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皎然诗词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六因、四缘、五果
·《天地八阳神咒经》是伪经吗?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净宗文集 > 祖师传记 > 内容

净土圣贤的传记(二) 益西彭措法师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7-03-06 15:57:11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慧光居洛阳。著华严涅槃十地等疏。妙尽权实之旨。一日有疾。见天众来迎。光曰。我所愿归安养耳。已而净土化佛。充满虗空。光曰。唯愿我佛摄受。遂我本愿。弹指而寂(佛祖统纪)。
  
  北齐慧光,住在洛阳,他曾经给《华严经》、《涅槃经》、《十地经》等作注疏,他写的注疏能把权实的法义诠释出来(方便说叫做权,真实说叫做实。)。
  
  有一天他生病,见天众来迎接。慧光说:“我平生所愿是生极乐世界。”这样天众的景象就隐没了。再后来,净土化佛充满虚空,慧光说:“唯愿佛摄受我,满足我的本愿。”弹指间就圆寂了。
  
  道凭。姓韩。平恩人。年十二出家。通贯经论。徧叩讲席。日臻元奥。宏法魏赵之间。讲涅槃华严诸律论。目不寻文。洞中肯綮。居常福智双习。袒肩跣足。乞食自资。发愿回向。求生西方。齐天保十年三月十七日。卒于邺城西南宝山寺。年七十有二。临终。佛光满室。异香充庭(续高僧传)。
  
  北齐道凭,山东平恩人。12岁出家,贯通经论,各处讲席他都去参访求学,对佛法甚深的义理日益了达,佛法的造诣也越加精深。
  
  他在赵魏两地之间弘扬佛法,讲《涅槃经》、《华严经》等各种律经论典。他不在文字上寻求,讲解时对于经论都能透彻地把握住要点。
  
  平常他福慧双修,不但修慧还修福。他自己偏袒右肩、赤脚乞食来养活自己,平时发愿回向求生西方。
  
  天保十年三月十七号,在邺城西南宝山寺圆寂,72岁。临终时屋里遍满佛光,异香充满庭院。
  
  慧命。姓郭。太原晋阳人。出家后。专行方等普贤等忏。投恩光先路二禅师。后游仙城山。先是有道士孟寿者。祈心返正。舍所居馆。改建寺塔。及命将至山。寿忽恍焉如梦。见神祇严卫馆侧。觉而命至。即舍所住为善光寺供事之。众侣咸集。未几。辞反故林。
  
  北周慧命,太原晋阳人。出家之后,专门行持方等忏、普贤忏等(就是出家之后专门修忏法)。他曾经依止恩光、先路两位禅师。后来游历到仙城山。
  
  起先有一位道士叫孟寿,他想归入佛教,把自己住的道馆改建成寺院。等到慧命快要到山上时,道士孟寿恍然之间,好像在梦里,见到当地的神祇严密地守卫在道馆旁边。
  
  他一觉醒来,慧命已经到了。他就把道馆舍为寺院,改名为“善光寺”,供养承事慧命法师。自从慧命来到善光寺之后,很多学子云集而来,跟随他求学。不久他告辞,返回故里。
  
  时有法音禅师者。与命善。同就长沙果愿寺能禅师所。修学禅定。后俱还仙城。居五载。命与音自知亡日。携手于松林之下。相顾笑曰。即此处便可终焉。侍者初闻。未之悟也。不盈旬。二人同时遇疾。
  
  当时有位法音禅师跟他很要好,他们同时到长沙果愿寺能禅师那里学禅定。学成后一起回到仙城,在仙城又住了五年。
  
  慧命和法音知道自己哪一天走,手拉手在松树林下对视而笑说:“我们可以在这里命终吧!”旁边的侍者听到,还没领会话里的意思。不满十天,两个人同时生病。
  
  周天和三年十一月五日。命正坐跏趺。面西念佛。众咸见佛来。合掌而卒。众有梦天人下临。幡幢耀日。又闻房宇中唱善哉。奇香异乐。闻熏非一。音以其月十七日。亦坐本处。念佛而卒。所现瑞相亦同。年皆三十八。即于树下。构甓成坟(续高僧传)。
  
  天和三年十一月五号,慧命端身跏趺坐,面向西方念佛。大家都见到佛来迎接,他合掌就圆寂了。众人里面,有的梦到天人从空中降下来,幢幡的光明超过太阳,又有听到有人在屋里唱“善哉”。当时听到闻到各种妙乐奇香。
  
  法音在这个月十七号,也坐在同一个地方念佛走了。所现的瑞相完全一样。他们都是38岁往生。因此就在树下用砖砌成坟堆。
  
  昙延。姓王。蒲州桑泉人。年十六出家。游历讲肆。深悟法要。著涅槃大疏。既成。卷轴放光彻夜。塔中舍利又放异光。魏相宇文泰为立寺京西。名曰云居。周建德中。授为僧统。隋开皇初。敕主延兴寺。八年八月十三日终。年七十三。
  
  隋朝昙延,薄州桑泉人,16岁出家。到各地讲席当中去参学,对佛法有甚深的了悟。曾经写《涅槃经大疏》。写完后,卷轴一整夜放光,而且佛塔中的舍利也放出奇异光明。
  
  北魏宰相宇文泰为他在京城的西边建立寺院,称为“云居寺”。北周建德年间,授予僧统的职位(统理全国僧尼的事务)。隋朝开皇初年,奉皇帝的诏令,主持延兴寺。开皇八年八月十三号圆寂,73岁。
  
  延恒以西方为正观。语默之际。注想不移。若在深定。遗命以身骨肉。施诸禽兽。示寂时。寺侧有任金宝者。云见空中幡葢。列于延前。两行而引。从延兴寺达于山西(续高僧传)。
  
  昙延法师平日恒时以西方为正观,不论沉默还是说话,心里的观想不会移动,就像处在甚深的禅定中。(就是他跟别人说话时,心里的观想也不会移动,常常处在甚深的禅定中。)他圆寂前留下遗嘱说“色身的骨肉都布施给禽兽吃”。当他圆寂时,寺院旁边有一位任金宝,说是见到空中幢幡宝盖排列在昙延前面,排成两行从延兴寺一直到山的西面。
  
  道喻。不详其所出。居开觉寺。念阿弥陀佛。造栴檀像。长仅三寸。后于定中见佛。谓曰。汝造我像。何太小邪。曰。心大即大。心小即小。言讫。遂见佛身徧满虗空。佛告曰。汝当澡浴。明星出时。我来迎汝。至时见佛来迎。光明满室。乃寂。时开皇八年也(净土文)。
  
  隋朝道喻,不知他的出处。他住在开觉寺念阿弥陀佛,曾经造栴檀佛像,只有三寸长。
  
  后来他在定中见佛对他说:“你造我的像怎么这么小?”道喻说:“心大就大,心小就小。”说完就见到佛身遍满虚空。佛告诉他:“你去洗浴,明星出来时,我来接你。”
  
  到时果然见到佛来迎接,屋子里充满光明,就这样圆寂了。当时是开皇八年。
  
  智舜。不详其所出。入庐山。踵远师净业。大业初。讲观经毕。即示疾。见鹦鹉孔雀。念佛法僧。出微妙音。告弟子曰。吾今日往生矣。遂化去(佛祖统纪)。
  
  隋朝智舜,不明他的出处。他到庐山后,随学慧远大师,修持净业。大业初年,他讲完《观经》后,显现有病。当时见到净土的鹦鹉、孔雀发出微妙的音声,念佛念法念僧。他告诉弟子:“我今天往生了。”就这样坐化而去。
  
  智顗。字德安。姓陈。颕川人。母孕时。梦烟五采。萦绕怀抱。及诞。室内光明洞然。眼有重瞳。卧必合掌。坐必面西。少长。见像即礼。逢僧必敬。年十八。投湘州果愿寺法绪出家。诵法华经。兼通律藏。
  
  隋朝智顗(就是智者大师),他是颍川人。母亲怀孕时梦到五彩烟云萦绕在怀抱里。等到他诞生时,整个房间光明洞然,生下来眼睛有双重瞳孔。他躺下时一定合掌,坐的时候一定面向西方。稍微大一点,见到佛像就礼拜,遇到僧人就敬礼。
  
  18岁依湘州果愿寺的法绪师出家,读诵《法华经》,而且精通律藏。
  
  性乐禅悦。诣光州大苏山礼慧思禅师。思一见曰。昔日灵山同听法华。宿缘所追。今复来矣。即示以普贤道场。为说四安乐行。顗乃于此山修法华三昧。始经三夕。诵至药王品。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身心豁然。寂而入定。照了法华。达诸法相。
  
  他性情喜爱禅定,就到光州大苏山参礼慧思禅师。慧思禅师一见到就说:“往日灵山会上,我们一同听《法华经》。由于宿缘的牵引,你又来了。”就给他指示普贤道场,为他宣说四安乐行。
  
  智顗在山上修法华三昧,才经过三个晚上,诵到《药王品》“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时,身心豁然,入了寂止的定,照了法华玄义,通达诸法实相。
  
  陈光大元年。初至金陵。居瓦官寺。创宏禅法。太建七年。往临海天台山。结庵于北峰居焉。未几。奉诏入金陵。陈亡。去之庐山。又周游荆扬间。隋开皇十四年。归天台。前后造寺三十六所。佛像八十万躯。亲度僧一万四千人。赎鱼簄溪梁六十余所。作放生池。表闻于朝。严禁采捕。龙天致敬。道俗向化。法教于斯大盛。
  
  陈朝光大元年,最初到了金陵(就是南京),住在瓦官寺,在这期间开创弘扬禅法。大建七年,又去了临海天台山,在天台北峰上结茅居住。不久又奉皇帝的诏命到了金陵。陈朝灭亡后,去了庐山。又周游在荆州、扬州一带。
  
  隋朝开皇十四年,回到天台。前后造寺院三十六所、佛像八十万尊,亲自度人出家一万四千,又买了很多地方做放生池,朝廷下令严禁捕猎。所以当时道德所感,龙天尊敬,出家在家都受大师的教化,这时就大大弘扬了教法。
  
  晋王广从受菩萨戒。奉以名曰智者。顗化缘既毕。往剡东石城寺。谓弟子曰。吾当卒于此矣。命施床东壁。面向西方。专称阿弥陀佛。波若观音。又合多然香火。唱无量寿佛经。及观经题竟。赞曰。四十八愿。庄严净土。华池宝树。易往无人。火车相现。一念改悔者。尚得往生。况戒慧熏修。圣行道力。功不唐捐矣。
  
  当时隋炀帝还没有做皇帝,叫晋王杨广。由于晋王依止大师受菩萨戒,尊敬地称呼大师为“智者”,以后就称为“智者大师”。
  
  智者大师在化缘已毕时,来到剡东的石城寺,对弟子说:“我要在这里命终。”他叫人靠着东面的墙壁安放他的床,面向西方,专心念阿弥陀佛名号、摩诃般若波罗蜜以及观音圣号,又让大家多燃香火。
  
  在念完《无量寿经》和《观经》后,智者大师赞叹说:“四十八愿,庄严净土,花池宝树,易往无人。(意思是,法藏菩萨发四十八愿以无量功德庄严极乐净土。极乐世界花池宝树很容易往生,却没有人去。)火车相现,一念改悔者,尚得往生。况戒慧熏修,圣行道力,功不唐捐。(意思是,连地狱罪人临终地狱的烈火都现出来了,这时一念忏悔改过还能往生,何况平时熏修戒定慧,以行持圣道的功力,绝对没有虚弃。)”
  
  弟子请云。未审大师证入何位。没此何生。顗曰。吾不领众。必净六根。损己利人。但登五品。吾诸师友。今从观音势至。皆来迎我。言讫端坐。如入三昧。年六十七。时开皇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也。
  
  这时弟子就请问:“不知大师证入什么果位?在此命终之后生在何处?”智者大师说:“我不领众必定可以得到六根清净,因为我损己利人,只得到五品位(就是圆教的观行即佛的果位)。我的诸位师友现在随观音、势至来迎接我了。”说完端坐,就像入了三昧。67岁。
  
  天乡寺释慧延。闻顗迁化。感咽无已。欲知顗生处。因写法华经以求冥示。夜梦顗从观音西来。顾谓曰。疑心遣否。其外灵异数着类如此(续高僧传佛祖统纪十疑论)。
  
  当时天乡寺有位僧人慧延,听说大师已经圆寂,感慨悲泪不已。他想知道大师的生处,就写《法华经》求冥冥中得个指示。夜晚梦见大师跟随观音菩萨从西方来了,看着他说:“你的疑心消除了吗?”此外智者大师一生有很多灵异,大概都是如此。
  
  慧成。姓段。澧阳人。初受业于十住寺。后闻南岳思禅师阐化之盛。即往依之。开眼坐禅。夜以达旦。南岳令入方等观音法华般舟三昧。以消宿障。行之三年。得解众生语言三昧。后于荆州枝江。创寺居焉。诵弥陀经。修西方观。三十年常坐不卧。每入定。常见净土莲台宝树。
  
  隋朝慧成,湖南澧阳人,最初是在十住寺学习佛法,后来听说南岳慧思禅师弘扬佛法很盛,就去依止。他开眼坐禅通宵达旦。南岳大师让他修方等、观音、法华、般舟等种种三昧来消除宿障。他修了三年,得到“解众生语言三昧”。
  
  后来他在荆州枝江创立寺院居住。平日诵《弥陀经》,修西方观。30年常坐不卧。每当入定,常常见到净土的莲台宝树。
  
  一日语门人。急甃殿阶。吾当讲涅槃。及事竣建讲。适智者大师自玉泉来。共谈元理。良久入灭。是夕人梦成坐连台。隐隐西去(佛祖统纪)。
  
  有一天,他对门人说:“你们快砌好大殿的台阶,我要讲《涅槃经》。”等工程完毕,他就开始讲经,遇上智者大师从玉泉来(他们都是慧思禅师的徒弟),两个人谈论佛法的妙理,谈的时间很长,谈完他就圆寂了。
  
  这天晚上,有人梦见慧成大师坐在莲花台上,隐隐地向西方而去。
  
  慧命。天台仙城人。参南岳思禅师。闻说三观。深悟元旨。得无碍辩。说法如泻。将终。诫门人精修净行。众忽见阿弥陀佛与大士来迎。命随佛向西而去(佛祖统纪)。
  
  隋朝慧命,天台仙城人。他去参访南岳慧思禅师,听慧思禅师讲述三观,就深深了悟三观玄妙不可思议的法。从此得到无碍辩才,说法犹如瓶泻。
  
  在他临终时,教诫门人要精修净业。大家忽然见到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来迎接。慧命就随佛去西方了。
  
  慧海。姓张。清和武城人。少年入道。师事邺都广国寺冏法师。听讲涅槃楞伽再遍。即能覆述。慧辩过人。学徒皆推服。以周大象二年来仪涛浦。修葺伽蓝。庄严佛事。尝以净土为期。精诚致感。忽有齐州僧道诠者。斋阿弥陀佛画像来。微妙工巧。世所未有。云是天竺鸡头摩寺五通菩萨。乘空往安乐世界。图绘而来。
  
  隋朝慧海,清和武城人,很小就开始学习佛法,依止邺都广国寺的冏法师学习。听讲《涅槃经》、《楞伽经》,听完一遍就能复述,他的智慧辩才超过常人,所以当时的学生都很推崇敬佩他。
  
  北周大象二年,来到涛浦修整寺院,庄严佛事。他曾经以往生西方作为决定的志愿。他用心精诚,得到的感应很多。有一次,忽然有一位齐州僧叫做道诠,带着阿弥陀佛的画像来了。这幅佛像画得精妙绝伦,他说是印度鸡头摩寺的五通菩萨从空中飞到极乐世界画完之后带来的。
  
  海冥会素情。虔笃礼敬。见神光照烁。于是模写恳苦。愿生彼国。没齿为念。隋大业五年五月旦。有疾。谓弟子曰。吾当灭矣。伸五指以表终期。至五日夜。歘然而起。面西礼竟。跏坐至晓而逝。年六十九。海自少精苦。老而愈笃。兼以仁慈接物。诱劝后进。其没也。道俗悲凉。散香华施金宝者无算(续高僧传)。
  
  当时慧海看了佛像非常相应。他虔诚礼敬,见到佛像上有神光照耀。后来他恳切勤苦地画这幅佛像,发愿一定要往生阿弥陀佛的国土,终生念念不忘。
  
  隋朝大业五年五月,他生病了,对弟子说:“我要往生了。”然后伸出五个手指表示往生日期。
  
  过了五天的晚上,忽然间,他坐起来面向西方,拜佛完毕,再结跏趺坐。到早上就去世了。69岁。
  
  慧海从小就勤苦精进,到年老时更加勤苦精进。平时他以仁慈之心待人,对后进都鼓励劝进。所以他走的时候大家都很悲伤,当时以香花供养、布施金银财宝的人不可计数。
  
  智通。姓程。河东猗氏人。生而乐道。志求出家。父母异而许之。十岁后剃落。接事师长。执履谦冲。严戒行。昼夜咏法言不辍。诵诸经中赞佛要偈三千余首。已而从俊律师延法师受业。立孤老寺。等心赈赡。间复授戒说法。广修众善。
  
  隋朝智通,河东猗氏人,生下来就喜欢修道,立志要出家。父母认为他禀赋不凡,也就答应了。
  
  10岁后剃度,他承事师长,卑下谦虚,严谨地守持戒律。从早到晚不断地讽诵佛法文句,诵持各种经中赞佛重要的偈子三千多颂。后来他依止俊律师、延法师学习佛法,建立了孤老寺,以平等心赡养老人。有时候也给人传戒说法,总之各种善行都修。
  
  大业七年十月有疾。命侍者称阿弥陀佛名。回向愿生彼国。已而开目正视。良久不眴。如有所覩。云不可思议也。侍僧顶葢问故。云见宝幢华葢塔庙庄严。
  
  大业七年十月,他生病了,叫侍者念阿弥陀佛名号,回向愿生极乐世界。后来他睁开眼睛看,很长时间眼睛不动,好像见到什么,说是不可思议。旁边的侍者叫顶盖的,问他是什么缘故。他说:“我见到宝幢、莲花、花盖、塔庙,具足庄严。”
  
  初夜又云。何故大然灯烛。遂掩灯令暗。须臾复云。光明何为转盛。葢曰是师净相。不可怪也。乃合掌达旦。曰。吾生净土矣。遂逝。山地动摇。窗户皆震裂。时寺僧道慧适假寐。梦见西岭上楼阁殿堂。乘空而去(续高僧传)。
  
  到了初夜,又说:“为什么夜里还燃这么大的灯烛?”他就把灯熄灭。不一会儿,又说:“光明怎么越来越大?”这时顶盖对他说:“这是师父的净相,不要感觉奇怪。”这样他就合掌一直到天亮,然后说:“我生净土了。”这样就走了。
  
  当他走的时候,地动山摇,连窗户都震开了。当时同寺院的僧人道慧正在做梦,梦见西边山顶上有好多楼阁殿堂,从虚空中飞去。
  
  真慧。姓陈。陕州河北人。旱厌身世。年二十。往大通寺清禅师所。出家受具。游学四方。道业日进。后筑室于蒲版首山麻谷。居十八年。设四柱宝幢以奉三圣。每挺身正念。依像作观。隋仁寿四年。召住栖岩寺。为人清俭退让。独处乐静。坐禅礼忏。昼夜勤苦。
  
  隋朝真慧,陕州河北人。很年轻就厌离世间。20岁到大通寺清律师那里出家,受具足戒,然后四处游学。他的道业日益进步。后来在蒲坂首山的麻谷建了房屋,住了18年。他设了四柱宝幢供奉西方三圣。每次端身正念,依着宝像作观。
  
  隋朝仁寿四年,受人召请住在西岩寺。他人很节俭、很清净,什么事不当先、不居高,常常一个人呆着,很喜欢清净,然后是坐禅、礼拜、忏悔,昼夜精勤苦行。
  
  大业十一年十月。寝疾。神色如常。曰。吾将生净土。见莲华相候。又闻异钟声声幽远。异香充蔚。潜然而绝(续高僧传佛祖统纪)。
  
  大业十一年十月,得了病,但神色跟平常一样,他说:“我要生净土了,我已经见到莲花在等我。”又听到有奇异的钟声,传得很悠远,充满了异香。他就安然往生了。
  
  法智。不详其所出。髫年出家。凡百讲肆。无不留神。
  
  隋朝法智,不明他的出处。他是童年出家,各处讲席都去参与,凡是有讲佛法的地方,他都很留心。
  
  晚岁闻径直之门。莫如念佛。乃谓人曰。我闻经言。犯一吉罗。历一中劫地狱。可信。又闻经言。一称阿弥陀佛。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则未之信。有明者示云。汝大邪见。俱是佛言。何得不信。遂于国清寺兜率台。昼夜精勤念佛。感观音势至二菩萨现身。异日又感天冠宝瓶。光映其身。
  
  到他晚年时,听到说直接了当的法门不如念佛。他就对人说:“我听经上说‘犯一个恶作罪,就要一个中劫受地狱苦’时,我很相信;又听到经上说‘一称阿弥陀佛就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我不怎么相信。”有明白人告诉他:“你是大邪见,这两句都是佛说的,怎么能不信!”于是他就在国清寺的兜率台昼夜精勤念佛,感得观音、势至两大菩萨现身。又有一天,感得天冠宝瓶当中的光明映照他的身体。
  
  一日辞道俗云。吾生西方有日矣。何以饯我。遂克三日后会食。食罢。或宿其房以候之。中夜。智于绳床念佛。安坐而化。时有金色光。自西而来。照数百里。江上渔人谓已天晓。迟久方明。始验智之往生云(宋高僧传乐邦文类)。
  
  一天,他辞别出家在家的相识说:“我马上要生西方,怎么来给我送别呢?”大家约定三天后一起吃饭送别。吃完饭,有的人就呆在房间里等他走。
  
  到了中夜,法智坐在床上念佛,安然坐化。当时有金光从西方照来,照亮了方圆几百里,连江上鱼船上的人都认为天亮了。实际上过了很久天才亮。这才证明法智是往生了。
  
  法喜。不详其所出。徧参知识。力学无倦。年六十。始于大苏山遇智者大师。一闻法音。顿获深证。于是专修禅慧。尝行方等三昧。忽一雉来索命。有神人呵曰。法师当生净土。岂偿汝命邪。后于病中发愿。以一生行业。回向净土。至心念佛。即见佛菩萨众来迎。端坐而化(佛祖统纪)。
  
  隋朝法喜,不知他的出处。他到处参访善知识,很努力地学习佛法,从不疲厌。到他60岁时,才在大苏山遇到智者大师。在一闻法音的时候,就顿时获得甚深证悟。于是专一地修持禅慧,曾经修过方等三昧。
  
  有一天,忽然一只野鸡来索命。有个神人呵斥说:“法师要生净土,怎么偿你的命呢!”后来他在病中发愿以一生的行业回向净土,至诚地念佛,就见到佛菩萨圣众来迎接,端坐化去。
  
  寿洪。汾阳人。常勤持念。求生西方。将亡。兜率天童子来迎。洪曰。我心期西往。不生天上。即令众唱佛。遽云佛从西来矣。言讫而化(佛祖统纪)。
  
  隋朝寿洪,汾阳人,日常精勤地念佛求生西方。在他快走时,有兜率天童子下来迎接。寿洪说:“我心里希求的是往生西方,不生天上。”这样就叫大众念佛,忽然说:“佛从西方来了!”说完就坐化了。
  
  净土传记里有好几位都是临终见到天人来迎接,但他们求生西方的志愿很坚定,所以不愿生天,这样天人接引的境界就消失,转成显现极乐世界的圣众来迎接。这都得力于求生西方的志愿坚固。如果志愿不坚固,在天人来接引时,只要跟着去就生天了。
  
  汶州二沙弥。不知何许人。同志念佛。经五年。长者先亡。至净土。见佛白言。有小沙弥与我同修。可得生否。佛言。由彼劝汝。汝方发心。汝今可归。益修净业。三年后当同来此。至期。二人见佛与圣众。自西而来。大地震动。天华飘舞。一时同化(佛祖统纪)。
  
  隋朝汶州有两位沙弥,不知是哪里人,他们共同立志念佛,求生西方。经过五年,年长的那一位首先往生净土,见到佛就问:“有个小沙弥跟我一同修行,他能往生吗?”佛说:“由于他劝导你,你才发心念佛求生净土,你现在可以回去更精进地修净业,三年之后你跟他一起来。”
  
  到了这一天,两位沙弥都见到佛和圣众从西方来了,大地震动,虚空中天花飘舞。两个人同时坐化。
  
  善胄。姓淮。瀛州人。少出家。通敏易悟。屡涉讲会。尤善涅槃。多摧服座主。隋初度北。依远师止于京邑净影寺。远亡后。敕令于净影寺为涅槃众主。大业间。广选德僧。胄应选屡开法席。然常潜修净业。人莫知也。因感风疾。唇口偏向。后患忽损。如恒日。胄曰。吾患既差。命必终矣。
  
  唐朝善胄,瀛州人,少年时出家,聪明敏锐,领悟力强。他多次参与讲法法会,尤其擅长《涅槃经》,曾经多次摧伏讲经的座主。
  
  隋朝初年,他到北方依止慧远大师,住在京邑净影寺(古代有两位慧远大师——前慧远和后慧远,前慧远是晋朝净土宗的初祖,后慧远是隋朝净影寺的大德,他依止的是后慧远。)。慧远大师逝世后,皇帝敕令善胄在净影寺作涅槃众主(就是研究《涅槃经》大众的导师)。大业年间,朝廷广选有德的僧人,善胄也应选在内。他屡次开法席讲法,但自己常常潜修净业,别人不知道。因为他得了风病,嘴巴歪了。后来忽然病好了,就跟平常一样。善胄说:“我的病既然好了,一定是寿命尽了。”
  
  唐武德三年三月。病革。谓门人曰。吾一生正信。心心在佛。不虑不生净土。即令拂拭房宇。烧香严待。起坐合掌。语侍人曰。安置高座。世尊来也。胄今忏悔惭愧。如是良久。旋就卧曰。向者阿弥陀佛来。汝等见否。吾当去矣。语讫便卒(续高僧传)。
  
  唐朝武德三年三月,他病情加重,对门人说:“我一生正信,心心念念都在佛上,我不担心生不了净土。”他就让门人把房间打扫干净,然后烧香,庄重地等待佛来接引。然后他坐起身来两手合掌,对侍者说:“快安置高座,世尊来了!善胄现在忏悔惭愧。”这样过了很久,他又很快躺下来说:“刚才佛来了,你们见了吗?我要走了。”说完就往生了。(他是在境界里见到佛来了,别人不知道。所以他马上站起来,叫大家设立高座。)
  
  道杰。姓杨。河东安邑人。少有出世志。隋开皇十一年。岁将冠。投莹法师剃落受具。继往青州何记论师所。听讲成实。记师化去。遂周游齐土。搜求论学。屡开讲席。
  
  唐朝道杰法师,河东安邑人,少年时就有出世的志向。隋朝开皇十一年,快成年时,依莹法师剃度出家,受具足戒。接着去青州何记论师那里听讲《成实论》。何记论师圆寂后,他就到处周游,到处去求佛法,而且学完之后,屡次开讲席讲法。
  
  久之忽自惟曰。徒事言说。心路迷茫。至于起慧。非定不发。遂停讲。往麻谷依真慧禅师学坐。深入缘起。慧叹为利根。杰为人少欲希言。疏财薄食。苦乐不以累意。晚为栖岩僧主。贞观元年七月二十八日卒于山。年五十五。
  
  时间久了,他自己忽然思维:光是嘴巴上讲,心上的路还很迷茫,至于开智慧,没有得定是发不起的。于是就停止讲法,去麻谷依止真慧禅师学打坐,深入缘起。真慧禅师赞叹他是利根。
  
  道杰为人少欲知足,言语很少。他看淡财物,饮食也相当简单,平常是苦是乐丝毫不挂在心上。晚年作栖岩僧主。贞观元年七月二十八号,在山上圆寂,55岁。
  
  初有桑泉樊绰者。前周废教僧也。虽为白衣。常参法宇。杰深器之。绰已先亡。有二女同梦其父乘虗而至曰。吾生西方极乐土矣。知杰师将逝。故来相迎。因向栖岩而去。其日。杰适患病停讲。临终。见绰伫空中。合寺闻异香及天乐声(续高僧传)。
  
  起初有一位桑泉樊绰,是前周的废教僧(就是北周武帝灭佛时,被迫还俗的僧人。)。虽然他已经还俗做了居士,但常常参与法会。道杰很器重他。这位樊绰居士是先走的,他的两个女儿同时梦到父亲从虚空中走来说:“我往生极乐净土了,知道道杰师要走,我特意来接他。”这样就往栖岩山的方向走去。
  
  这一天,道杰刚好生病,停止讲法。临终的时候,见到樊绰站在空中。全寺院的人都闻到奇异的香气和天乐声。
  
  灌顶。姓吴。临海章安人。始生三月。能称三宝名。七岁入摄静寺出家。陈至德初。谒智者于修禅寺。禀受观法。研绎既久。顿蒙印可。因为侍者。随所闻法。悉能领解。
  
  唐朝灌顶大师,浙江临海章安人。他才出生三个月就能称三宝的名字。7岁入摄静寺出家。陈朝至德初年,到修禅寺拜谒智者大师禀受观法。研习时间一长就顿然明白,顿时得到智者大师印可,因而做了大师的侍者。他不论听智者大师说什么法,都能领解。
  
  隋开皇间。智者入寂。顶宣扬遗教。勤修定慧。每宴坐诵经。常有天华飘坠其侧。尝于摄静寺讲涅槃经。群盗突至。见寺门旌旗蔽日。神兵皆长丈余。盗惊而溃。
  
  隋朝开皇年间,智者大师圆寂。灌顶大师宣扬智者大师的遗教,勤修定慧。每当他打坐诵经时,常常有天花飘到身边。曾经在摄静寺讲《涅槃经》。当时突然来了一群盗匪,见寺院门口旌旗遮蔽了太阳,很多神兵都是一丈多高。这群盗匪吓得惊慌逃窜。
  
  贞观六年。八月七日。终于国清寺。初示疾。室有异香。临终。命弟子曰。可多爇名香。吾将去矣。忽起合掌。如有所敬。三称阿弥陀佛。颜色愉然。就卧而逝。顶暖经日。年七十二(续高僧传佛祖统纪)。
  
  贞观六年八月七号,章安大师在国清寺圆寂。最初显现有病,屋子里有异香。临终时吩咐弟子:“可以多烧点香,我要去了!”忽然站起来合掌,好像有所恭敬,口中三称“阿弥陀佛”。当时神色很愉悦,然后就卧着圆寂了。72岁。
  
  僧藏。西河人。幼出家。屈己事人。一切恭敬。不辞劳苦。见他僧衣故。则潜为澣濯而缝纫之。天暑。脱衣坐草中。以身血肉施诸蚊蚋。日念佛号。不纪其数。确志冥心。未尝少废。及报尽。见诸天次第来迎。皆不赴。俄告人曰。适往净土。见诸上善人。散华空中。乃合掌念佛而化(宋高僧传)。
  
  唐朝僧藏,西河人,幼年出家。能自处卑下去服务别人,对一切都很恭敬,做事不辞劳苦。见其他僧人衣服破旧了,就暗暗地拿去洗干净、缝好。天热的时候,脱掉上身的衣服坐在草上,以身体的血肉施舍蚊虫,每天念佛不计其数。自己有确实的志向,潜心修持净业,从不废弃。
  
  到他业报尽时,见到诸天次第来迎接,他都不去。不久告诉人:“我刚才去了净土,见到诸上善人在空中散花。”这样就合掌念佛坐化。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