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佛法宝藏 > 法师开示 > 慧律法师 > 内容

宇宙万有本体论(1)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9-02-24 11:38:59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我们今天的课程,叫做轻松的课程,轻松就是复习,但是说轻松也很难,这个不是那么容易的。昨天叫做三根普被的法门,来灌顶不管你是有修没有修,是老参还是初学统统灌顶,这个统统受益,叫做三根普被。今天这个叫做轻松的课程,我们讲堂落成到今年有十年了,这十年我们上过无数的经典,开过无数方便法门,研究过般若,禅宗,净土宗,律宗,当然是对出家众讲的,法华,华严,唯识,统统开过。那么,如果三天都讲《华严经》呢,听不懂也没什么兴趣,难!这样子度众生的本怀没办法普遍性,所以今天叫做轻松的课程,明天的华严叫做老参的课程。统统讲浅的他认为他程度够,他不来听,他要专攻那个深的,阿罗汉都听不懂的那种华严。他明天才来,很有水准的。所以这三天的课程,星期二是固定,我们之所以开这个课程,这一本我看过以后啊,解般若的法,行在净土法门,叙说智慧又懂得导归回向净土,真是好棒,所以我说这一本,等于是《大藏经》的浓缩。要是这一本把他贯通了,教义上,教理上就有相当的基础了。所以我选这一本。有的人希望用台语的,我说第一点,我台语讲得不是很好,第二点的话,如果国语听不懂的话,大部分都是年纪相当大的人,所以年纪大了就老实念佛,星期二来共修就好了,那么,这个《宇宙万有本体论》,这本书实在非常的好,万有就是六根,六尘,六识,十八界统统是缘起,这个缘起法就是宇宙的主宰,世间的主导就是无常。妙广老和尚前天往生了,他本来支气管就不好,一直咳嗽一直咳嗽结果又感冒,邱医师常常讲的,照顾好不要让他感冒,结果却感冒了,感冒以后又胃出血,吐血,胃出血,所以我告诉这些徒弟,身体不照顾好,要死死不了要活很痛苦,就是这样子,年纪轻的不感觉,年纪大了这个身体不好,惨了,很麻烦的。所以妙广老和尚他对师父很慈悲很照顾晚辈的,是九十七岁,住在丰原,这个长老很了不得,很疼爱晚辈的,他从来没有嫉妒,他看哪一个人对佛教有贡献,他就这样支持,赞叹,所以每次在林口体育馆讲经,台北中华体育馆讲经,民国七十六年他牺牲他老人家八十几岁的高龄,九十几岁的高龄都去支持,是很呵护晚辈的一个大慈悲的长者,但是无常一到就要走了,这个世间不是你执着什么东西就可以留下来,而且他的丧葬跟人家不一样,人家是土葬他要海葬,这下麻烦了,这个海葬徒弟就哭了,她说:“慧律法师,我师父说要海葬怎么办呢?海葬火化以后要把他的骨灰用船运到外海去泼洒,泼洒。”我就跟她讲:“法师,比丘尼,不要哭了。节哀顺变,对不对?”,我说:“你给他拿一点起来应该你师父不会怪你,你师父说要海葬,你拿一点起来做纪念有什么关系?一点点而已,是不是,骨灰火化以后,全部都葬到大海去,我留一点,师父既然是个慈悲的长者,怎么会吝啬这一点骨灰呢,是不是。”,我说:“往生后貌相怎么样?”,她说:“够庄严的,非常的微笑。”一个人一天到晚就是以慈悲对待众生,慈悲,慈悲,所以这个老和尚常常跟底下的这些法师们开示,我们照顾好就好,别人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不是自私,我们是解脱,老和尚常常讲,我们不必管人家的闲言闲语,把我们的这颗清净心照顾好,他都是这样开示晚辈,把我们自己照顾好,我们不必去管人家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这个跟我们的生死没有关系,人家说好也是人家的嘴巴,人家说不好也是人家的嘴巴,他是修般若法门的,万法皆空的。事实上他没有在处理事情,都交给他的徒弟,死后骨灰也要磨成粉末状,抛到大海去。他们说:“师父,慧律法师,你怎么处理呢?”。我说:没有什么好处理,反正在世也就是这样子,无常,死后也是无常,留下烂骨头也是这样子,要不然就这样啊,我跟卢医师讲要不然就鱼池乡,对不对?做一个师父的纪念馆,反正也没人到啊,要不然就骨灰全部丢掉,也没什么关系,要不然...要不然看看嘛,反正你们处理,我也没什么意见,说骨灰全部抛到大海去徒弟舍不得对不对?我们不执着这种东西。要不然你就这样子,老和尚死了都弄一个纪念馆,要不然B店跟他做一个纪念馆,要不然也不需要,地下室随便跟我摆一个位子,要不然也不需要随便就好了,对不对?活着时比较重要,死后靠徒弟,对不对?徒弟要帮我念就不要紧,对不对,要不然靠徒弟那就麻烦大了,要靠自己。还是要靠自己,所以说我们修学佛道,统统要靠自己。

  那么我们今天讲的这个叫做《宇宙万有本体论》,宇,四方上下谓之宇,这是讲空间,四方上下谓之宇。宙呢?古往今来谓之宙,这个当然讲时间。人活在这个世间不觉悟啊,实在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无论是十方的空间或者是过去,现在,未来的三际,这个万有就是万法。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统统是万有。那么这个本体就难了,这就非常难了,很不好说,这个本体是哲学的名词,哲学是有现象界还有本体界,这个本体并不是佛教的名词。这个本体,这运用大家比较容易了解,这个本体要分物质现象的本体,我们用般若的智慧来看看物质现象的本体,花呀,山河大地,矿,树木呀,就知道经过一段时间,统统化做尘土,所以他的本体就是毕竟空,所谓的无自性。因缘生,因缘灭的无自性,不是实在的东西,所以他的本体就毕竟空。再来,看到动物,人类是物质现象跟精神现象的综合体,就是所谓的灵性,配合着物质现象。《楞严经》讲揽宇宙的四大,少许的四大,撮为我们一个小小的身体,执以为实,执着这个宇宙的小小的一点四大,认为这是实在的,不晓得我们的心灵世界,是无量无边无止尽的世界,我们却被这个五蕴捆得死死的,物质现象的本体界是毕竟空,是缘起无自性,那么精神界的本体是什么呢?精神界的本体也是毕竟空,但是存在的就是最后的觉性,但是说我们的觉性存在的这一念觉性,你认为有一种实体可得,又落入自性见。所谓的自性见就是说认为我们的自性有一种实体叫做自性见。看到了我们的清净自性,以为这种清净自性是一种东西,就象我们看到物质现象的能所一样。有一样这种东西的存在,这个叫做自性见。其实我们的清净自性是无形无相,无来无去,无增无减的。人类的色身,这个色身是由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的综合体。物质现象是缘起无自性,精神现象就是执着这种缘起的假的色身,有执着,颠倒和妄想,把清净的自性化做意识状态,所以我们一念迷就把清净自性变成我们所谓的神识。神识就是因境而有,境界现前我们有意识分别,离境无体,离开这个境界,就没有任何的体性,可是我们的清净自性,离开一切境界尚有体性。亘古,从宇宙,从古往今来,统统存在。不增不减,不来不去,不生不灭。这个就是我们的本体,也就是所谓的如来藏,或者是我们的佛性,如果我们可以找到这样的佛性,我们就见到了本体就万事休。万法统统休,这一刹那之间的圆满觉性,一发展出来叫做自觉圣智。透露出来的时候,万法统统平息,何以故,没有战争,没有烦恼,眼睛看自性作用在一切的现象上,耳根一听,作用在一切现象上。好,举个例子来讲,什么叫做本体界?譬如说眼睛,眼睛看到明的种种的相,执着!这不是清净自性,可是也不离清净自性。把灯光关掉,在一片黑暗当中,你跑到山林里面,没有月亮的晚上,恐怖,恐怖蛇,恐怖蚂蚁,恐怖坑道,开始现恐怖现象。眼睛因为没有看到而陷入恐怖现象,这个也不是清净自性,这个也不离清净自性,好,简单讲什么叫做清净自性:不受明暗的影响,永远这样的作用,清净的作用。无论把眼睛睁开来,无论把眼睛闭起来,它统统是这样清净心的作用,你就找到了清净的本体。简单讲明暗是眼睛的客观环境,动静是耳朵的客观环境,不受明暗的影响可以做得了主宰的这个就是本体。觉性就是我们的本体,眼睛睁开来见一切相不执著,眼睛闭起来,见一切黑暗的地方不恐惧,何以故?五蕴皆空,没有所谓恐怖的现象,禅宗里讲静态是一切法无生,动态是万善俱足,动静一如是为本体,这个就是我们的本来面目,是不是?不是我们活着一天到晚很累,要不然就开开车去走一走,众生就是这样子,寻找,好象在找什么东西。他不晓得,明暗就是帮助眼睛看,你记住,明暗只是显相。不是显相,见性,我们的自性,自性是明也看,暗也是存在,你去问一个眼睛瞎掉的,你问他,看到什么,他说,我看到统统看到一片漆黑,简单讲就是见性一直在起作用,只是因为眼睛坏掉,眼睛只是工具而已,工具只显相而已,籍着这个眼根,外面的明暗显这个相,他不是主宰,绝对不是主宰,换句话说,我们眼根能够在明暗做得了主,这个就是我们清净心的本体。我们的耳朵可以在一切动静做得了主,我们那一念就是我们的本体,就是我们所讲的自觉圣智。自己的觉悟,圣人的智慧,自觉圣智。找到了这样子的本体,毕竟空,无论是现象界终归化为尘,无论是精神领域都不被蛊惑,我们就是万事休,天下太平。天下太平,没事,我们每一天看到的万花筒的世界。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记住,这个都是明暗,动静,这个都是尘,不实在的尘。凡所有相都是尘所构成的,只是大跟小。

  大慧菩萨问佛陀说:世尊,我们的清净自性是同时俱足或者是因次第而成?佛告大慧:我们的清净自性,如来藏心,是因次第而成,也是同时俱足同时影现。站在现象界来讲,生灭的因果就事相来讲是生灭因果的连锁性。所以我们要用功要精进,但是在用功精进时,碰到因缘俱足的时候,我们的清净自性同时展现,悟了就是悟,开悟就是开悟,不开悟就是不开悟,这个不能说是悟一点点,没有那个一点点的,就象看到虚空。没有切割状态的虚空,就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性,悟道的人也是一样的,看到的是完整的内在的智慧,而不是非理性的,一种意识状态的一种切割面,一种重复的人格,心情好的时候讲话很感性,心情不好的时候讲话很理性,然后,今天很高兴,明天很不高兴,变来变去,变来变去,落入生灭的执着相,这个统统不是一个圣人的一个心态。所以这个自觉圣智,我们的如来藏的内心里面,是因次第而成,这个是站在因果的事相上来说,是有所次第慢慢,慢慢去培养的,可是当你一刹那见道的时候,那却不是因次第而成,是同时俱足。譬如说一个没有开悟的人,就像眼睛瞎掉一样,他可以在房间里面摸,摸这个是桌子,摸,这个是椅子,摸,这个是墙壁,他虽然还没有看到,没有看到,可是他慢慢的摸,慢慢的摸,慢慢的摸,简单讲我们的修行,慢慢的摸索,摸索,摸索。等到有一天电灯一开,所有的房间当你眼睛一亮,有一天他眼睛好起来了,突然好起来了,眼睛看到了,所有屋子的现象一时展现,这是桌子这是椅子这是墙壁,以前所摸索的他就有印象,现在是真正的看到了,真正看到了境界,这个简单讲就是修行也是因次第而成,如果悟道清净自性是同时俱足,不管他示现任何的相都是为众生不是为他自己。因为他已经没有课题要做了,小学生还有寒假什么暑假一些习题,凡夫还有一个功课可以做,圣人没功课可以做了,功课全部作完了,一念清净自性,展现出来的平等心性,他没有功课,已经完成了佛道。

  这个“论”,这个“论”字就是问答,自己假设一些问题我们来回答,《宇宙万有本体论》,这是四方上下的空间,古往今来,过去,现在的时间,这六根,六尘,六识,五蕴,十八界这些万有,所有的物质现象的本体界是毕竟空,缘起无自性,所有精神界的本体界,也是毕竟空存在的清净觉性,这一念清净毕竟空的清净觉性不是缘起不离缘起。这本书就是在讨论究竟义,所以这个课是很重要的很重要,人数却很少,对不对?昨天灌顶的一楼,二楼,三楼,所以那个叫做三根普被。最重要的课程没有来,这个就是众生,没办法了。所以有的喜欢吃糖,有的喜欢吃咸一点的,有的根器比较利的,有的根器就比较差一点的,这个没有办法,因此就一步一步来教化。做法师的牺牲奉献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教化一切众生这个就是我们的职责,也没有任何的代价,没有任何的原因,这就是我的责任,这条路是无怨无悔的,谁叫你要出家,就是这样,无怨无悔的,是不是?

  好,翻开第一页,“倡印序”,“谛观娑婆,众生皆苦。”每一天都是这样子的,每一天都苦不堪言。“何以故,盖以分别”就是意识心的分别。为什么?眼睛在明暗做不了主,耳根在动静做不了主,这个就是分别,因为我们强烈的分别心,“执著”,执著哪个缘起的东西,以为是实在的东西,我们一直执著哪个缘起的东西,认为是有实在的东西,因此就开始落入善恶,对立,强烈的一种不满,执著。再来就是“妄想”是不是?白天妄想晚上睡觉有梦想,是不是?再来就是“颠倒”执以为实实在在的,就拼死命的去追求。所以这个叫做分别,执著,妄想,颠倒。我很清楚地看到这个世间,苦不堪言,苦不堪言。“未谙宇宙人生之真理”,也就是不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理,到万法毕竟空,我们不需要走到临命终,我们就知道,这个真理时时刻刻现前。“遂认假为真”,认这个缘起的假象为真实。“致枉受轮回”,我们受这个轮回是很冤枉的,所以轮回的旁边写几个字,“取舍心是轮回相”,记住这一句话,禅宗讲“取舍心是轮回相”我们的轮回来自哪里?来自内在的取跟舍。就是对这个境界始终有执著跟舍掉。他不晓得缘起性空,本不需要取你也不需要舍。本来就没有,你舍什么东西,你取什么东西。我们为什么会轮回,取舍心就是轮回相,我们长劫地沉沦,无量亿劫来一直沉沦到今天就是取舍不断。“求出无期”,我们想要跳出六道轮回无期,没有一个期限,“若能悟入空性,彻了诸法的实相,”“即可超尘绝俗”。我们如果看看《楞伽经》的话,《楞伽经》有一句话,说一尘一刹无非唯心现量,一刹就是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无量无边的世界,一尘就是一点点的空间,一点点的,无论是多大空间的现象界,无论一点的恒河沙那么小的或者芥子统统是唯心现量,统统是心所影现出来的世界,没有实体可得,万法既然知道时时刻刻,二六时中都观一切法唯心现量,现是现在的现,这个不讲你还不懂,量不是光亮的亮,有的人他听经听了做笔记一看,错得一塌糊涂。量是衡量的量,量东西的量。多少的量。唯心现量,圣言量,或者是证言量,或者现量,比量那个量。叫做唯心现量 ,万法都是我们心所影现出来的世界。所以简单讲就是注意我们的起心动念。但是因为我们众生他根深蒂固的一种执著,很难去自我改变,很难,他习惯去那种分别,执著,颠倒的心,习惯了,因为那个过的日子舒服,突然要改变又改变不过来。很苦,很苦,我们喜欢听人家赞叹习惯了,一听到人家毁谤受不了了。这个就是没有清净自性。清净自性则不痛不痒,他没有什么赞叹跟毁谤,没有这种东西,他不随客观的动静,生灭,明暗影响的,这些统统是尘,外尘,尘自生灭,自性不动,清净自性的不动。可超尘绝俗,俗就是生灭法,这时候可以“任运随缘”。我们就可以体会到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我们就可以真正的看到这样子的心灵的世界。是那么的洒脱,是那么的清净,“故知凡圣殊途”凡跟圣是不同的道路,但是问题出在哪里?“乃在迷悟之间耳”,“放下贪嗔痴,即出三界”,三界在理上来讲就是贪嗔痴,在事相来讲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所以这个出三界,其实就是内心的三界,一个人内心里面没有什么贪嗔痴,就不需要拜什么佛了。你的自性就是佛了,问题就是我们微细执著念头很重,释迦牟尼就开一个方便法,你要执著到贪嗔痴,不如我弄一个阿弥陀佛给你执著,你临命终还可以往生极乐世界,一下子要彻底的除掉贪嗔痴这个够难的,这个够难的,对不对?比如说我们做水陆大法会,对不对?你出了五十万好了,你出了五十万或者三十万,这个念,念,念那个名字没念到,生气了,不高兴了,当然这是我们的疏忽,我们要检讨,难怪他生气。但是你想想看,你拿五十万来种在讲堂的因,因为没有念到,诸佛菩萨就睡觉,不知道你出五十万吗?睡着了?那这是不可能的,真正一个悟道的人,有念没念都是一样的,他真正有种这个因,他知道一定收到这个果报,名字有下去,就算没有念到他,他也会很自在的,为什么,如是因一定得如是果,对不对?悟跟不悟的人处事会差很多,处理事情会差很多,简单讲悟道的人,他非常有弹性很圆满,很圆满,所以我们有一句话,心如果有棱角,我们的心就有死角,知道吗?我们的视觉就会出现死角。若以自我为主,视线就会有死角看不到圆满。我们一个人统统是自己的个性,不肯接受人家的劝导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方式,这个就是很有个性,看法就有死角。看法就有死角不会圆满,磨得还不够,所以我们不要太有个性,不要太有个性,这样视野就很辽阔,所以很有个性视线就会有死角,就是会有出现死角的地方,一个角落就看不过去,所以我们学佛不要一直我觉得怎么样,譬如说这是一个团体以师父的领导为中心,他是个领导者,这样事情就很圆满。非常的圆满,大家统统意见那么多,那没有办法,没办法整合,大家都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过日子,你喜欢早课,我喜欢睡觉,你喜欢参禅,我喜欢念佛,好了,那完了,师父,早课做什么?不晓得,一个人做一样,为什么一个人做一样?有的喜欢睡觉,有的喜欢念佛,有的要参禅。整个讲堂就零零落落了。就不晓得怎么整合了,早上一起来那个人在那边坐,这个人在那边诵经,然后有的人喜欢吃饭的五点多就去煮饭, 三,四点就起来吃面包。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僧团呢?这些统统要放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里无我,没有任何的意见,师父为主导,师父,我们应该怎么做,要早课,晚课。不管你修什么宗统统要参加。八十八佛,半月半月诵戒,结夏安居没有任何的意见。你自己没有个性就没有死角,这个团体会瞻前顾后,所以悟道的人,他处理事情就非常有弹性。有智慧的人他处理事情就会想什么是团体什么是个人。进退拿捏得非常的好,非常的好,恰到好处,英文叫JUST MAKE,恰倒好处。不悟道的人就不一样了。我们如果跟他大声,他就说你大声什么,对不对,当徒弟的比我们还凶,很有个性这个一定有死角。这是一定的,有个性。底下“世尊弘化,敷演正法”世尊弘扬佛法化导一切的众生,敷演这个正法,“乃揭筑万有真相”,揭筑,把笔拿起来,筑就是表示,标明。把这个万有的真相,标示得很清楚叫做揭筑。这个揭本来是木字旁,沿用到后来就变成提手旁。如果你去查辞汇的话它不是提手旁它是木字旁,那么演变到后来提手旁木字旁两个字通用,所以揭筑万有真相,“令众生解缚去障”缚,捆死的,捆得死死的,令众生捆得死死的就是把他这个捆得死死的把它解掉,解除掉,解缚去障,去掉种种的障碍,“进趣菩提”,就是进入佛道,菩提就是觉悟之道。“成就正觉”,成就正觉,一念之间就成就正觉。所以达摩祖师说,小乘的人说,修学佛道要修到三大阿僧祗劫,达摩大师说这一听到谁敢修行,开玩笑,经过三大阿僧祗劫要经过多久?对不对?所以达摩大师说,那三大阿僧祗劫,不是指十乘以四十七次方年,不是这样子,是指贪嗔痴,你只要放下贪嗔痴就成正觉,这样听起来就很安慰了,这样才快嘛,是不是?一听到,成就佛道要三大阿僧祗劫,你只要想到就昏到了,你怎么用功,还要那么那么久啊?不用,达摩大师说不要那么久,放下贪嗔痴当下觉性就现前,够快的。不历僧祗获法身,是不是?够快的啦。“唯欲洞彻本体,诚非易事”你要了解这个本体界的毕竟空。在本体的旁边写三个字,毕竟空。以后你看到这个就知道本体统统讲毕竟空,诚非易事,要悟到缘起性空,唯心现量,那这个难,不是那么容易的,众生妄想颠倒习气重了,你不要说什么,世间人叫他说你不要抽烟,都改不起来。你不要喝酒,改不起来,没办法很难改的,你不要吸毒,那更难 ,我们听说烟毒勒戒所的只要吸毒,改不起来。一百个人去烟毒勒戒所,一个都改不起来。一千个人去烟毒勒戒所,看有没有一个人改得起来。很难,意志不够没办法。他一改的时候,所以这个吸毒的人,要怎么样才改得起来呢?要抓去关起来,没有恶的朋友没有坏的环境没有东西可以吸,慢慢,慢慢,慢慢的可是好起来脑筋迟钝,脑筋迟钝。他讲话他反应REACTION很慢,反应很慢,会慢很迟钝,吸毒过的人他的反应会慢一点,慢一点,慢一点,他破坏中枢神经,对不对?我曾经很不了解我就问卢医师,当然卢医师他也不是吸毒过,他说他看过。我说卢医师我请教你,这个吸毒有什么好?他说吸毒的人就会飘飘欲仙,一吸下去的时候,我说几种吃法,他说用白粉的吸进去,一种;然后用香烟,打在香烟里面吸;再来就是用针打到血液里面。我说这样有什么快乐,他说世界天下太平,走起路来飘飘欲仙,什么事情幻想,妄想,幻想,好象上天堂一样,维持不久。我说打久了没有吃会怎么样?他说,万虫钻动,生比死更痛苦。我说那个贵吗?贵,我说一碗多少?那个还算碗!我说不然那怎么办?他说那是一点点,一点点就几千块,还算碗。我说我怎么知道,买面都是买一碗的,他说那个一碗还得了,一点点就多少钱了,他说只要吃到那一种的统统是倾家荡产,没有什么理性,杀父杀母,什么事都做,什么事都做,欺骗,狡骗,不管是怎么样只要能拿到钱,只要能拿到钱,没钱他会死。我说有一天,没有打的时候会怎么样?他说会在地上一直滚,一直抖一直抖。痛苦,没有药可以解吗?他说那是药王你怎么解呢?那个海洛因它是药最毒的东西,那什么药都没办法解,束手无策啊,开刀用的一打下去,麻醉镇痛,止痛,,那个量用重的时候什么药都没办法解了。自找死路,对不对?那些年轻人就是这样子,他没有听到佛法,还好我们以法为乐,不是以毒为乐,你想想看这个环境很可怕的,他说没有一个人喜欢吸毒的,都是好奇心。以前有一个人被捉去关,关出来的时候一念好奇,他开计程车的,因为一念好奇吸吸看,才吸两次就改不掉,两次就改不掉,就上瘾了。所以我们说什么洞彻本体,诚非易事,就是你不要说要悟道,你就是要把这个世界的习气慢慢的改掉就很难了,以前有一个信徒来碰到师父就:师父,阿弥陀佛,我说拜托,你也稍微改一下,看到你骨头都软了,师父,阿弥陀佛,好象林美照那样,师父,阿弥陀佛,你也大声一点,她改不掉就是改不掉,下次来也是这个样子,都是这个样子,她就是那个撒娇的体态你叫她改就是改不掉,改不掉,难。女人就是女人没办法,女人是水做的,对不对?她的眼泪准备好等着你好象自来水讲不到三句,呜,呜,开下去,就这样,女人是水做的。那男人是什么做的?男人,男人大概是神经病做的,神经,神经的,不太正常。所以不要说悟到毕竟空怎么样讲得那么,慢慢的把习气改掉就很难了,很难了,对不对?就象我也是很难,我每次洗澡的时候都很欣赏自己,这个习气也好几十年了,还不错,如果洗澡,陈医师帮我治到身体好起来,我一进去洗澡,哇,竟然我有肌毽肉,很欣赏,有一点自恋狂,稍微有点神经兮兮,改了好久改不起来,改了好久…底下是“亦非世智辩聪所能办”也不是世间的小聪明就可以办得到。为什么不能办呢?世智聪明是分别心,是颠倒见是执著,他怎么能够象圣者的无分别智呢?当透过般若的观照了达十方三际,十方: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上下。三际:过去,现在,未来。“实为执著之幻尘”,我们了达十方的空间三际的时间统统是一种执著,一种观念,在执著的旁边就写四个字,强烈的观念叫做执著,强烈的观念叫做执著。什么叫做强烈的观念,以前有一个人她老公发生车祸已经火化了,已经火化了,她每次去拜她老公的时候她就哭,一定要哭,他老公死了好几年她还是哭,这个叫做执著叫做强烈的观念,非常根深蒂固的观念,这个叫做执著,所以这个执著不一定是有形相的东西,有时候是潜在那种很深的意识里面执著,你自己不知道,自己不知道。所以有时候男女在一起的时候,对不对,她不晓得她已经爱上对方了,已经为对方所着迷了,男女相处了很久的时候,她已经根深蒂固的爱上对方了,她一下子没有感觉,没有感觉的时候,两个人一下子离开,离开他的时候才发现,糟糕,我爱上他了,为什么?以前我在他旁边的时候很幸福很快乐,他一下子离开之后,晚上都睡不着。这个就是潜在意识的一种执著。所以执著不一定是外在的相的有形的东西,无形的潜意识就非常可怕,更可怕。离开他以后不吃,茶不饮,饭不吃,夜不眠,每天看着电话,拿起电话要拨给他,又怕人家冒犯。因为我是女孩子要有一种。。。要矜持自己收摄自己,可是不拨也很难,对不对?每次一拨拿起来对方接的,もし、もし(日语;喂,喂)沉默不语,要不要讲,要不要讲,又放下去,我为什么能讲得这么贴切呢?因为日本片看很得多。都是这样演的,没见到明明想得要死,要看又不好意思。以为我是女孩子,所以金庸昨天讲了一句话,我倒满是很赞同的,写武侠小说那个金庸,在电视里面他是对凡夫讲的,他不是讲佛法,金庸说,爱,你就坦白跟他讲,不要怕难为情,金庸说感情不要隐藏,隐秘什么,对不对,就这样子,当然他是在电视上这样讲的,直接单刀直入的讲,搁在内心里面会生病的,会生病的,她爱又不敢说,好象快死了,这样子不好,执著的幻尘,我是指世间人,执著的幻尘,“善恶对立,无非分别之妄想”善恶对立这善恶是指一切法,不是指善恶,也是指是跟非,天地,男女,只要是对立的用善恶来解释。用善恶来代表,善恶对立无非是分别之妄想,对不对?你恨那个人,那个人百年以后你把他火化磨成粉末状,那个人也没有,对不对,没有。譬如说现在竞选立法委员台北市长怎么样子,那么厉害。百年以后死了磨成粉末状,骨灰磨成粉末状也没有,师父,你为什么要用这个比喻?用这种比喻是最直截了当的了。你要是看破这个,现在透视它很不容易。就用百年后了,对不对,我们把这个觉性拿到现在来用,我们不必等到一百年以后,才知道他会死,死了以后磨成粉末状的骨灰不必要这样子,我们现在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没有一样是真的,把觉性拿到现前一念本自具足来用,不必等到百年后,等到百年后你怎么来得及?你已经培养成惯性了。“方能体悟究竟,以臻涅盘”才能体悟到最究竟的地方,达到涅盘的境界,“本书系定熙居士所辑”集这些高僧大德的名言,“前言陈述八大要旨”他自己写了一篇前言,定熙居士写了八大的纲要,正文总共分二十六章,“以四言”四个字“为句行之”然后“首畅般若的义趣”般若的义趣,“而指归净土”。最后就劝我们念佛,首畅般若的义趣,学佛,般若这两个字是最重要的,般若能够让一个人恢复理性,充满著智慧,般若使我们活得非常的理性,般若可以让我们做自己的主人,不随风飘荡,不随着是非,善恶动荡不安,般若的智慧,可以让我们过真正的太平盛世,般若义趣,最重要的最后修净土法门。“赅罗大乘,统摄三藏”赅罗就是包括大乘,统摄经,律,论。“而深契第一义谛”,而深深的契合第一义谛,这第一义谛就是中道。第一义谛就是不可说。“于染净迷悟诸法阐述至夥”“夥”就是多,对于染法,净法,迷法,悟法,诸法阐述,写得非常的多,“并能纳相归体”,相是生灭的,归于不生不灭的体性,“素为大德前贤所推崇”,这是大德前贤所推崇的,“实可谓明心见性之津梁”津梁叫做渡口,渡船口,船只进进出出的地方。最重要的地方,简单讲我们说所谓的钥匙,我们有一支钥匙,门就以打开了。实在是开明心见性的钥匙,实在是开明心见性最重要的渡口,“今以旧版刊布日久”,我们以前看的那个版才不是这么好的,是不是,全部经过删改,全部打字重头再来,才有今天这一本书,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字迹模糊,特重为校勘排版,以利阅读。“值此五浊恶世”现在碰到五浊恶世,“非佛法不足以解倒悬”倒悬就是指颠倒的众生,也是指苦,苦难的众生,我们倒挂起来很辛苦的。“普愿与诸读者,共结法缘,同济净域”济就是登上净土,净域就是极乐世界。“高雄文殊讲堂住持释慧律,谨序”“中华民国八十七年五月一日,西元一九九八年五月一日”,“佛历二五四二年五月一日。”好,宇宙本体论,这个大家放轻松,这个课程很好,放轻松。这真的是一部好书,好书!

  底下接着是倓虚大师,倓虚大师这个也是赫赫有名的,倓虚大师结过婚生过几个孩子,出家以后也是不得了-《影尘回忆录》,这个倓虚大师修持也很了不得,火化有不少舍利子。第三页,“接江士谦居士函告:”就是收到信件,江士谦的信件,这个信里边讲:“偶尔借到〈宇宙万有本体论〉原稿一册,不悉作者为谁”,作者是定熙居士,“经呈印顺法师及李炳南居士”,没有一个人不认识的,李炳南居士,以前我亲近过那没话说,相当了不起的一个居士。“均谓可以刊印利人”都说这部书可以印出来来利益众生。“并为分别作序或赞”这个叙就是写在前面的序文,或者是赞,赞叹。“今又承瞩倓”, 倓就是倓虚大师,“作一简略序文,”,写在文章的前面叫做序文。“以增读者信心,倓批读一过,”这样简单的一看过,“亦以为如广布流通,诚足资为如来之法轮”,实在可以帮助如来来转这个法轮。“渡众生之宝伐,”“实为末世中不可多得之书也。”太难得了,“倓老矣”,我老了,“自愧无力报答四恩”四恩,上报四重恩,四恩就是什么国王恩,父母恩,师长恩,众生恩,四恩。“空过岁月,但于一切善知识,弘扬佛法之崇论宏文,”只要是弘扬佛法正法的,崇论宏文,“无不赞叹随喜,推荐流布”,一定把它散播出去,流布出去。但是今天又发生一件不很好的事情,有人打电话来说拿了讲堂的书去外面送给人家。然后就说你要不要赞助慧律法师助印经典,都假借我的名字,所以在这里藏主慈悲把这个书放在这里流通让你自己拿,也很惨,有的人来是拿一大票 ,拿去做什么?不知道,拿出去散发,功德无量,拿出去敛财这个罪过无量。我们这里的书,有的在家居士来,看,我看拿了一叠都是同样的书,到底是拿去发呢,还是拿去敛财呢?不知道。底下“以冀慧日高悬”,希望般若的智慧,就像太阳光一样高悬,像是佛陀的智慧高高的挂起来,能够普照一切。“甘露遍洒”然后“扇慈风于处处”每一个地方都遍洒,每一个地方都扇到慈风。“荡腥膻于寰宇”荡,洗涤,腥膻就是荤的味道,于寰宇就是全世界,可以洗涤臭秽,垢秽的气味于全世界。意思就是只要听到佛法的就可以除掉这些贪嗔痴。腥膻是指内在的贪嗔痴,“发聋振聩”这个聩就是瞎子,可以使耳根聋的人听到法使眼睛瞎的人看到真理。其实发聋振聩的意思就是导人以光明,导人以正法,能够让耳朵聋的人听到,能够让眼睛瞎的人看到,那当然就是佛法正法,所以我们能够坐在这个地方听闻正法是何等的幸运。最后“导归莲池”,引导到极乐世界去。“于此书之行世”因此写这个序文来行于世,“有厚望焉”有存在着深厚的愿望,“要之宇宙万有本体,吾人非加认识不可”最重要的宇宙万有本体,我们应该要认识,不认识不可以,不认识这个宇宙万有的本体,这个毕竟空的思想,那么就麻烦了,会烦恼。“宇宙者,无量空间无量时间之幻想”。幻想这里是指观念,建立的观念,我们在缘起建立的观念也死在这个观念里面。我们生老病死,建立有一个实体的这个色身。来建立,有生,有老,有病,有死,就有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他不晓得根本一切法无我,一切法无我哪里有人我相,你我他这些都是幻化的东西,这些恩恩怨怨都会随着时间而消失,“万有者,结合时空幻想之纷呈,本体者,诸法之源泉。”诸法的源泉就是根本,简单讲毕竟空是一切法的根本,万法本不可得无所得是修禅的下手处。“灵山会上八万人天,世尊拈花,个个看在眼里”怎么样,大家都茫然,“独迦叶微笑”“要在当人荐取耳”要在最重要的是那一个人,直截了当的直取自性。要在当人荐取耳就是说最重要的是那一个修学佛法的人,要懂得拿捏懂得去体悟。“是为序”,“ 倓虚,五月十六日”,翻过来,第四页“赞”“统经论于一极”经跟论,一极就是最高,“示佛法之宗本”宗本就是悟明心地,我们常讲宗门教下,宗就是参禅悟道,直截了当明心见性,这个叫做宗,示佛法的宗本,就是把禅宗的心性批露无遗,“明迷悟于一心”迷跟悟回归就是一心。“会禅净而无诤”禅是心,净也是心,禅要令心清净,净土法门还是要让心清净,所以会禅净而无诤。定熙居士于此发心,为了统经论,示佛法,明迷悟,会禅净。“于此趣向”就是因为发心趣向,“更举此以告人”以后把这个整理以后来披露出来广为流通以告人。“悲心殷重,可谓末法之大心众生矣”,大心,是菩萨,菩提萨埵,翻译成中文叫做发大心的人,发大心的众生叫做菩萨,所以末法的大心众生就是菩萨,可以说是末法的大菩萨。“印顺 题”

  第五页“序”“佛法横遍虚空”横遍虚空,意思就是讲空间,“竖穷三际,”意思就是讲过去,现在,未来。“断四句”四句稍微了解一下,空,有,亦空亦有。非空非有,这个叫做四句。从以前都是这样子的,万法不是论空就是论有,要不然就论亦空亦有,要不然就论非空非有。可是这些四句都要放下。“绝百非”因为言一物即不中,讲什么统统不对,因为心性是无形象的东西,它是毕竟空寂充满大智慧,无体可得,可是作用起来清清净净,清清楚楚,绝百非。“非宇宙所能容”表示绝待,广阔,连宇宙都装不下,表示无量无边的意思,“亦非万有所能尽”你说他是什么东西,佛法,宇宙不能容,万有也不能尽。太多太多了,底下就是四句了,“惟言空”如果你要讲到空,“必须言有”意思就是有来衬托空,没有有你怎么讲空呢?对不对,讲空是因为有来衬托出来。“言非有非空,必须言亦有亦空”刚刚所讲的四句偈,这个也是对立的,空跟有对立,非有非空跟亦有亦空也是对立,因为对立才能够显现对方。所以我为什么是男人,因为我不是女人,你为什么是女人,因为你不是男人,为什么在东边,因为它不是西边,不是南边不是北边,所以才能够衬托出某一个角度出来,因此我们要晓得这个相对的存在,互相的显发出来,为什么讲中间,因为它不是东西南北,所以显示中间,中间也不定,所以因此要显空必须讲有,要现有必须讲空,要显非空非有必须讲亦有亦空,要显亦有亦空必须讲非空非有。所以“定熙居士博览群经,集为宇宙万有本体论”“集宇宙即虚空”宇宙就是虚空,合万有尽三际,宇宙不外是整个虚空,万有离不开过去,现在,未来。“诚探本之谈也”实在是探讨根本的言谈,就是这个说法,“余因之更进一词曰”我就更进一步的来说了,“依自性成际,原无际”这个际就是范畴,拿我们的自性来当做范围,其实是没有任何的范围,“亦自性成”本来就是无所边际,“亦原无际,亦自性成亦原无际,我们清净自性哪里有边际呢?再讲一遍,依自性成际,原无际,拿自性来说法,是不是有一个边际。没办法只有讲自性,清净自性就成为一个名相,它是不是有一个边际呢?没有,也是自性成,如果谈到这个自性的观念,其实就是没有任何的边际。所以底下“自性成与原无”自性成画一线跟原无画一线,这是两个名词,这是贯通上面的名词,自性成是上面,原无就是原无际,所以自性成一线,原无是上面,这两个“二者俱非自方成际”划一线,自方成际,不是自己所成立的,还是统统是无自性的缘起,自己不能够构成自性成或者是原无,这两个统统不是单独可以存在的,还是要衬托才能够显示出自性成或者是原无际,叫做自方成际,绝对不是自方成际。意思就是你讲自性原无边际,讲原无边际就是由自性来衬托,这两个统统不是单方面的,自方就是单方面的,不是单方面的就可以成功,一定要对立的来互相显现出来。“彼四际者,如兔角”四际,就是时间三际加上空间无际,时间就是过去,现在,未来就是三际,加上空间无际就是四际。如兔角不可得,“决定无有,但是依明而破”依明就是智慧,一定要依靠般若的智慧,才有办法去破除时间跟空间的束缚。没有这个般若的智慧,内在里面一片光明的般若智慧,没有办法破。“彼所执之知即执实”,知就是知见啦,任何一个人所执著的都是他的知见看法。叫做彼所执之知即执实,就是执以为实在的。“本离四际”本来是离开时空的,“一切法之本性即真空”一切法的本性就是空,“通达一切法本离四际之智”我们一定要了解一切法本来就没有所谓时间跟空间。这个都是缘起的幻相,要有这样子的智慧。缘起无自性,一切法无我。“即通达真空之智,”这样就通达了真空之智。“同学江士谦携来瞩题,”拿来叫他题字,“特开怀与谈,”特别的开怀,放开心胸来跟他谈一谈。“即以为序”就拿起笔来写几个字当作是序文,好厉害,这样随便写几个字就叫做序文,好厉害的在家居士。“华民国四十七年,戊戌仲春,临海”临海是地名。“屈映光撰”撰就是笔,下笔的人叫做撰。你看这个居士,你看随便写几个字,这是何等的程度,何等的程度。

  再来第六页,“序”,“宇宙森罗万象,成住坏空,何为其然也?”为什么是这样子的呢?“人生的依正二报,”依报就是环境,正报就是我们这个色身。依报有的人为什么这样,长得那么好跟享受,有个人面相这么庄严的正报,有的人却长得很丑陋。有的长的这么高,有的长的这么矮,有的这么有钱有的这么穷,对不对?学佛的人多么幸运是不是?多么幸运,你希望全家都是黄金吗?不需要。心中有佛法是多快乐的事情,多快乐的事情,所以要了解真正极乐世界,释迦牟尼说法是因为当时侯,人家问了:师父,为什么释迦牟尼说,往生极乐世界的人都是金色身。因为当时候印度的人,他们认为黑的发亮,发亮就对了,认为最漂亮的皮肤,所以释迦牟尼就告诉他们往生极乐世界是金色身,如果说往生极乐世界是像金子的色身,你才不要呢,金光明,要有光亮的这个就是了。所以印度当时候的人是贫穷金子最贵。所以他就是用这样子七宝,黄金,珊瑚,琥珀,珍珠这个都是稀有之宝来引导众生赶快往生极乐世界。我们要了解释迦牟尼说法一定要了解那个根性是什么,其实往生极乐世界哪里是释迦牟尼佛讲的,说都是童男身,因为印度当时候种族非常的歧视,女人根本就是人家看不起的,为了让女人起信心,释迦牟尼说,那边没有男女之分别,为什么,都是平等的,这样女人大家都要去,我生长在印度被人家瞧不起,往生极乐世界后都是众生平等,都是童男身,那我当然要去,释迦牟尼佛说法真是智慧。看到印度当时候他就讲极乐世界是怎么样怎么样子的。大家看到没有女人身,黄金铺底真是太好了,快到极乐世界实在太好了,对不对?黄金铺底,随身携带拿起来就可以挂。这是释迦牟尼说法的伟大,但是如果你是执著不放那更惨,那就更惨,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说佛陀的用心是很良苦的。并不是去到那边,是不是?像日本人他也是,日本人是模仿西方的人,模仿最不象的也是日本人。这个西方人,人家这个美国人,他是因为白人得到皮肤癌的有百分之二十几比例,黑人得到皮肤癌只有零点四百分比,简单在非洲你听不到,因为晒太阳紫外线的强烈而得到皮肤癌。而美国人知道一定要保持皮肤黝黑,就晒太阳,晒太阳,刚刚好了,所以抹了防晒油了就开始晒,美国人晒得黑黑的,日本人搞不清楚状况,日本人以为黑黑的是身体很强壮的男人,现在日本人有一种行业,叫做蒸,蒸气的蒸,就是说,让你好象在太阳下晒一样,他们不是真正自然的晒日光他们是用蒸气蒸的,用紫外线,人躺下去,一个像棺材那样的盖起来,盖起来剩下一颗头然后开始紫外线按下去,一天晒一点点,起来皮肤就渐渐黑,结果有一个经理,他本来生意很不好,生意很不好,结果认为自己很没有成就,皮肤是白的,这日本人他就去用紫外线用人工的紫外线把他晒黑,哇,这个生意一直上门,很多女人看到他,说你这个很好身体很好,都是晒得黑黑的,所以这个日本人笨死了,不晓得人家黑是什么原因,他就是这样子黑黑的表示有钱,黑黑的表示健康,然后就是用那个紫外线,用人工的把他晒得黑黑的,你到日本去看有这样的行业,有这样的行业,所以说我们了解人生的依报,正报本来就很自然。“生住异灭,何为其然也?”就是什么东西,有时侯我们讲到依报跟正报我们违反了自然是不好的,违反了自然是不好的,真的。你的依报,正报刚刚好就好。譬如说你去隆乳,到最后变成癌症。真的,你看,迈克尔,杰克逊,去隆鼻,鼻子去做假的,你看他那个鼻子出来他戴一个口罩,对不对,史太龙他变成什么?他哪个肌肉纤维化,他打针注射,史太龙一下子肌肉很高,违反自然,用药注射,结果肌肉僵硬,肌肉纤维化,肌肉纤维化就是肌肉没有弹性,所以史太龙现在走路像猩猩一样,违反自然,违反自然。所以如果你长得丑,你要感谢上苍,因为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幸运了,因为你是拿到最不幸的,拿到不幸的,其他事情统统叫幸运,对不对,人家说你长得不错,就算你是幸运了。因为一个长得很漂亮的人就没有什么幸运可谈了,因为他长得很漂亮,人家没有说她很漂亮,她会很生气的,你跟他说他长得普通他会生气的,所以我们如果觉得自己长得丑的人就是很幸运了。你长得普通,我本来很丑人家说我长得普通跟你抬高一点了,所以长得丑长得漂亮要看你的观念,是不是,不要违反自然,千万不要隆乳,那么大有什么好看,对不对?也不要说隆鼻,像哪个迈克尔,杰克逊一样哪个鼻子到冬天酸痛,被人家擦撞鼻子掉了,就变成这样,所以违反自然,修行佛道也是这样,不要搞那些希奇古怪的,按部就班来。漂亮就漂亮,简单画一下,丑就是丑,我们也有丑得可爱的地方。对不对,这样不是很好吗?

  好,我们今天的课叫做放轻松,复习。大家统统放轻松,用一种很轻松愉快的心情来探讨佛法,第六页,这一篇是李炳南老居士写的序文,序,宇宙森罗万象,成住坏空,何为自然也,说我们这个时间跟空间无量无边的万法这些森罗万象。为什么会有成,住,坏,空这四个阶段,何谓其然也,为什么会这样子呢?我们人生的依报,正报为什么差别这么大,还有我们的念头生住异灭,在旁边写个是指我们的念头。形容天气春,夏,秋,冬,季节。形容物质现象有成,住,坏,空。形容精神上的领域刹那生灭,有生,住,异,灭。这个有一点差别,学佛的人基本上要了解他的形容词是用在什么地方,形容人的生,老,病,死,形容天气有春,夏,秋,冬,形容物质现象有成,住,坏,空。形容念头的变化叫做生,住,异,灭。这样子我们对这个很清楚名词上很清楚,何为其然也?我们这个念头为什么会有生住异灭呢?“实千古之大惑,”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很迷惑的,“而莫有能穷之者,”穷就是尽,透视的意思,没有一个人能够看透。就是中国的孔老夫子也没有办法,未知生焉知死,仍然没有办法,老子讲无为而治,法乎自然还是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们没有一个能够穷尽宇宙的真理。“夫惑依于迷”为什么会迷惑呢?是因为我们迷了,迷了,颠倒了。“迷则事理颠倒”,什么叫事理颠倒呢?在事相上明明是生灭法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化的事相,我们认为是实在的东西,死抓着它不放的东西,苦就现前了,事相它会变化的。理上来讲的话,不悟到世界宇宙万法的空理,空性的这个道理,我们就会生颠倒的执著之见,活着就很可怕了,活着很可怕,你看那个电视报道,每天都有不幸的事情发生,是因为颠倒见,颠倒之见。学佛真好,能穷尽一切事理的究竟处,毕竟不可得,用一颗宇宙的心过活我们每一分每一秒的现象界。我们的理性跟感性达到最高超的平衡点,活着没有死角没有颠倒。“从而业系苦缠,”从而就是接着,接着下来业就捆绑着牢牢不放。“既忧乎苦缠,”我们烦恼这个世界这么苦,“则思有以脱之,“大家都想摆脱这个痛苦,可是你摆脱不了,重复造业,这一句讲得非常的好,任何一个例子,随手抓出来统统这样子,大家都知道世间是苦的,就想要摆脱,可是再怎么摆脱,重复的造业重复的苦,譬如说吸毒的人想要快乐,你看,毒隐三年五年发作,你看,苦不堪言。赌博的人想要赢一点钱,想要快乐,他也想要快乐解决他的痛苦,他拿赌博当作解决痛苦,赢了一点点输得更多,到最后倾家荡产,妻子一家大小统统没饭吃,再来,六合彩也是一样,对不对?再来,或者说男女之间的感情,希望说从他身上找到寄托,可是天不从人愿这看缘分了,到最后就情杀,要不然就自杀又继续造业。所以这个世间要是没有碰到正法,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没办法摆脱这个痛苦想要摆脱,你说用的方法统统是错误,来就喝酒,千杯酒,万杯酒,醉了。重复的一直要摆脱这个痛苦,麻醉自己还是不能摆脱,还是不能摆脱,譬如说我们脾气不好,想要摆脱这个脾气就是摆脱不了,想尽一切办法,都没办法摆脱,为什么?他不了解内外皆空的道理,没有佛法作为一个训练的一个正确的思想理路,说要摆脱这个脾气就好,就没有办法,很拗的个性,怎么摆脱都摆脱不了,今天讲了跟老婆求忏悔以后我不打不骂了,经过几天又打起来了,两句话不和,又把他老婆打成重伤,然后他就写下忏悔的书,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一定不会打老婆,我很后悔,这是不是后悔,忏悔就可以解决内心里面一种强烈潜伏性的强烈的这种业力,没有办法。他不是愿意,哪一个男孩子说他不疼老婆的,老婆他怎么不疼呢,可是动不动他就打,打习惯了,他也不喜欢这样子,可是他控制不住,控制不住,业如影随形。所以在这个世间放眼看天下,所有的众生都想要解决这个苦,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我今天如果没有听到正法,惨了,惨了,日子不晓得怎么过,每天都是煎熬,惩罚自己痛苦自己,你知道内心里面有贪嗔痴,书也读得很多,可是那种内在里面那种潜伏的业力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则思有以脱之,”又继续造业,“造业仍属颠倒,”还是继续颠倒,“颠倒益入于迷,”就更加的迷。男女之间谈感情也是这样希望得到对方的安慰,寄托,你还是一样可是痛苦愈多,虽然有一点甜蜜,可是苦的跟在后面,对不对?赌博有一点甜蜜,有赢钱的一点点感觉,一下子倾家荡产,更凄凉,颠倒就更入于迷了,“如环无端”没有办法找出一个你不晓得从哪里下手,也不知道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你又不能够离开这个现实的世间,没有办法,所以天灾又是人祸,思想上严重的错误,从内在里面发出的那种颠倒见从外面呢?灾难一直循环不断。只要生出来在这个世间的,他就是要接受这个事实,佛陀慢慢教育我们要了解世间是假的,第一句话就觉悟了,要了解世间是缘起的,有一天你总要离开的,所有的执著,统统都是会随着时间而消失,你执著不出什么东西,也带不走什么东西,慢慢这样健康的心态建立了,得失的观念慢慢得放下了,这就开始了,少欲知足,无为安乐。慢慢地了解真理了,就知道起点在哪里,终点又在哪里。众生不晓得,众生是“不知所从起,”苦从哪里来,不晓得,“亦不知所从止,”到哪里才是停止的地方,统统不知道,这个是“宇宙人生所以生灭无常,”“轮转不已焉。”取舍不断,能所不断,取舍不断,分别心不断,执著心不断,颠倒见不断,摆脱不了生灭无常,如果我们有修学佛法,悟到了不生不灭,我们走在路上就是一个例外。否则我们跟走在路上芸芸的一大片众生统统是一样,百年后统统化归尘土,“古人云:天下本无事”为什么天下本无事,出自这个本,本,何以故,万法本空,本来就没有,又不是否定的没有,是透视他,是没有实体可得,无自性,所以说天下本无事。圣人悟到了缘起无自性,就没有实体可得,万象都是那一念的执著,割舍不下所产生的累赘,痛苦。所以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大愚痴的人就是这样子的困扰,一直困扰,“谁知斯言耶?”谁能够知道这一句话的含义呢?“不惟闻者不知”不只是说听到这一句话的人不知道是什么道理,“而言者岂足深彻己言?”就算讲这句话,讲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人,讲这句话的人,又难道他能够深入的去彻悟自己所讲的话吗?己言就是本人所说的,是那一个人讲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他讲这句话的人是不是也能够体悟这一句话的含义呢?“是纵能言之,亦偶中耳。”就算偶尔纵然他能够讲一讲也只是很巧合的被他说中了。巧合就叫做奇迹,就不叫做实力了,巧合就是几率,它就不是实力的东西,意思就是他不是真正的证悟的功夫,而只是某一种时间,空间很巧合的去讲到恰到好处,悟道的人就不一样了,悟道的人随手拈来,所讲到的都是恰到好处,因为他是证入的功夫,随手拈来都是大智慧的语言,“厥有大觉世尊,悯众生以扰止扰,从苦入苦,犹之以棒扰水左旋,复欲右旋使止,”所以厥就是其,有一个大觉世尊就是释迦牟尼怜悯众生以扰止扰,用这个捆扰迷惑的心去止住这个捆扰迷惑的生活,痛苦,从苦入苦,用错误的知见想要去止息这个痛苦以致苦不堪言,苦了又加苦,苦了又加苦,所以到最后就是这样子,所以自古以来没有人能够解决这个真正苦的问题,犹之以棒扰水左旋,拿一个棒子从左绕一绕,在水面上左边绕一绕,又放进水中又右边绕一绕,要使它停止,越绕越动得更厉害,左边绕一绕继续动,绕到右边使左边能够静止,可是右边绕还是动。左边绕绕右边绕绕“水愈不止“表示这个苦实在没有办法停止,实在没办法停止,“特为说出歇了之法,”特别的说了怎么样能够停止这个痛苦的办法,“果歇了,”果就是如果,真正达到这个歇了的境界,“则天下太平矣,”天下太平就是把内心摆平就是天下太平。把内心摆平就是天下太平了。我们想要过这个太平盛世,没有,在汉武帝的时候,唐朝,唐太宗的时候,是公认在历史上天下太平盛世,公认的,汉朝,唐朝,但是只是小战争不断,大战争没有,那是外面的天下太平,贞观之治,但是我们内心里面要是摆不平,天下永远没办法平。一点小事就让我们过意不去,“第观信而行者,能几人哉,”我们好好的仔细来观察,有信心深信佛理脚踏实地的去实行有多少个人?“良由”就是因为,正因为“旷劫俱生”俱生就是先天的,俱生“分别诸惑,”一出生下来,这颗分别心就不断了,就连小孩子也是一样,那么小一点点的小孩子两,三岁分别心就很强了,所以说惧生就所谓先天性的,与生惧来的他就有分别心,“以致歧中寻歧,”歧就是分岔、因此这个支离破碎的思想妄想中又去寻找又产生了妄想,以妄止妄实在是没有办法,“曾不肯回光返照”就是找到内心的世界,回光返照叫做内观法,佛法里面叫做内观法,要观照我们内在的心灵世界,回光返照看看,为什么活得这么痛苦,了解万法不可得,五蕴不可得,六入不可得,十二处不可得,十八界也不可得,统统不可得,“当下即歇,”时间原来是这样子,“竟累世尊于无可说处,而唠叨四十九年”回归当下一念本自具足的觉性,万法不可得,这样我们就歇了,我们还麻烦了世尊在无可说处也本不可说,唠叨地讲了四十九年,“虽然有八万法门”“莫非破执息妄”无非是破除我们的执著,停止我们这个妄想心。“如良医寒与桂附,”桂,人家说肉桂,这个良医如果寒了就感冒了给点热的药材,热,你发烧了给予连芩,连芩就是它的根可以做药是一种寒,治热病的,药的本身是寒的,所以你寒了就用热的药给你,要热了就用了寒的药给你平衡一下。你们无病的话“则亦无药。”“讵彼执者,又复迷法,”这不只是执著同时在这个法上,还是不了解,迷惑,颠倒,“拘空而排有,”拘就是说小乘人。小乘人了解一点点空就排除哪个妙有了,他不晓得佛性有妙有,“滞有而斥空,”这指凡夫了,凡夫看认识万象了,你讲空他吓坏了,涅盘是空的,修禅也不可得,他拥有的这些山珍海味,对不对?这些汽车,洋房,珠宝,这些统统有的东西,现在说万法皆空,他会怕了,执著空的人排斥有,执著有的人排斥空,虽然懂得一点佛法,“以法扰法,”也是继续困扰,不透彻,“皈佛谤佛”懂得一点点佛法了自以为是,皈依佛却又谤佛,“如庸医持一方欲疗千病,”愚痴的医生只拿一方一个药方就想要治疗一千种病,“其不杀人者希,”哪里有不杀的人,几稀,多少。如果你拿一个偏方就可以治疗百病,你不杀人那不可能,有很多人会杀人的。“病杀人其迹显,医杀人其迹隐,”要是这个病,你生病了,死人了,杀人就是死人了,这个病病到最后死了,这个很明显的看得出来。这个医生下药给你,一个庸医下药给你,你吃死了也不晓得,因为吃医生的药吃死了,医杀人者其迹隐。没有人会说医生医死人的,事实上就是医生医死人也有,庸医。“显者欲求其悟,启之尚易,”显者是指有智慧的人,一个有智慧的人,想要求得一个悟,开悟,内心开悟,启之尚易,你开启它很容易,“隐者”就是愚痴的人,一个愚痴的人“导陷于迷,拔之则难,”他陷在这个陷阱里面,迷惑颠倒里面,可是你要把他救拔起来,很难。要引导他,说你陷在这个迷惑里面了,他不听你的话,所以有时候度众生,变成那时一种随缘,急,急不来,拔之则难,“药与医是谁杀人乎!”到底药跟医生真正杀人的是谁呢?当然是医生不是药的本身了,对不对?药是真的,医生是假的,医生有的是真正的医生,有的是假的医生,乱开药方,是不是,吃死人了,药本身放在那里,怎么会让你吃死人呢?药是真的,医生是假的,医生有真假。药跟医是谁杀人乎?法本身是没有让你执著的地方,“法跟执是谁杀人乎?”就是因为执著害了自己,就是哪个执著害了自己,“咎自有所归矣,”这个过失当然是有他的出处,有他的出处,归向,咎自有所归矣,这个过失是其来有自,“一日董生正之”这个董正之,这是一个人的名字,董正之我有跟他见过一次面,李炳南老居士的学生。叫做董正之所以称为董生,现在已经往生了,我跟常禅法师去见过这个居士非常的护法,是以前的立法委员,董正之“寄简来,”就是寄了一个小册子来,“附定熙开士”开士就是发大心的,不管是出家,在家,开士是赞叹他如同菩萨心肠一样,有个定熙发大心的居士所作的“宇宙万有本体论一卷,瞩为作序。”交代我给他做这个序文,“予三复之,”一遍又一遍,看了三次。看到里面的内容,对于禅宗,相就是唯识宗,禅宗,唯识宗,密宗,律宗,“皆能纳相归体,”相就是生灭,体就是不生不灭,都能够把这个生灭入于不生不灭,都能够把相就是万法归毕竟空。“终复赞归净土,”所以老和尚一往生叫做赞颂会,不叫做一般人讲的往生,死掉或者是做出殡的仪式怎么样。佛教的名词非常的文雅,某某老和尚圆寂出殡赞颂会就是用这个赞,终复赞归净土,最后还是要劝我们回归到净土法门,所以我们一直推广《净土圣贤录易解》就是这个道理,“事理圆融,深印佛心,”他写的这一本《宇宙万有本体论》事理圆融,到最后赞归净土是深印佛心。释迦牟尼佛,诸大菩萨都劝大家到最后导归净土,“行文体裁,多采偈言,”这个采就是取的意思,大都是用这四句偈,用四个字为一句,行文,他的体裁,他的文章他的体裁多半是取四个字为一个句,可弦可歌。弦就是我们以前的音乐,不管你是什么,以前只要是琵琶啦,象现在的吉他都是有弦的,弦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弹,可以弹,可歌可赞叹,尤其更方便讽诵,就是很方便来读诵。“至其辞藻风华,”风采华丽,就是他的用词用得非常的好,“笔势夭矫”,这个夭矫是指女人的柔软漂亮美到极点,顺势而转,起承转合统统运用得恰到好处,我们常常讲夭矫美丽。“乃其余事”这还算是其他的,乃其余事,就算这些不谈了,“予掩卷太息曰:”叹息就是感叹,或者解释做赞叹,“是论行世,将大有匡于时弊也,”这个宇宙本体论行于这个世间,将大大地可以纠正时代的弊病,众生的问题,“复次,佛法者何,”什么是佛法呢?“即于宇宙万有体证之圣言量也,”体证这两个字很重要。不是道听途说的是真正的去体悟证入,体就是体悟,证就是证入,是真的有功夫的,不只是道理知道,心性真正能够保持大智慧的一种如如不动的境界,“然宇宙万有,本属缘生幻有,”这个宇宙的万有,本来就属于缘生幻有,为什么讲幻呢?这个幻有在《楞伽经》用词用得很多,幻,万法如幻,幻就是不实在的,因为实在不晓得要用什么名词,如果你讲实有,不对,讲刹那生灭又体悟不出来,用这个幻有让读者单刀直入的体悟到不实在,又不可否定,如同电影一样的,如同闪电一样的,如梦幻泡影,本属缘生幻有,“空无自体”这一句话很难体会,空无自体,是什么叫做空无自体,这一句话如果没有好好去参的话,实在是不知所以然,只懂一半或者懂九成,懂了九成。没有办法圆满的去悟入性相不二,色空不二,很难体会到这种境界,空无自体就是没有一种实在的东西,万法是但有假名,都无实性,而且你不需要去否定他,你去透视他就可以了解万法的不实在性。譬如说花,我们说花,英文说flower,所以这个名词就不一样了,譬如换非洲的人来讲就不是这样讲了。同样一种东西,安的名词不一样,为什么?不是实在的东西,不是实在的,有一天会烂会坏,可是也不需要等到哪个时刻到,把未来的时刻用到现前一念,本自具足的觉性一下就透视掉了,所以空无自体,并不是说我们否定这个花,不是,了解这个花的不实在性,“幻有非实,”幻有非实,是幻有的不是实在的,可是谈到这个体空这是真实性的,万法空是真实性的。“非虚”不是虚幻的,实实在在他就是空,“非即有”把即有划一线,即有就是不可以离开这个有如果没有有“无以显空”“非即空无以幻有,”即空划一线 ,如果不是讲空就没有办法衬托出幻有,意思就是说没有即有,没有办法显空,没有即空,就没有办法显出幻有,没有空讲不出有,没有有讲不出空,两个又不是对立,是用一个即字来贯串,空有不二,“有与空又非一非异也,”有跟空如果是一,为什么要讲一个空一个有,有跟空如果是异,为什么同一个本体呢?毕竟不可得,所以“真相如是,辩岂易哉。”这个真相就是这样子,怎么没有悟道的人,如何用强辩的角度去了解呢?辩岂易哉就是难道说用这样一直讲一直谈论,怎么能够了解呢,不容易了解。辩岂易哉就是要讲起来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呢?除非你亲自去体悟,“惟世尊妙舌粲花,”我们说舌粲莲花,这个粲就是灿烂,世尊辩才无碍舌粲莲花。“乐说无碍,”乐说,好欢喜的去说法,而且没有障碍的去说法,“时立时扫。”立,立就是建立,所以建立了,万法如果不建立无以言谈,人与人不建立语言的假相如何沟通呢?我们又不是最高的境界,是不是?哪一个是最高的境界呢?来,最高的境界就是来,你坐着我也坐着,大家把眼睛闭上来,统统不要讲话,这个叫做最高的境界,可是人不行,大家还没有到这种最高的境界,你一定要讲话来沟通一下感情,时立,佛又告诉我们,所有的语言相,文字相,这个都是人类所假设出来的一种符号,所以语言是符号的音声,符号是音声的有形相的一种代表,所以你立种种的法来说可是扫就是要谴除,告诉我们那个不是实在的,因为法不得不说可是又无可说,又无可说,说了就是幻化的缘起,当体即空。所以他的意思是建立同时叫你放那个建立的观念,意思就是要用心去感受那种不可得,不可以着于语言相,文字相,这个都不对,建立起语言文字相然后叫你放下语言文字相,何来这么麻烦呢?意思就是要你自己去体悟,而不是在语言里面打转,语言是假相的东西,你体悟得出来,他体悟不出来,所以时立时扫,“或权”权就是方便,善巧方便,“或实”有时候要权巧方便,有时侯要实实在在,所以在文殊讲堂建立的五年以前,我们所讲的尽可能是方便说,讲一些笑话呀,幽默呀,权巧方便引导众生,然后我落得人家说,慧律法师只会讲笑话而已,又不会讲佛法,落得人家轻视了佛法。从我讲《楞严经》以后,就不曾再讲了,因为他也听不懂,对方也听不懂,他就不会再说慧律法师只会讲笑话而已,不敢再说了,因为因缘不到你讲得那么深刻没有办法,我们文殊讲堂来一开课开华严!楞在那里,是在讲什么?不晓得在讲什么东西,听不懂,这个讲灌顶,有修没修灌顶就消灾,肚子痛,腹泻,肠炎统统有效,消我们的业障,赶快来,赶快来,排整排的,灌顶,灌顶,灌顶。有的人真的很感应,是不是?台中有个居士说,那个脚痛都痛了几年了,痛了几年了不晓得没办法,他来灌顶一回去好了一大半,三分之二快好了,那一只腿快好了,大感应了,得到大感应,他就信心百倍了,对不对,已经来了两个礼拜了,从台中开车来到这个地方,他就说不然都医不好,吃什么药都不会好,不然你去请慧律法师灌顶一下,灌下去脚就好了一半以上,也没有吃什么药OK了。我说我不知道,是后面那一尊(指后面佛像)帮忙的不是我。对不对,这个对他有效,对不对?你叫他来听华严,他《华严经》听不懂,不知所以然,佛法有时候要善巧方便,好了,我们每天都讲善巧方便,每天都那样灌顶,教义,教理统统不要研究,以后就这样子叫做灌顶班。统统停留在那个地方,这是像什么佛法呢,对不对?所以师父去台北那个林口体育馆就讲《达摩大师见性论》。不管你听得懂不懂统统讲,为什么?佛教一定要提升,提升这个CLASS。所以有很多的师姑,四五十岁的师姑,讲完了,就来师父面前赞叹:师父,你讲得实在是非常好。我说:哦,谢谢,谢谢。但是我听不懂 。我是知道你说得很好,可是我就是听不懂。有的信徒就是这样子,他知道师父讲的《达摩大师见性论》针针见血的谈,就是听不懂,对不对?所以或权或实。有时候权巧有时候是实在的。“立扫权实,亦非一非异也。”不能讲同一个也不能讲有所差异,用空来贯串这个是同一个,用有来建立这个是相对的不同,所以站在本体界来讲叫做非异,站在现象界来讲这是非一。诸位再把笔拿起来,非一旁边写“相”非异旁边写“体”如果站在相的角度它不是一个因为它一定要建立的。所以站在立的角度它是非一。站在平等空性的角度它是非异,这是体。“譬如摩尼宝珠,焕发异彩,”这经典讲的,这摩尼宝珠,什么色就映什么色,青色就显现青,黄显现黄,赤显现赤,白色显现白色,“青黄赤白,隐现靡常,”有时候隐,有时候现,这是不一定的,靡就是无,就是不一定的。靡常就是无,这不一定的。“迷者说隐说现,”要是迷惑颠倒的人说摩尼宝珠有时候隐有时候现,“皆呓言也”把笔拿起来,呓言叫做梦中语,在梦境讲的话叫做呓言,就是我们来讲叫做妄想所说的话叫做呓言,妄想心所讲出来的话叫做呓言,呓言本来就是晚上在做梦,在睡梦中所讲出来的话,好象有又好象没有,这个就是指迷了的众生,不管你说隐或者是说现,现就是明显,统统是梦中话,因为根本就没有开悟。“悟者”不管是“说隐说现”“皆如语也,”如就是不生不灭,统统契入本体界,如就是不动,就是我们所讲的本体界,皆是如释迦牟尼佛的语言,但是这个如字就是不生不灭,统统悟入本体的不生不灭境界。“皆如语也,呓言则自欺而欺也,”要在梦境里面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何况讲出来的话那有真实呢。晚上我们在做梦的时候所讲出来的话,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第二天你问那个晚上做梦的人,讲出来的话,说你昨天梦见什么,你讲什么?我不知道,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能告诉别人,这个叫做自欺欺人,迷惑颠倒的众生的说法或者是讲出来的话,统统是妄想颠倒,所以我一直重复的说无论是政治家,企业家,经济学家,乃至一些艺术家,到最后都要找宗教家。而且你要找宗教家一定要找佛教,才能够彻底处理你生死的问题。否则你找不到的,就像基督教的来谈了两句话回答不出来,回答不出来,一贯道的人我跟他谈两句话他怎么都谈不出来,我说:你们一贯道就两句话而已,最终的信仰是什么?他说:回归到理天。我说:理天是什么?他说:理天就是道理的理。我说理天是什么,不知道,理天既然无所开始也无所终何须要你回来呢?有回就有去,有去就有来,理就是不生不灭才叫做理,不生不灭你回到哪里呢?是不是?他讲回到理天是不是?好,有的人说做功德,地狱有除名天堂有挂名,对不对,那么你度多少众生得到多少的果报,这不是生灭的东西是什么。这还不是轮回相吗?这个语言本身就不究竟了,如果说一贯道的你拿来孔子的学说摆开来,这个是属于儒家,拿开佛教的诸佛菩萨,观世音菩萨,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这个你不要谈,这个是佛教的你不要谈,阿拉那个是回教的,孔老夫子的四书,五经,五经归位到孔老夫子四书,五经的地方,归为我们3.12儒家的言论,儒道释归回,你一贯道讲什么?没有,没有,你的教主是谁?没有,你的教义是什么,没有,没有。哪来的教义?你教主是谁?释迦牟尼佛是有历史的,有父母的有见证的,他讲了三藏十二部经典,有教主有教义有教徒,构成一个宗教,对不对?所以我们一定要很了解的,要碰到这个佛法实在是太难,也只有佛法才能够究竟的解决我们生命宇宙的问题,要碰到的人是何其之幸,要坚持到底的人何其之稀,多少,太少太少,犹如凤毛麟角,更能够出家,出家又能够证悟,那简直是千百万个人,找不到一个人。我讲不要说开悟,这个实在是够难的念佛往生极乐世界都很少了,底下“呓言则自欺而欺他,如语能宏道而宏人,”如语就是如佛所说的语言,透过清净自性所讲出来的话叫做如语。你只要开悟,你的话叫做如语,大彻大悟能宏道如语就是如法说,就能够宏道,宏扬正法。而宏人,这个宏人不是宏扬这个人,而是具足有德行的人叫做宏人,悟道胸量广大,就是你一个宏道的人,证悟的人你就渐渐有德行,你的知名度就够,你的德行就会归到你这个人身上,众望所归这个叫做宏人,如果你把它解释说,说法如法的人又可以宏扬正法,又可以宏扬自己,糟糕了,宏人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德行统统集合在这个人身上,就是他不但有道又有德,是这个意思,“毫厘之间,损益存焉。”毫厘旁边写个一念之间,一念,这个毫厘是形容一念之间,人的一念之间,损益存焉。就像我读大学的时候,我一直在质询生命是什么?对不对,尤其我们这样子的料子,去考上那么好的大学,内心里面很矛盾,这生命一定有种东西可以解决我内心里面的问题,他一定不是表象的东西,可是我一直想要念哲学,可是那时不晓得有佛法,所以那时侯住在逢甲大学的宿舍,那个佛学社的我很感谢他,那个叫林刚瑞社长,我非常感谢,他是大恩人,他来:你想不想学佛?那时侯我们很骄傲的说佛法是什么呢?对不对,你可想而知那种气势。台北一流的学校毕业,那种讲话是不是有点,哼,哼,哪个智商一百五十八的人讲话都不客气的,进去的时候他讲我们就很嚣张了。后来想,去了解一下也不错,进去了以后,这个就是我要找的!这个是百千万劫难遭遇。从此以后开始谦虚了,知道自己多渺小了,开始了解佛陀的伟大,看了《释迦牟尼佛传》看了玄奘大师,玄奘大师那种求法的心,所以我常常劝大家,你道念道心要坚定,要先看《高僧传》。你不要先看佛法,你看那个《高僧转》。我看到了玄奘大师,看到里面一句话掉眼泪,他到那个百里的流沙的时候上无飞鸟,下无绿洲泉水,统统没有的时候,他昏倒了,昏到了,起来的时候有很多的因为阴风惨惨荒郊野外,沙漠中的妖魔鬼怪叫他回去,回去,他就下了一个决心,他说宁向西天一步死,我就是要向西天我跨一步死掉我都甘愿,不回头东方一步生,也不回头一步生,宁向西天一步死,也不回头向东方一步生,看到这个地方掉眼泪,这个真不得了,那种意志之坚定的,九牛不挽的,开始学佛了。开始学佛以后我就写了一篇非常长的文章给我大哥,写了十几个 page给我大哥,大哥收到这个信,完了,这个弟弟完了,完了,让他读了这么多书。可是我也不气馁,这一念之间坚定,我跟我家人讲过一句话,我说这一仗我一定会打赢,因为到最后人一定会死,现在你体会不出佛法的好处没关系,我这一仗一定要打赢,就是今生今世不可以留白,也不可以空来人间走一回,所以说毫厘之间,损益存焉。毫厘之间,你在旁边要写一念之间,我们的一念之间,你是损就是不好的,益就是好的,都是存在这一念。诸位,学佛也是一样,我就告诉诸位,人家来你面前讲是是非非,或者是赞叹什么统统放下,记住,生死是自己的问题,别人的生死不关我们的事情,一句话就解决了,你存在这个正念,永远打不倒你,谁都打不倒你,佛法这么好我依法不依人,谁都打不倒你,我粉身碎骨都要听闻正法,再大的逆境对你莫可奈何,对不对,我们也可以发愿,宁向极乐一步死,不向娑婆一步生,哪有一个不往生极乐世界的。发这么大的意志力,看看,你想想看,是不是,其实都是在一念之间,我常常告诉这些,我去大学上课我都告诉他们学佛要两种力量,第一个要大智慧的力量,第二个就是世间人讲的有非常坚定的意志,非常勇敢,坚定的意志。所以我坚定,我大二就坚定要出家,看看我们那个社团的人很多人都对我不错,有的问说,你到底是在把哪一个?我说:不能说。你心中有对象吗?有,有对象,绝对有对象,阿弥陀佛前面那朵莲花是我的对象。单恋一朵莲花这是我的对象,一定坚定到底,然后再去给人家助念,看到种种瑞相。这极乐世界是真的有,然后我出家以后又再给人家加持,打八关斋戒回向,本来死得多么痛苦的一张脸,那个痛苦的一张脸都吐血了,临命终癌症吐血了,打八关斋戒给他回向,一看,在笑,这个回向怎么力量这么大,难怪人家做水陆法会有这么多的感应,众志成城的力量,从此我就发现,一百多个人打八关斋戒回向给这个人的力量就这么大,何况几万人,讲经的时候几万个人念佛来回向给一个人,我常常讲,师父虽然不是很好,跟我结个善缘也不错,也许你百年之后,有需要我也不一定,对不对,是不是这样子,人很难讲的,简单讲就是不要跟我结恶缘,跟我结个善缘不错,不然你如何?死后,我说这个人在世时实在很可恶,我实在无法回向给他,这样你就麻烦了,结个善缘不错,底下说“开士岂彻悟者欤”说这个发大心的居士是不是已经开悟了呢?何就是为何现在人都违背了圣言,而独独这个大心居士,大发心的居士不是这样子,都不违背圣言,“何今人好背圣言,”背就是违背,为什么现在的人都迷惑颠倒五欲六尘违背了圣人的话,而独独这个发大心的居士他没有呢?“而开士独否耶?”他没有违背圣人的语言,“盖尝闻之,”我曾经听说,“言为心相”语言是这个心的外相心中想什么语言就表达出来,所以言为心相写一下,言语为心之外相,就是你显现出来的语言就是你内心想什么,你内心想什么就在你语言表达出来,言为心相,言语为心之外相,“言执知其心塞,”言再加一个字,言底下加一个若,执是执著,语言讲起话来就是很执著,刚愎自用,谁劝都劝不来,很拗,怎么劝他都劝他不过来,然后再加一个字“则”则知其心塞,就知道了这个人心就被堵住了,言执知其心塞,意思就是,如果一个人讲话处处是执著,那么就知道这个人心根本就不开通,你跟他讲话就很累,很累。他说他对,一谈之下都是他有道理,别人统统不对。这没办法谈了,秀才遇到兵,有理扯不清。“言融知其心通,”一个人讲话很有包容性非常有智慧,非常慈悲,非常的有宽恕的心,讲起话来都是这样子的好言相劝,彼此之间互相勉励,就知道这个人很有智慧 ,融通的智慧,“呜呼,语如而心通,”讲话,如就是心性的功夫。讲话契入我们的心性,表示心很通达,语如,语如就是不动,如就是如如不动,讲话透过心性的如如不动所讲出来的话,知道这个心是很通达的,“人无间然矣,”这个比较不好了解,间然就是漏洞,无间然就是没有漏洞,没有过失的意思,就知道说这个人讲话怎么样?很融通,就知道心很通,这个人讲话如如不动透过心性就是那个心很通,这个人就没有什么过失,你没办法找到他的漏洞,无间然就是漏洞,没有间然就是没有漏洞,就是值得我们效法的意思,人无间然矣这里就是众生对他来讲是没话说,你怎么样这个就是没话说了,没有漏洞没有过失,“如是论者,始可以之宏道,”这样的论就是这一部论就可以宏道,意思如语,如佛所说,“复可以宏人。”你看了这一本之后,有可以变成一个很有德行的人,站在利他可以宏道,站在自修可以宏人,宏人就是可以使我们心胸宽广,德行宽广,“故曰,大有匡于时弊也,”无论是自利有德行,无论是利他可以宏道,都可以匡于当时候的众生的弊病,“此予不惭不文,乐所为之序尔,”这个不惭不文不是说不惭愧不文章不是这个意思,这个惭是不自量力,我不自量力也。我不晓得,没有什么能力,我不自量力,我写一篇不成文的文章,这句是谦虚的语言,我李炳南不自量力我写不出什么好的文章,但是我很快乐的为他提这个序文,写这个序文,中华民国四十七年(西元一九五八年)岁次戊戌,“元日济南,李炳南谨撰”

下一篇:最后一页