那个地方不适合女孩子去。’那位妇人就说:‘没关系啊!我们带她去跳舞,她给你钱,你可以送去孤儿院,或是养老院,救济贫困啊!’家母说:‘绝对不能用这样得来的钱去布施啊!’又转头跟小姐说:‘小姐,我想带你去听师父说佛法,去佛寺跟师父谈一谈。’妇人说:‘好嘛,那我们就带她去佛寺啊。’但是,那位小姐表情却突然改变了,也许是有所触动,然后一转身,招来一辆在旁边的计程车,走了,那个妇人气得一直跺脚。家母看著小姐突然上车,很忏悔自己没有很积极带她去听佛法,又耽心小姐的安全,就站在路上的安全岛,虔诚的求佛加被,加被这个女孩子不要遇到坏人,加被那司机能够善良的保护她,加被她离苦得乐。她老人家就这样站在安全岛上,合掌念佛,祈求良久。但是,心中还是非常沉重。

  后来回家去,一遇到大楼的管理员,就向他忏悔:自己刚才没有很快、很积极地带那个女孩去听佛法,万一她遭遇什么不测,自己也有过错。没想到管理员告诉她:‘您遇到金光党啦!那位小姐、妇人和计程车司机都是一党的,幸好您没有被骗啊!’

  其实,人都是被自己的贪心、愤怒、愚痴所欺骗,假如自己不起贪、嗔、痴,又有谁能骗我们呢?家母不知道什么是金光党,她到现在还在念佛给他们回向。假如他们知道,有一位素不相识的老太太,每天默默的念佛,求佛护佑他们,也许他们会改变主意来听佛法吧。

  一切众生都有佛性,所以会一时糊涂走错了路,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假如能够一念回心,诚恳回心念佛,即使今天是金光党,也能进入佛陀慈悲的光明中。这社会的紊乱与动荡,我们每一位学佛的人都有责任。假如我们能燃起自己心中的灯,那怕只是小小的一盏,也能照亮一段黑暗的小径。佛陀、师父们、老师们,用他们的火点亮我们的灯,但愿我们能够

  灯灯相传,绵绵无尽!

  (本文转载自莲音学刊八、九期)

             ~净土诗~

           明珠百八循环转
           无数祥光舌底申
           一句弥陀静听真
           声声唤醒本来人
           —比丘尼量海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